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進這一說吃飯,立馬就看出來了這些人上人,擁有特權的人的特殊權限了。

小小的一個縣尉府邸府當中,五六個衣著豔麗的侍女在這裡服侍著徐雲雁和她的妹妹,張縣尉夫婦加崔進五人吃喝,這倒是讓徐雲雁有點兒驚訝了。

“這麼多的食物,咱們五個人怎麼吃的完呢?”

他們旁邊,一張桌子上也擺著琳琅滿目的食物,有些人在那裡現場為徐雲雁他們考烹飪著。

“這真的是縣尉能夠享受的生活嗎?王侯也不過如此了吧?”

徐雲雁在這裡看著這食物歎了一口氣,而崔進這人精一般的傢夥一看到徐雲雁在這裡歎氣,不由的問道。

“難道這食物不和徐大人口味?徐大人喜歡什麼樣的?說一下我們立馬給徐大人安排。”

“這怎麼使得?”

瞬間徐雲雁就像是炸了毛的雞一般在這裡擺著手。

“這食物咱們已經吃不完了,現在國朝初立並不富足,咱們怎麼能如此鋪張浪費?實在是罪過罪過。”

徐雲雁這樣一說,倒是讓在場的人有點兒驚訝了“徐大人何故如此?這不是為了招待徐大人才做的如此準備嗎?又不是天天吃,隻是來了貴賓咱們才這樣做。”

張玄剛說完,徐雲雁就有點兒坐不住了“張大人,您這也太豐盛了,我何德何能能讓張大人如此為我準備,實在是我的不是。”

徐雲雁剛說完,這倒是鬨得在場的人有點兒不知所措了。

不過崔進這老油條又插話了“那咱們就僅此一次下不為例,以後絕對不會再這樣鋪張浪費了,徐大人你看這樣可好?”

“好,崔老哥,不愧是見多識廣,實在是讓在下汗顏。”

徐雲雁在這現場這樣一說倒是讓張玄有點兒意外了。

“這倒是備份亂了,徐大人和嶽丈大人稱兄道弟,在下得到成了晚輩了,實在是慚愧慚愧,既如此先敬徐大人一杯。”

張玄端起一杯酒遞到了徐雲雁麵前,而徐雲雁那個尷尬呀“這……張大了小子這麼小倒是一不小心占了張大人便宜了,是小子不是,更何況小子不會飲酒,這又辜負了張大人一片好意了,是小子不是。

小子這裡給張大人賠罪了。”

徐雲雁說了一聲後拿起酒杯“大家見笑了,我這酒量也就二兩,陪張大人,我捨命,我乾了張大人隨意。”

徐雲雁都這樣表示了張玄還能說什麼?一個勁的在這裡說到“徐大人隨意,徐大人隨意,徐大人酒量倒是張某錯估了。”

張玄有意在這裡給徐雲雁道歉,可是現在徐雲雁已把張玄遞給他的酒杯一口就喝了下去。

這一下子徐雲雁這不管是前世還是現在都不會喝酒樣子又表現出來了。

雖然這酒的度數不高,可不會喝酒就是不會喝。

“咳咳咳。”

徐雲雁在那裡咳個不停,眾人看著徐雲雁的確不會喝酒,這場麵就更是熱鬨了起來,不喝酒那就多吃點兒東西。

吃飯來點助興的,幾人不停的說著一些路途上見聞的趣事,而在崔進說出徐雲雁的身手是如何的了得,頃刻之間就解決了那些前來打劫的水匪的時候,張玄突然來了興趣。

“徐大人!某這一聽到徐大人身手如此了得我想和徐大人切磋一番,不知道徐大人意下如何?”

“這不好吧?”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他可不知道這些人的身手是怎麼樣的,說不得這世家大族還有自己的一套武學體係,要是一個武林高手把自己吊打了,那熱鬨可就大了。

不過徐雲雁在這裡說不好,月兒確實在旁邊插了一句。

“好呀好呀,我好久冇有見過哥哥動手了,就連上一次哥哥和水匪們動手,我也被劉家哥哥保護在船上當中冇有看到,這一次就讓我看一看吧。”

徐雲月這樣一說讓徐雲雁臉色有點黑,抄起一個雞腿就放到她的眼前“快吃,吃東西也堵不住你的嘴,你這哪裡像是一個女子該有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小母老虎,以後誰敢娶你呀?”

月兒聽到徐雲雁如此嘲諷自己,忍不住將頭往旁邊一扭,看著那些侍女花花綠綠的衣服,撅著小嘴兒。

“哥哥當官兒了還這麼嚴厲的管月兒,那月兒提前找一個人嫁出去,不給哥哥添麻煩就是了。”

這一下子看著小孩子在這裡鬥嘴的樣子眾人不由得笑了,張玄也在旁邊陪著不是。

“這身為武夫就希望和一些身手高強的人過過招,以此增強自己的實力,冇有想到在這裡倒是惹的小妹妹不快樂,那咱們就吃,不管這些了。”

張玄剛把話題岔開,突然之間就有人前來彙報“老爺,縣令大人來了。”

“縣令來了?快請!不,我親自出去迎接。”

張玄說了這麼一句之後,扭頭看向旁邊的徐雲雁“徐大人,這縣令來了,咱們一起出去迎一迎?”

不過這一看,張玄突然驚訝了“徐大人,你的酒量不會如此吧?”

剛喝了一點兒酒,還冇有反應過來怎麼樣的徐雲雁在經過這一段時間閒扯,酒精全部被吸收了,現在臉上紅紅的,在那裡搖搖晃晃的。

“這可如何是好?算了,徐大人先在這裡休息,我出去看一看。”

不過還不等張玄走出大堂,一個麵色不善的人已經來到了大堂門口。

“張縣尉你好大的官威呀。”

一人說了這麼一聲,張玄突然一愣,看向門口“趙縣令不知這是何意。”

看著這個留著山羊臉色色陰沉的縣令,張玄急忙迎了上去,對他躬身一拜。

“不知縣令大人你又抓住在下何處把柄了?”

趙縣令冷哼一聲“昨夜是不是你帶著本縣守軍出去捉人了,這些毛賊不都是歸衙門管的嗎?這越權可不是好事。而且到現在也冇有給本官一個交代,這清河縣何時出了這些蠢賊?我一定要嚴懲他們,讓人知道咱們清河縣的規矩。”

“原來是這麼回事。

縣令大人勿惱,下官這就和縣令大人說一說這是怎麼回事。”

張玄聽到到趙縣令居然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急忙在這裡給他解釋,

隻是不過還不等張玄解釋,這趙縣令突然看著在那裡醉醺醺的冇有給自己見禮的徐雲雁問了起來。

“這是何人?為何見了本官還不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