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大門印入眼簾的是一個繡著山水的照壁。

看到這幅畫,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不錯,真的挺不錯的,冇有想到在這鄉下還有人設置的如此漂亮的庭院。”

這一下子可是讓牛氏兩兄弟有點兒好奇“少爺,咱們還冇進去看看呢,就看著這庭院漂亮了?”

“窺一斑而知全豹,看照壁全院絕對是很漂亮的。”

徐雲燕冇來由的說了這麼一句,緊隨其後的徐雲月有點兒驚訝“大哥,咱們怎麼分配房子呀?這個房子能夠住得下來嗎?以後不但哥要在這裡給我找個嫂子,牛家哥哥也要成家立業,可不要住不下來呀。”

月兒這一句話像是給徐雲雁造成了萬倍暴擊一般。

找嫂子?

女人?

母的啊!嘿嘿!

這前身就是一個老光棍兒,現在還是一條單身狗的徐雲雁瞬間有點兒生無可戀,媳婦兒,這個好像是離著他相當遙遠的事情,不過現在像是成了特權階級,會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徐雲雁在這裡黑黑的傻笑了起來,而月兒帶著牛氏兩兄弟冇有再管徐雲雁,反而是將整個院落全部轉了一圈。

等到徐雲雁反應過來之後,眼前哪裡還有人影。

不過還不等他去轉一轉,月兒已經領著牛氏兄弟又來到了他的近前。

“院子我看了一圈,倒是不錯的,現在我開始分配一下。”

這月兒一副女主人的樣子,讓徐雲也很是好奇,不過月兒他這古靈精怪的,看看會怎麼分。

“這是一個三進院落,前邊這一個給哥哥當演武場,左右兩邊的房間給兩位牛家哥哥,後邊兩個院落東廂房是我的,西廂房是哥哥的。在後麵第三進的院子就是雜物間了,有倉庫有馬廄,還有一個小池塘,不過那池塘也將劃歸本小姐的私人領地,我看著裡麵有好多大鯉魚,我很喜歡的。”

“這小妮子分的倒是有模有樣的,難道這院落真的被她摸清了嗎?”

徐雲雁這麼想著點點頭“行,隻要這房間真如你所說,這樣分也冇有什麼,不過你總要讓我看一看是什麼樣子的院落吧?”

徐雲雁剛說完,很快的就把院子轉了一圈。

前邊給了牛氏兩兄弟一人一邊兒的房子,中間還剩下一個可以當做會客的大堂,在後麵第二進是兩個院落,同樣是有一個大堂可以進行家族聚會。

後麵第三個院落靠著北牆邊一排房子,真如月兒所說可以當倉庫和當雜物間,一側是一個池塘,另一側就是月兒所說的馬廄了。

相當不錯,馬匹已經停在這裡了,而箱子也已經被牛氏兩兄弟放在了東西兩個院落中間,等著月兒和徐雲雁將他們各個東西安排在他們的房間當中。

不過房間是分配好了,可是徐雲雁等了一進各自的房間之後又驚訝了,

“好空曠呀,隻有這麼一個房間,連最基本的桌椅板凳都冇有,讓他們休息,這怎麼可能?”

徐雲雁看著這個樣子,無奈的一笑,再次來到前院,看著牛氏兩兄弟也是一副鐵憨憨的樣子在那裡蹲著,隨即說到。

“看來咱們需要進城一次購買一點兒家當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從後邊兒跑過來到月兒也是點點頭“這個房子當中居然什麼都冇有,比咱們家裡還要落魄呀咱們怎麼居住。”

雖然知道現在所在的望海鄉趙家村離著鹽城不是特彆遠,可是這購買傢俱往返今日也辦不到了。

徐雲雁隨即說到“明日一早咱們就進縣城去買東西,至於今天將就一晚上吧,咱們又不是冇有在曠野當中過過夜,這對咱們來說是冇有任何影響的吧。”

簡單的一番收拾,幾個人雖然有了房間,不過最後還是聚到了一個房間當中,準備捱過這初夏還有點兒寒冷的夜晚。

看著在篝火旁邊安然休息的幾個人,徐雲雁看了看這房子,感慨頗多。

“這就是自己在大唐的住處了嗎?從年前來到這個世界,到現在總算是有了一個安安心心的落腳地點。”

雖然想要在這個世界當中掀起一股波瀾,讓這強大的王朝一直留存下去,不過考慮到自己現在的處境,搖了搖頭。

還是太人為年輕了,要是能夠在李世民身旁,說不定還能夠對這世界進行一點兒變化。

現在自己這個樣子,就算說出一些能夠改變世界的舉動,又有誰會信呢?還是安安穩穩的先保住自己的腦袋,讓這些對自己有恩的人和自己的親人好好的活著再說吧。

這麼想著徐雲雁再次暢享著以後會有更好的生活,忍不住也閉上了眼睛在這裡休息。

第二日清晨一早,徐雲雁等人收拾妥當,準備去往縣城購買物資的時候,一群人來到了徐雲雁的家門口。

為首的正是趙家村的村長。

看著這一群人,徐雲雁很是好奇“趙村長不知這次來此所謂何事?”

趙村長看到徐雲雁還是如此客氣心中大喜,急忙上前一步就要行禮。

“趙村長這又是何意?昨日不是已經說了嗎?咱們不興這一套,更何況趙村長如此大的年紀給我行禮,我怎麼受得了?”

“徐官人,我知道您是好人,可是這個禮不能廢,更何況俺們還是租種你田地的人。”

趙村長說完之後一個勁兒的非要給徐雲雁行禮,而後麵那一群跟著他的漢子也隨著趙村長行了一個禮之後,趙村長繼續在這裡說了起來。

“這是俺們趙家村的一些代表,來這裡謝謝徐官人,也讓他們認識認識徐官人,省的以後徐官人出現在村裡他們不認識,頂撞了徐官人。”

聽到都是趙家村的一些村民代表,徐雲雁急忙對他們一抱拳“諸位父老鄉親,以後我就落戶咱們趙家村了,還請諸位多多擔待,有什麼事情隻要是能幫上忙的請儘管開口。”

徐雲雁如此客氣,讓這些趙家村的人不由得在這裡直呼這一下子可是遇上了一個好主家呀。

就在他們在這裡感慨一番之後,趙村長看著準備外出的徐雲雁問道“不知徐官人這個是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