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徐雲雁再一次將自己所做的鋤禾日當午吟誦一遍之後,在座的所有人不由的在那裡品頭論足了起來。

“這首詩通俗易懂,冇有什麼華麗的詞語,可是作為勸農還是最貼切不過的。”

一個文人這麼說了一聲之後,袁可望突然陰陽怪氣的說了一聲“這樣的詩篇怎能對得起咱們所學知識?如此普普通通就是一個老農估計也能夠做出來吧?”

這袁可望一說,那還冇有品頭論足的文人也在旁邊不說話了,的確他們一直做知乎者也,現在猛然之間冒出了這麼一首絕句,的確是讓他們有點兒不適應。

現在徐雲雁心中那個氣呀“好你個袁可望,我做一首詩,你就在這裡說我冇有什麼文化水平,到底是幾個意思?”

劉正明讓徐雲雁拿這首詩做拋磚引玉,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在袁可望說出這句話之後,劉正明急忙在這裡說了起來。

“咱們不是說好了嗎?用這首詩進行拋磚引玉,又不是說這首詩做的好還是不好。

現在已經有了第一首詩,咱們現在是不是應該繼續不吝賜教了?而不是在這裡議論這首詩到底能不能夠由咱們文人寫出來的問題了。”

劉正明如此一說,到是讓徐雲雁對他的好感倍增。

不過袁可望突然一轉話題“這徐英兄如此了得,做出如此貼合實際的文章,咱們是不是讓徐英兄在做一首啊?要不這一次咱們換個話題,就不用這勸農的試題了,現在北地大捷,咱們就用這是作詩,諸位看如此可好?”

袁可望不知道為什麼在這裡處處針對著徐雲雁,讓徐雲雁恨得牙癢癢。

不過袁可望剛說完,那些文人墨客不由的在這裡拍手叫好。

“此真是不錯的提議,那咱們就如此做一首詩吧。”

一些人在袁可望說完之後就在那裡搖頭晃腦吟出了一句或者兩句的詩詞。

在這些人或做出一句或兩句的戰場詩句之後,徐雲雁在這裡腦海當中靈光一閃,一首又一首膾炙人口的邊塞佳作出現在口中,朗朗上口很有成就感。

徐雲雁向前一步“既然諸位要讓我再一次拋磚引玉,那麼在下就在這裡獻醜了,烽火照西京……”

做完這一首詩之後,就在在做的所有人都在這裡疑惑震驚不一而足的時候,徐雲雁繼續向前一步。

“秦時明月漢時關……”

又是一首膾炙人口的佳作被做了出來,現場已經有點安靜了,所有人都在這裡等著徐雲雁會不會再做一首,還是說他要說一些什麼的時候,徐雲雁又一次向前走了一步,這一次站定之後又是一首嚷嚷上口的詩句被徐雲雁吟唱了出來。

“葡萄美酒夜光杯……”

一連做了三首快炙人口的邊塞詩句之後,所有人都在那裡看著徐雲雁,現在說他做的詩在簡單再通俗易懂普通人都能夠做出來,是冇有人能夠信的。

如此輕而易舉的就能夠做出這漂亮的邊塞詩句,難道不應該說他是一個神童或者是文學大家嗎?

就在徐雲雁做了三首詩後,眾人在那裡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徐雲雁又一次向前一步。

“單車欲問邊……”

這一下子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驚訝了,一連做了四首邊塞的詩篇,而且每一篇在他們看來都比他們所做的要漂亮很多,這真的還是人嗎?

而在這裡準備諷刺徐雲雁的袁可望這一下子可是失望了“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做出如此優美的文章?絕對是抄襲的,這是不是絕對是抄襲的?不可能是你自己做的。”

袁可望一個勁兒的在這裡敵對自己,讓徐雲雁很是好奇“袁兄,咱們剛見麵,你不相信我能夠做出這樣的詩句我不怪你,可是你在我做出這樣的詩句之後,你可以問問這在座的眾多文人士子,有誰見過這些詩句的出處?

要是他們見過,不就證明是我抄的了嗎?要是他們冇有見過,不就是我做出來的嗎?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在這裡考慮這麼長的時間嗎?”

徐雲雁剛說完,旁邊的劉正明也是往前一步“這位兄台不知為何如此敵是徐英兄?徐兄這作詩的本事咱們都見識過了,難道還怕他這是抄襲到不成,要是真是這樣,咱們再換一個內容重新做詩,這樣可好?”

這劉正明如此一提,倒是讓袁可望心中像是抓住了什麼救命稻草一般,一個勁兒在這裡說著。

“對對,咱們抓緊換一個話題,看看能不能夠再做出這麼優秀的詩句,要是做不出來,這就是抄襲的,就算是我們冇有見過,你也是碰巧在什麼地方看到了比我們先知道而已,以後我們絕對會知道的。”

袁可望這樣一說,徐雲雁也有點無奈了。

“怎麼碰上這樣的人了?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他以為他是誰呀?”

不過為了狠狠的打一打袁可望的臉,讓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他能夠隨意嘲諷的,徐雲雁說了一聲“那就請在座的推選一位德高望重的出一個試題吧。”

徐雲雁剛說完,這在場的文人墨客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後一個年紀稍大一點兒的起身對著徐雲雁一爆拳“徐兄,在下在這裡先陪一個不是,並不是在下不相信徐兄,而是還請徐兄依照真本事,讓我等知道徐兄的文采,這樣可好?

我等這算是厚顏無恥就用殘愧二字為題請徐兄做首詩,如此可好?”

聽到這用殘愧二字為題做一首詩句,徐雲雁的大腦飛速的在這裡轉了起來。

這可是從來冇有出現過去文章呀,不是說冇有,而是在這個時代是絕對不會存在的,不過唐代冇有,以後可有。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的時候,在座的很多人替他捏一把汗,而袁可望卻是咧著嘴角在那裡等著看徐雲雁的笑話。

不過徐雲雁想了冇有多久,再次向前一步,在所有人尚未反應過來當中張口就來。

“愛子心無儘,歸家喜及辰。寒衣針線密,家信墨痕新。見麵憐清瘦,呼兒問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歎風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