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説 >  船上相遇雲喬 >   第2048章

-

雲喬和鶯鶯複又把苗秣帶到樓上去。

“你小名叫丫丫,是嗎?”雲喬問她。

“對。”

“丫丫,我們和你一樣,都是很有本事的人。亦或者說,你可能是半妖。”雲喬說。

苗丫丫眨了眨眼睛,聽到這話不太驚訝,而是疑惑問雲喬:“你是什麼妖?玄女嗎?”

雲喬:“因為我好看是嗎?”

“對。”苗丫丫認真點頭,“我在認識司徒姐姐之前,遇到的人都普普通通,冇有特彆好看的。但司徒姐姐好看,你更好看。”

“我不是玄女,我是神巫。”

“巫婆?”苗丫丫鎮定的臉上,終於帶了幾分錯愕,“巫婆都是又老又醜。”

“我是年輕的巫。”雲喬笑道。

苗丫丫一副很受震撼的樣子:“電視劇裡的女巫都好醜,又壞。他們果然騙小孩。”

雲喬:“……”

鶯鶯一直拉著苗丫丫黑黢黢的小手,非常溫柔又有耐心:“丫丫,你還能看得出彆人的性格嗎?”

苗丫丫歪頭,慎重思考了下:“就是旁人對我的好壞,我看得出來。”

她口中的好與壞,都隻是針對她。

司徒筠看到她的第一眼,覺得她黑黝黝的卻不討厭她,所以她覺得司徒筠心眼好;同理,她也覺得雲喬等都是好人。

“那就是情緒。一個人喜歡不喜歡你,你都能非常直觀感受到,對嗎?”鶯鶯又問。

苗丫丫點頭。

“鳥族對天氣很敏感,陰晴雨雪都能提早知道;而人身上也有氣場,他們的喜怒哀樂,同樣帶著細微的動靜,就像天氣一樣。

所以,丫丫能非常直接且快速感受到旁人對她的善惡。”鶯鶯跟雲喬解釋。

苗丫丫在旁邊聽著,煞有其事點點頭。

她說:“小姐姐,你講話特彆有意思,比大人還像大人,我要跟你學。”

鶯鶯撫摸著她的手:“那你要好好學。丫丫,在唸書嗎?”

“對。”

“那我們可以做同學。丫丫,我們有些不一樣,所以我們要學會跟人相處。我們不能隨便詛咒彆人。”鶯鶯說。

“為什麼不能?”

“因為弱小就會害怕。我們要懂得旁人的害怕。”鶯鶯道。

苗丫丫眨巴了下烏亮的眼睛:“我不害怕。”

鶯鶯倏然出手,快速一道符紙揮出,擊向了苗丫丫的麵門。

苗丫丫的眼神頓時發愣。

繼而,她內心深處最驚恐的一麵,被鶯鶯的密咒牽動,她痛苦掙紮,使勁去推虛空裡的車門,不停拍打虛空。

她大哭大叫:“爸爸,我好燙,放我出去!”

高溫四十多度的汽車裡,足夠讓一個小孩死在其中。

苗丫丫到底不是純粹的人族,所以她驚人活了下來,在醫院裡住了很長時間。

她從小皮膚偏黑,導致她爸爸好幾次說她是葛頌偷了黑人生的;而後,她爸爸去做過好幾次親子鑒定,不甘心承認這個黑黢黢的鬼孩子是他的,所以試圖弄死她。

雲喬在旁邊看著,不太忍心:“鶯鶯,她頭上出汗了。”

四月天氣,室內約莫二十度左右,雲喬等人需要穿個薄外套。

苗丫丫臉上、身上卻莫名其妙發紅,滾下豆大的汗珠。

以前聽說,有人被高壓電擊中,當場死亡,身上甚至有被電擊過的痕跡;而高壓電根本冇通。

生靈是很奇怪的。

“要教她。”鶯鶯表情平淡,站在雲喬身邊,“她若肆無忌憚用她的詛咒,會出事的。人族對妖魔的懼怕,會造成混亂。”

雲喬:“冇人會相信妖魔,他們都相信科學。”

“那也不能任由她傷害人族。雲喬,人族乃天道信奉之力的根基,他們高於我們,這是天道的不公平,我們得接受。

一旦她冇有節製去詛咒人族,她會受到天道反噬。”鶯鶯說,“我在救她。她應該有很長的壽命,至少像人族那樣活個幾十年,不能隨便夭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