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燕跟著劉黑闥的麾下名將蘇定方心事重重的向著中軍大帳行來,這一路上可謂是讓徐雲雁感慨頗多。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徐雲雁在看到劉黑闥麾下士卒搜刮已經陣亡的唐軍將士和自己同袍身上值錢的東西的時候,在蘇定方身旁同樣騎乘者一批繳獲戰馬的徐雲雁弱弱的問了一句。

“蘇大將軍,這真的合適嗎?搜刮敵人的錢財還能說得過去,隻是這陣亡同袍的?”

蘇定方冇有說什麼,臉色鐵青的繼續向前走著,走了冇有多久就看到又有十幾個劉黑闥的士卒將唐軍那押送物資協同助陣的一些民夫驅趕到一起,手起刀落將他們斬殺當場。

就在他們要殺第二批民夫的時候,徐雲雁忍不住了,再馬上大喝一聲“住手。”

聽到這一聲大喝,這些士卒止住了手中的動作。

徐雲雁再次對著蘇定方一抱拳“蘇大將軍,這民夫有什麼過錯?他們隻不過是被強拉壯丁一般,為何還要殺了他們?難道咱們大帥的軍隊就如此不講道理嗎?”

蘇定方再次長歎一口氣,臉色鐵青的擺擺手“把他們都放了吧。”

這一句話後這些民夫如蒙大赦,一個勁兒的在這裡給徐雲雁和蘇定方磕頭道謝,那些士卒則是意性闌珊的離開。

看著蘇定方也不認同這樣的事情,徐雲雁再次上前一步“蘇大將軍,這到底是怎麼了?咱們無論怎麼說也是保定安民的,怎麼都成了這濫殺無辜的了?”

徐雲雁在一次靈魂拷問蘇定方,蘇定方又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冇有說什麼。

就在這詭異的氛圍當中,徐雲雁隨著蘇定方來到了中軍大營,剛來到中軍大營,就聽到一陣爽朗的笑聲傳來。

“哈哈哈,蘇老弟你可算是回來了,這一次可真是幫了為兄的大忙了,輕而易舉的就擊潰了唐將李道玄,說是還把他給擊殺了,不錯不錯。”

隨著這一道大笑一個穿著金盔金甲大漢從一個帳篷當中走了出來。

蘇定方在劉黑闥如此恭維自己之後,對著劉黑闥一抱拳“大帥,末將給大帥舉薦一人,這是徐雲雁,就是他圍殺的李道玄,並且提出在先登營之後再設伏兵引誘唐軍。”

原來這金盔金甲的人就是劉黑闥,就是他殺了我的父親?

徐雲雁忍不住在這裡惡狠狠的看著劉黑闥,隻是還不等徐雲雁上前和他拚命,蘇定方就把徐雲雁給推到了身前,在這裡不停地說著徐雲雁的功勞。

隨著蘇定方在這裡講解說,劉黑闥臉上的笑意更甚,等到劉黑闥聽到蘇定方說完之後,再次笑了起來。

“不錯不錯,冇有想到我軍中還如此人才輩出,什麼天策上將,什麼真龍太子,什麼無敵齊王,在我麵前都是土雞瓦狗。

現在這唐軍主帥李道玄唐軍的宗室大將不都已經隕落當場了嗎?和該我做這天下共主,享有四海。”

劉黑闥說完之後,一眾追隨劉黑闥的心懷叵測的將校們一個勁的在這裡恭維著,直接就讓劉黑闥現場登基為帝了。

聽著這原本叫大帥,現在叫皇帝的口號,徐雲雁搖了搖頭。

天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劉黑闥在這一眾小人的恭維之下更是得意萬分,都忘了自己到底是乾什麼的,看著眼前的蘇定方直接一揮手。

“蘇賢弟,現在我封你為大將軍,等到平定唐國之後再論功行賞,封王是少不了的。”

蘇定方在劉黑闥如此安排他新的身份之後,臉色很不好看的說到“謝大帥,不,謝陛下。”

連蘇定方都在這裡稱呼劉黑闥為陛下了,劉黑闥更是得意萬分,不過徐雲雁在這裡看著蘇定方的臉色更是難看了。

劉黑闥封賞完了蘇定方,並冇有接著封賞處在蘇定方身旁的徐雲雁,而是一指身後眾多將領。

“你們都做大將軍,不過都在我蘇老弟下麵聽用,等到平定唐國再論功行賞,少不了你們的榮華富貴。”

“謝陛下。”

又是一眾恭維,都恭維的劉黑闥都不知道做什麼好了?不過劉黑闥在這得意洋洋了一段時間之後,總算是想起了徐雲雁,看著徐雲雁問道。

“你這小娃娃我看著欣喜,說吧,想做什麼官?趁著寡人開心好好的封賞封賞你。”

劉黑闥這樣一說,徐雲雁倒是有點兒犯難了,在這裡左瞅瞅右看看,看看劉黑闥的將領都是什麼德行。

在徐雲雁親自看過後一咬牙“陛下,小的想做押糧官,可不敢做什麼領兵打仗的大將軍,耽擱了陛下的大事,安安穩穩的在後方給陛下押送糧草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倒是讓蘇定方那大為吃驚,冇有想到這領兵征戰沙場圍殺李道玄立下如此戰功的徐雲雁,居然如此聲明不顯,想要到後方押送糧草。

劉黑闥聽到徐雲雁這一個請求,摸著腦袋笑了“小娃娃你這應該在戰場上殺敵立功,跑到後方押送糧是不是太屈才了?

不過我這金口一開也不好收回,既然你想做押糧官,那我成全你。

隻是這押糧官的品級不高,我也冇有辦法封賞你太高的品級,就做正七品的押糧官吧。”

劉黑闥這樣一說,徐雲雁立馬開心了,不過還不等徐雲雁有什麼表示,劉黑闥就拉著蘇定方去商議軍事了。

劉黑闥剛走,旁邊一個五大三粗將領就上前拉著徐雲雁就向著後方糧草營地行來。

“徐小子不錯有眼光,居然要跟著我做押糧官,那老哥哥我起碼也得和你交代交代,不能讓你吃了虧了。”

看著眼前這五大三粗,卻是慈眉善目的一個將軍,徐雲雁心中感覺為何有如此大的反差?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還是一抱拳“小的徐雲雁,不知這位大將軍如何稱呼?”

“什麼將軍不將軍的,陛下如此欣賞你,咱們就平輩相交就行,你稱呼我一聲老哥,我叫你一聲賢弟就行了,我也冇什麼文化,父輩給起了一個名字劉瓚。”

徐雲雁急忙打蛇隨上棍“原來是劉老哥當麵,失敬失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