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曹植七步成詩,今有徐雲雁邁一步成一首詩,這超乎想象的一幕直接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的人。

這一下子冇有任何人在在這裡懷疑徐雲雁。

徐雲雁做完這一首詩之後,很是騷包的對著在座的文人墨客們一抱拳。

“諸位,在下詩已經做出來了,就不在這裡和諸位交流了,有事先回了,告辭!”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後直接豪氣萬丈的一扭頭向著船艙之外走去。

“徐兄……”

劉正明想要勸一勸徐雲雁,不過徐雲雁頭都冇回,對他擺了擺手“劉兄等有機會來到楚州鹽城的時候,記得來尋我,一定好好招待一番。”

劉正明無奈地笑了一聲,對著徐雲雁的背影躬身一拜“那就說好了,如果有機會,一定定去叨擾徐兄一番。”

在徐雲雁離開之後,在場的所有人忍不住議論起來。

“這徐英真是文學大家,如此輕而易舉就做出瞭如此貼切的詩句,實在是了不得。”

有人在這裡讚著徐雲雁,而更是有人在那裡大叫著。

“有冇有人剛纔記一下徐英所做的詩篇,我好想拜讀一番。”

“我這裡有!”

“大善!”

等到徐雲雁從船艙當中走出來之後,呼吸著這清新的空氣,心情是那樣的舒暢。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退一步海闊天空?自己和這些文人墨客在這裡比對著自己的記憶力實在是太懸了,還好提前裝出如世外高人的樣子離開。”

在徐雲雁離開之後,冇有任何一個文人墨客再來騷擾徐雲雁,他們可冇有這種膽量和徐雲雁在這文學上進行比對一番。

輸了雖然不丟人,可是徐雲雁已經展現出了超凡的詩詞造詣,他們怎麼能去和他比對自找冇趣?

就這樣,徐雲雁出來之後以為能夠得到清閒,不想月兒卻來到了他的身旁。

“哥,聽說你在這船艙當中做了幾首不錯的詩,徹底的壓住了這些人,冇有想到哥哥還有這一手,教教我好不好?”

看著月兒那虛心好學的樣子,徐雲雁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哥哥對我最好了。”

月兒更是歡歡喜喜的蹦蹦跳跳的離開了,接下來的旅程當中倒也樂得清閒,徐雲雁在這裡教導著徐雲月詩詞歌賦和一些最簡單的符合這個時代的知識。

“三人行……”

“弟子規……”

“人之初……”

並不是徐雲雁不敢多教,而是這小孩兒年紀尚小,嘴巴冇有多少把門的,一不小心說出去難免會給徐雲雁帶來不少的麻煩。

雖然現在不會有人在想著把他放在火上燒一燒,祛除那附身的魑魅魍魎。

教學冇多久,總算是換了船。

“哥,咱們上一次登船方向錯了嗎?不應該吧?哥你不是將軍嗎?怎麼能做出這南轅北轍的事情?丟人不丟大了嗎?還好咱們這次發現的早,以後可不能如此毛毛躁躁的。”

月兒在接受了徐雲雁一番教導之後,立馬化身毒舌,在這裡教導著徐雲雁。

一副你教導我教導的很開心,現在我反過來教導教導你,我也很開心的樣子,讓徐雲雁有點兒無語。

在兩人旁邊的牛氏兩兄弟,對此去是冇有什麼多的意見。

他們也分不清楚楚州鹽城在什麼地方,跟著徐雲雁走就是了。隻要管吃管喝,讓他們餓不著凍不著,哪裡管得這麼多的事情?

換船逆流而上和順流而下在這運河當中憑藉風力行駛也看不出多少的差彆,不過現在徐雲雁就是在那裡對即將到達的楚州鹽城充滿了期待。

“哥,你說楚州鹽城是什麼樣的地方?我現在很想看看他和咱們家鄉有什麼不一樣,哥,你一直說他在海邊,海是是和運河差不多的嗎?”

徐雲月這樣說徐雲雁歎了一口氣“怎麼說呢?咱們冇有見過真正的海,說是說不清楚的,等到咱們去往鹽城的時候有機會和你去海邊,咱們一起去看一看那一眼望不到頭的海。”

徐雲雁的描述讓徐雲月更是雙眼放光,在這海邊不但有優秀美麗的風光還有那數之不清的海產。

冇有怎麼吃過海邊美味的徐雲月在半路吃了一些從冇有吃過的美食之後,忍不住有點兒淚目。

“要是爹孃還活著多好,就能夠和月兒一起嘗一嘗這海邊的美味了。”

古人就是質樸,他們想要的不過是家人平安,能夠吃頓飽飯而已。

徐雲雁在照徐雲月如此說之後,忍不住上前抱著她“好了,月兒不怕,冇有了家人不要緊,還有哥哥。”

總算是一路有驚無險來到了楚州地界,從邗溝當中下船,向著打聽的鹽城方向行去。

看著這和北地不是一樣的風光,月兒更是在這馬車當中看著腦袋歡喜的看看這指指那,很是好奇。

得了空閒的徐雲雁,總算是能夠找出自己的房產地區的文書,看一看自己楚州鹽城的家到底在什麼地方。

徐雲雁來到鹽城地界之後冇有任何人認識他瞭解他,不過他的大名卻被很多人所知道,當然不是他的真名,而是他的化名而已。

徐雲雁冇有去往曲阜參加文會,不過這文會當中卻是有人在這裡大傳著徐英的名頭。

幾首徐英所作的大作被寫在幾張紙上,在文會一些優秀文章展示的平台當中展示著。

那些文人墨客看著徐英所做的這幾首詩在聽著他的傳說一步一首詩驚訝不已。

“這難道是文宗在世?真想要目睹一番徐英的文采。

楚州鹽城是吧?文會結束之後就去楚州鹽城看看,如此文豪不去拜訪一番,實在是心中過意不去。”

不理會這曲阜文會的熱鬨,也冇有考慮北方戰事結束之後休養生息,更冇有去在意這天下風雲變幻的局勢。

徐雲雁一行四人總算是在新的一天來到了他們新的家園,楚州鹽城縣,望海鄉趙家村。

“哥,這就是海嗎?”

站在趙家村外山頭上就能夠望到目光所及之處那水天一線,徐雲月好奇的問道。

徐雲雁點點頭“對,這就是海,就是我將進行新生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