清河縣的縣尉一來到現場,直接大手一揮。

“來呀,將這一個偷馬賊給我帶回去,嚴加審訊,還有誰丟了東西?和我一起回去吧。”

這縣尉這樣一說,徐雲雁急忙向後退了一步,把崔老頭往前一推。

“崔老哥,你不是丟了馬車嗎?你跟著縣尉人回去說說吧,說清楚了縣尉大人絕對能夠給你把這些東西找回來的。”

徐雲雁這把崔進往前一推,弄得崔進一愣,不由得看向徐雲雁。

“那個徐……徐兄弟,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我怕我一張嘴說不清楚呀。”

徐雲雁搖了搖頭“這個地方我也不熟呀,還是崔老哥一人去吧,想必這縣尉是不會為難崔老哥的,要是明日清晨崔老哥還冇有回來,我定去縣衙當中去尋崔老哥的,這樣可好?”

崔進一副你小子不按套路出牌的樣子,看著徐雲雁,讓徐雲雁心中很是得意。

看來這崔進果然有問題,而且這縣尉也有問題,而這崔進現在在這裡卻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隻好在那裡“這……那……”

不過還不等他這那幾句,那些剛纔在這裡勸他的人就在這裡說了起來。

“這位老哥快和縣尉大人去縣衙當中說說吧,咱們縣城的張縣尉可是有名的能臣乾吏,絕對能夠給老哥你找回馬匹,懲罰偷馬賊的。”

這縣尉姓張?

聽到這一道訊息,徐雲雁又一次看向了崔老頭。

清源縣的縣尉姓張,想不到這清河縣的縣尉也姓張。

不過聽著這些人在這裡說著,這一個張縣尉的口碑不錯,總算是讓徐雲雁鬆了一口氣。

看著還在這裡糾結的崔進。徐雲雁直接上前一步將他推到了張縣尉麵前,對著張縣尉一抱拳。

“大人,這就是客棧當中丟失貨物的失主崔進崔老哥了,還請大人給他主持公道。”

徐雲雁在這裡如此表示了,這縣尉隻得一揮手“那就請崔……崔老哥隨我回縣衙當中可好?”

這一下子崔進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這……這……哎!”

最後崔進得無奈的歎出一口氣,對著徐雲雁一抱拳“那徐兄弟就在客棧當中稍等,我去縣衙當中,去去就回,去去就回啊。”

如此一幕倒是讓這客棧當中的掌櫃有點冇有反應過來,看著那客棧掌櫃驚訝的目光,徐雲雁心中想笑,卻又笑不出來。

等到崔進低頭喪氣的跟著張縣尉離開之後,徐雲雁急忙來到二樓,對著牛氏兄弟和徐雲月悄悄的說到。

“抓緊收拾收拾東西,天一亮咱們就出城直奔運河,去碼頭趕上船之後,咱們就去淮水,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楚州。我怕再在這裡待著會出事。”

徐雲雁說的很是危險,可是徐雲月有點兒好奇。

“哥,咱們不是還要幫著崔老去清源縣落戶嗎?咱們就這樣走了,真的合適嗎?”

徐雲雁私下裡看了一看,對著她說道“咱們的危險就來自這崔老頭,現在是崔老頭有問題,咱們被他的假象給騙了。”

“什麼?”

這一下子可是讓月兒驚訝不已。

不過這月兒雖然驚訝,可是還知道輕重緩急的,有些事情該問,有些事情不該問。

“哥我知道了,我們現在就去收拾,天一亮絕對能夠啟程,不會耽擱任何時間的。”

第二日清晨,天剛一亮,徐雲雁就在床上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揉了揉有點兒發澀的眼睛伸展了一下身軀,壓下了自己身上的疲憊。

“此地不宜久留,該走了。”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在他旁邊的牛氏兩兄弟和徐雲月也從睡夢當中醒了過來。

“哥,放心,昨晚咱們就收拾好了,現在套上馬車就能走。”

徐雲雁點點頭,剛帶著已經在昨夜知道有問題之後聚在一起的幾個人想著後院走去的時候崔進居然擋在了他們麵前。

看著這突然之間冒出來的崔進,徐雲雁的手又不自覺的搭到了戰刀之上。

“崔老哥回來了,這張縣尉給你解決麻煩了嗎?”

崔進看著徐雲雁這全神戒備,一手握著戰刀盯著自己如此警惕的樣子,歎了一口氣。

“看來徐大人是知道了一些事情了。”

“這是要和我坦白了嗎?”

徐雲雁故意冷哼一聲,崔進對著徐雲雁一抱拳。

“看來果然瞞不過徐大人,徐大人如此警惕,在下絕對是在向哪個地方露出了馬腳,然後徐大人覺得不妥有危險了,不過徐大人放心,我真的冇有任何惡意。”

看著還在這裡全神戒備的徐雲雁崔進再次一躬身“徐大人我跟你說實話吧,這昨夜來的張縣尉是我女婿。”

“啥?是你女婿,你女兒不是病亡了嗎?你女婿不是做生意的嗎?”

崔進尷尬的一笑“我有兩個女兒,這個大女兒就是嫁給了張縣尉,二女兒纔是那病亡的。

那清源縣的縣尉就是這張縣尉的父親,他看著我二女婿人不錯,就將他女兒許配給我那女婿結成連理了。”

崔進這樣一說,徐雲雁更是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那你騙我來此所謂何事?”

看到徐雲雁手還搭在戰刀上,看來自己不說出一個所以然來,估計這徐雲雁是不會和自己善罷甘休的。

崔進隻得再次自嘲的一笑“這……我親家公還有一個女兒年紀和將軍相仿。”

崔進這樣一說,徐雲雁恍然大悟。

“這是想要招我為婿,這可就有點尷尬了。”

徐雲雁摸著鼻子“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彆人看上我了。”

崔進接著說道“我是真的來投奔女婿的,在家裡我聽到二女兒出了意外之後老伴兒就一病不起,不久撒手人寰。

隻留下一個偌大的宅子,讓我一個孤寡老頭守著,我害怕守不住,就變賣了宅院前來這裡投奔女婿。

隻是幾代人攢下的宅子和田地有點多,賣的錢財也不少,纔有了再穿上被水匪打劫的一幕。”

崔進在這裡和徐雲雁坦白了這前因後果,徐雲雁對著崔進一抱拳“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冇有必要再在這裡久留了,還要即刻趕往楚州,在下就先告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