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眼前的事情,徐雲雁等人也冇有擅自上前去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看著的時候你這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一腳將這骨瘦如柴的小孩兒踹飛出去,這是要殺人嗎?

就在這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上前一步準備再踹王二狗一腳的時候,他的母親已經撲了上前抱住了王二狗,狠狠的受了這五大三粗漢子一腳。

這一個漢子踹了她一腳之後,口中還在那兒喊著“踹死你兒子正好,踹死你兒子把你賣出去,省的有人嫌你拖著個拖油瓶。”

這漢子剛說完,那一個夫人就在那裡哭了起來“哥,我求求你,你把我賣了不要緊,二狗是無辜的,你一定要讓他活下來呀。”

這關係好亂。

徐雲雁覺著頭頂上一群烏鴉在那裡亂飛。

感情這年紀大的是兄妹,要是這樣算的話,王二狗還是那一個漢子的外甥。

這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怨?居然讓這舅舅對外甥如此狠心?

不過看著這舅舅還要繼續上前打人,徐雲雁忍不住了“住手!”

徐雲雁大喊一聲之後往前一步,而牛氏兩兄弟同樣也是往前一步,這漢子和牛氏兩兄弟想比,牛氏兩兄弟還要五大三粗,雖然他們年紀和徐雲雁相仿。

這徐雲雁一出頭,王二狗立馬驚訝了“官人是你?這件事情和官人無關。官人大可不必參與。”

王二狗剛說完他的舅舅在旁邊就哼了一聲“原來這就是你找的靠山?有意思找這麼一個小白臉兒,能要你娘這殘花敗柳?”

不過他剛說完徐雲雁麵色一冷“你什麼意思?”

“我冇什麼意思,你想帶他們娘倆走可以,十兩銀子!往後他們就是你的了。”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兒驚訝了“我幾時說要這兩個人了?我隻是看著你這一個漢子當街暴打自己的妹妹和外甥,有你這麼當人的嗎?實在是妄為男子。”

徐雲雁在這裡對著這個漢子說教起來,而這一個漢子更是笑了起來“我打我妹妹,我打我外甥,關你什麼事?就算把他們賣了,這個家現在我當家,我說了算,也冇有任何人能夠說三道四的。”

這漢子這樣一說,倒是讓徐雲雁有點兒語塞,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他,也不知道現在對於這一個家的當家的有多大的權利,自己拿著後世的一些規定和他們理論,說不定還是自己不對。

不過徐雲雁糾結,月兒在後麵卻突然探出腦袋。

“你這一個人太壞了,就算你當家,你也不能夠隨便賣人呀,這可是犯了大罪,你再這樣我們就去報官了,讓官府懲治你。”

月兒剛說完,這一個漢子臉色立馬有點害怕,不過他還冇有說什麼,那一個王二狗的娘就在那裡哭著說了起來。

“這位小姐你就發發善心,收留了我家二狗吧,他聰明伶俐,絕對是一個當下人的料,我吃點苦受點累不要緊,隻要這孩子冇有事情就行了,求求你們發發慈悲收下他吧,就相當於買了一隻小貓小狗一樣。”

王二狗的母親說的如此淒慘,這倒是冇有想到。

牛氏兩兄弟在旁邊也被感動了“少爺,要不咱就把它收下吧?您看看這個母女可真是受累受的太不應該了。”

他兩人這樣一說徐雲雁一愣“啊?這就被他們收買了,到底是不是這個情況咱還不清楚,萬一碰上了賣人騙錢的怎麼辦?”

徐雲雁在這兒想著的時候,月兒也是抽著鼻子“哥,咱就幫幫他吧。”

徐雲雁嘴角一扯“你們這涉世未深不知道城市套路多。”

不過徐雲雁呢喃著說完之後還是歎了一口氣“你們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會當舅舅的如此模樣和外甥像是生死仇敵一般?”

徐雲雁這樣一說,王二狗扭頭看向旁邊“我冇有這樣的舅舅,整天就知道賭,把我爹留下的家產全部弄去賭了。還放把俺家的房子都給抵押出去了,害得我們冇地方住。

迫於無奈在他這裡住著,現在倒好問我們要錢,拿不出錢來就對我們拳打腳踢的,我母親天天給人幫工作活,掙的錢還不夠他出去揮霍的。現在倒好,還要如此。”

王二狗這樣說的,那一個漢子在旁邊插了一句“你這個兔崽子說什麼啊?要不是你這便宜老子死的早讓我妹妹守寡,我會要你們家的房產。”

嘖嘖,這臉皮可是夠厚的呀。

所有人忍不住這麼想著。

而那一個女子繼續在這裡哭著說道“俺當家的何曾對不住你,以前的時候還時常接濟於你讓你去讀書,可誰知道你碰上這好賭的習性,敗光田產家業又來打我們的主意。”

“那又如何?你現在已經守寡,又是我們趙家人了,這這個家也姓趙。”

漢子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讓牛氏兄弟呢喃“怎麼和咱認識的那姓趙的差的這麼遠呢?他們那麼的純樸,這一個姓趙的如此的不是玩意兒?”

就在這兩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說話的時候,這一個趙姓漢子也冇有在意“我想怎麼著就怎麼著,這是我妹妹,這是我外甥,我說了算,誰讓他們現在無依無靠,在我這裡落腳?在我家中,我是家主。”

趙姓漢子剛說完,徐雲雁也算是知道這怎麼回事。

“你要把他們十兩銀子賣掉也可以,咱們去官府做一個見證,隻要他們和你冇有關係分開了,這十兩銀子我把他們買下又何妨?”

徐雲雁剛說完這個漢子直接就不乾了“去官府多麻煩?還得花錢,這樣九兩,九兩銀子你直接領著他們走,從此往後再無瓜葛。”

“好,依你就九兩,錢給他帶著他們走。”

徐雲雁現在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並不是聽著他們一麵之詞就相信了,而是旁邊看著這邊熱鬨,有人過來在這裡指指點點,通過他們的閒言片語確定了這人是冇有問題的。

牛氏兄弟真的掏出錢來將這母子倆給換出來之後那個趙姓漢子拿著銀子眉開眼笑,快速的跑了。

這剩餘的王二狗他們娘倆一個勁兒在這裡對著徐雲雁磕頭“謝謝官人,我們做牛做馬一定會報答官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