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臉,這一次可謂是打的啪啪響。

“看來不能夠按照表麵上的表現意氣用事啊。

隻是自己來比是誰泄露的訊息?同時泄露了自己的身份?怎麼還有人到這裡來找自己告狀?

有問題!

不過是不是真的縣令有問題,還是這張家兄弟有問題,就要看一看這個前來告狀的到底是所謂何事了。”

徐雲雁在這裡打定決心之後,看著在這裡等著自己發號施令的趙縣令和張家兄弟有點好奇。

“這個事我能不管嗎?”

徐雲雁剛說出這句話之後,趙縣令鬆了一口氣,而張家兄弟也冇有什麼表示,反而是那一個躲在暗處觀察著徐雲雁的女子忍不住拿著小拳頭捶了一下柱子。

“這當官兒的怎麼回事?剛纔還覺得他是一個好人呢,現在聽到有人前來告狀,他就不管了。”

不過就在這一個女子如此說著的時候,徐雲雁又說了一句“我是武將又不是文官,更何況我也冇有辦法裁決這民與官的事情,還是應該讓他去上麵告狀呀,來我這裡告狀,這不是越權了嗎?我們這統兵的將軍,最大的問題就是怕越權。”

徐雲咋樣這一說,在場的眾人鬆了一口氣,趙縣令臉上一喜。

“大人說的是,下官這就把他給驅走,防止他礙了大人的眼,您看這樣如何?”

趙縣令說完,張氏兄弟還是冇有任何表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而遠處那一個女子聽到徐雲雁這樣說那不如的扶了扶胸口。

“原來是這個樣子,是我錯怪他了,不過他就不能看看這到底是縣令做的對,還是縣令做的錯嗎?縣令在我們清河縣聽說可是個二皮臉啊。”

不過還不等徐雲雁去安排到底讓不讓這一個人走,門口一陣熙熙攘攘的聲音,一個獵戶已經大步流星的竄了進來,他身後跟著幾個張玄的家丁,而在他衝進來之後,這吵雜的聲音也引起了大堂當中人的注意。

趙縣令扭頭看去,猛然之間變了臉色,而看到縣令如此模樣,徐雲雁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在站在門口伺候的幾個衙役要上前攔截獵戶的時候,徐雲咋樣歎了一口氣。

“罷了,既然他已經來到這裡,那就聽聽是什麼事情吧,雖然我冇有辦法給你斷定到底誰對誰錯,可知道了是什麼事情你好讓縣裡的人上書上封看看這件事情怎麼決斷。”

徐雲雁這樣一說,趙縣令心中咯噔一下,而張氏兩兄弟相互對視一眼點點頭。

這又引起了徐雲雲的好奇“難道這是張氏兩兄弟針對這縣令的,自己要被當槍使了,可恨!”

不過徐雲雁不愧是見過大場麵的,處變不驚,揮手示意。

“讓那人進來吧。”

這衙役聽到眼前這一個超級大官如此一說,直接讓到一旁,而那一個獵戶急忙衝進大堂當中。

環視一週看著趙縣令,縣中縣尉張家兄弟都在,卻冇有看到一個大官,隻有一個小年輕坐在前方主坐之上,不由的躬身一禮。

“敢問這位可是新來的大人?”

徐雲雁點點頭“我的確是新來的,但是大人就不敢當了,承蒙上恩封了一點小小的官職而已,聽說你是來我這裡告狀的,告縣令?說說是怎麼回事兒吧。”

隻是徐雲雁話語剛落下,趙縣令就在這裡說了起來。

“都督容稟,這是本城獵戶劉強,前一段時間因為他的兒子聽到了北地劉黑闥作亂,劉氏當出真龍天子,就在縣城當中大肆宣揚,和城西韓員外的公子因為這事發生了口角,大打出手。

這劉強之子居然把韓員外的公子打成重傷,本縣接到報案之後將他的兒子抓了起來,隻是還未及審訊就在牢獄當中自殺了。”

這趙縣令剛說完,劉強急忙在這兒說了起來。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俺兒子老實巴交的,怎麼會去說這樣的話?雖然他當時聽到有人流傳劉氏當出真龍天子的時候也是開心,可是他絕對不會在外麵說起來的。

是城西的韓員外兒子強搶民女,被我兒子製止惱羞成怒了和我兒子動的手,而我兒子也不是自殺的。

他老老實實的在牢獄當中怎麼會突然想不開自殺?絕對是這縣令收了錢害了俺那苦命的兒子呀。”

聽到這裡徐雲雁一個頭兩個大了,現在時間過去這麼久了,他也冇有辦法去看一看劉強的兒子到底是自殺還是他殺,更何況自己又不是在本地常住,不知道這些人的品性如何,如何能確定這樣的事情?

不過就在徐雲雁這樣一想,突然心中又有了決斷。

“此事容易,你們都在這張府當中待著,我出去問詢一番,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不就得了嗎?

要是真是韓員外的兒子強搶民女,那趙縣令冇得說,這事情就上報上去讓上麵處置,而如果韓員外的兒子冇有強搶民女,這劉強就是誣陷的趙縣令,他就由趙仙令處置,就這麼著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趙縣令瞬間臉色煞白,在那裡張著嘴“都督,這事不是這樣的,你切莫聽他瞎說呀。”

那個獵戶劉強卻是在這裡一個勁的叩頭“青天大老爺呀,您真是青天大老爺,您去外麵問問吧,他強搶的就是城西黃老頭家中的女兒啊。

這一問就能問的清楚,而我兒正好給黃老頭送的皮貨,讓他做衣服的。這事兒很多街坊鄰居都知道。”

這獵戶這樣一說,徐雲雁站了起來“那我就去問問是不是這麼回事?”

徐雲雁這麼一說向外走去,而獵戶更是在那裡說著“青天大老爺,這真是青天大老爺為民做主呀。”

就在他這麼說著的時候,趙縣令撲通一聲跪下了。

“都督饒命,都督饒命啊,這是下官一時鬼迷心竅收了韓家的錢財準備私了,可是誰知道這韓家安排在牢獄當中的牢頭居然將這劉公子活生生的打死了,這實在是下官的過失,不過下官已經嚴懲了這牢頭還往都督大人饒命啊!”

這趙縣令在自己還冇有走出大堂就認罪了,讓徐雲雁驚訝不已。

我就這麼的威武霸氣嗎?虎軀一震,這些宵小直接俯首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