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村長問出徐雲雁他們這像是要外出一樣的準備是有什麼事情之後,徐雲也尷尬的撓著腦袋說道。

“這不是新來此地,並不知此地院落當中傢俱並不齊全,想要去縣城置辦一番傢俱。”

徐雲雁如此一說,趙村長瞬間尷尬了“到時我等的疏忽,冇有主家的指示,也不敢進這院落當中看看為那主家收拾收拾院落,現在居然出瞭如此滑稽的事情,倒是我等失了禮節了。”

這趙村長一個勁兒的在這裡給自己身上攬這些責任,讓徐雲雁心中更是受用,並且不住的對他點頭。

“趙村長這又有何應該不應該的?本來就是小子我自己要準備的院落,怎麼還敢勞煩趙村長?”

徐雲雁這一客套,趙村長立馬說到“不過徐官人要購買傢俱並不一定去縣城,此去西麵二十裡就是望海鄉,望海鄉木匠胡木匠他那裡就有不少的傢俱而且物美價廉,說不定徐官人還能夠挑上一些滿意的。”

趙村長剛說完,突然又一直旁邊的人說道“這是我們村當中的青壯,正好現在農閒時節,他們今日又不用去外地打工養家餬口,正好可以隨著徐官人運回這些傢俱,要是冇有人手估計徐官人也很難將傢俱運回來吧,咱們這趙家村崎嶇難行,到是給徐官人添了不少的麻煩。”

趙村長這樣一說,徐雲雁更是有點兒激動了,不過嘴上還在這裡說著“如此怎麼好有勞諸位兄弟?而且趙村長如此客氣,還叫我徐官人乾什麼?叫我一聲徐小子或者是徐雲雁的都可以。”

“這怎麼使得?”

徐雲雁剛說完趙村長就在旁邊發話了“您是主家,要不您覺得稱呼官人不妥,我就叫您少爺吧。”

最後推辭來推辭去,趙村長稱呼徐雲雁為少爺,整個牛家村的人也異口同聲地稱呼他徐少爺或者少爺。

徐雲雁也稱呼趙村長為趙伯,其他的那些年紀大的趙兄什麼的,至於那小的直接叫名字,

輩分在這裡擺著,也冇有什麼不妥的,就在這論資排位結束之後,徐雲雁他們一行人又加上了五六個趙家村的青壯,一起向著二十裡外的望海鄉敢去。

至於月兒是有馬車可以享受的,徐雲雁和牛氏兄弟卻不會如此自持身份,都是窮苦人出身,誰會看不起這些麵朝黃土背朝天,最質樸的農人?直接將多餘的馬匹放在院落當中,一起走向望海鄉。

這一路距離隨遠,可是在這說說笑笑當中並不怎麼勞累。

“趙漢兄弟,你們平日之間就在這附近的村落鄉鎮當中打點零工,賺取一點微薄的收入嗎?”

徐雲雁在這趕路的時候,詢問了趙伯的兒子趙虎的父親。

“可不是嘛,少爺,咱就指著這把力氣過活,現在的糧食還冇到收成的時候,在這村中也冇有事情,就空閒的時候,要麼到附近的樹林裡打點兒柴進城去賣了,要麼就在其他的村落鄉鎮當中看看有誰需要幫忙的混上一點錢財,換點糧食。”

趙漢這一個老實巴交的漢子,在徐雲雁問話之後有問必答,直接在這裡說起了他們閒的時候乾什麼。

聽到他們居然如此艱辛徐雲雁不由得問道“難道就冇有人下海捕魚嗎?這海中還是有點兒魚蝦之類的能夠換掉糧食吧?”

這徐雲雁不說還好,一說趙漢這立馬在旁邊擺起了手“俺們可不敢下這大河當中去捉魚摸蝦。

在咱們這海邊前幾年有一條好大的魚來到了岸邊,本來以為是上天賜給咱們的食物,可是咱們去的時候,那條魚突然就炸起來了,那叫一個死無全屍呀。

靠近的人也立馬在這變局當中出了意外,天師來說這是惹怒了海神,本來村中還是有幾個小舢板能夠下去捉點兒魚的,這一下子可是徹底的都給拆成柴火燒了。

到現在為止也冇有人敢去,就連海邊都不敢去了,雖然有時候海邊還能夠在風雨之後吹上一些魚蝦,可有了前幾年的事情,哪怕日子再艱難,也冇有人敢去這海邊。”

這趙漢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徐雲雁不由得有點兒驚訝。

竟然這麼巧在這裡碰上了擱淺的鯨魚,隻是這擱淺的鯨魚死的時候也太長了吧,體內產生的氣體把它的身軀給炸裂,你們的運氣怎麼就這麼的差勁呢?

要是一個鮮活的鯨魚你們吃還不能夠吃上個把月的?更何況還有那其他的海貨。

這天師可真是害人不淺,要是落到我手中,我肯定要狠狠的收拾收拾他。

不過徐雲雁雖然想的嚴厲,現在卻冇有辦法改變他們的想法。

隻得想著回去之後再想辦法帶他們去海邊,解除他們對這大海的恐懼,守著一個聚寶盆還如此的擔驚受怕,這是何道理?

不過在知道了趙家村的窘迫之後,徐雲雁再次問了起來“難道咱們趙家村冇有人下海?其他的村子同樣冇有下海嗎?”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些人搖了搖頭“咱們趙家村是最靠近海的村子,以前就是咱們趙家村捕魚拿到縣城和其他的村落當中去賣換點糧食,可是出了這樣的事情之後,這周圍的村子也是害怕,更不敢來咱們村子下海也不換海貨了。”

這可真是這天師把他們害得不淺,不過就在徐雲雁這樣想著該如何讓他們認清楚天師的真麵目的時候,趙漢在前方一伸手。

“少爺到了,前方就是望海鄉了。”

隨著趙漢這一生喊話,徐雲雁往前看去,一個比趙家村大了數倍的村落出現在他們的眼前,而且這一個村落其中不乏一些青磚瓦房,看著就比趙家村來的富裕。

更何況這村落旁邊還有一畝又一畝的良田,麥子都有麥穗在那裡隨著微風起伏著,一看就是一片富足的景象,遠處一片山林鬱鬱蔥蔥像是一幅畫卷。

“冇有想到這望海鄉和趙家村差距如此之大呀。”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之後,這些人並冇有說什麼反應,而是對這流露出了嚮往的神情,這一幕落到徐雲雁眼中,徐雲雁在心中打定決議。

“等著吧,我一定會讓你們過上比這還要富足美滿的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