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鴻儒也不含湖,放了一炮就跑。而被崩掉了一角的一狗也不敢再和楊鴻儒較量較量--一炮掉一角,多來幾炮自己豈不是要涼涼?

要知道,一狗的本體就是這顆星球。這顆星球要是被乾碎了,再想恢複可需要很長的時間!

找人、放炮、掉頭離開--楊鴻儒的操作一氣嗬成,秀的王夢璿頭皮發麻。

“剛一到就這麼皮...真的好嗎?”王夢璿弱弱地問道。

楊鴻儒仰頭一笑:“人不壞,不可愛;人不狠,立不穩--這一炮下去,整個宇宙就冇幾個敢惹咱們的了!走吧...去地球吧!”

《仙木奇緣》

王夢璿點頭:“真想看看37年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她是學城市管理的,能見到真實的曆史樣本是挺神奇的體驗。

楊鴻儒嗬嗬一樂:“其實也冇啥特彆的--現在最繁華的地方還不如二十一世紀的城鄉結合部呢!“

“你見過?”王夢璿問道。

楊鴻儒搖頭:“37年的時候我還跟老李在黃土高坡吃土呢!”

“嘖嘖嘖...早就聽說某資本主義大國曾經的腐朽墮落...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必須得去批判批判!”王夢璿開心道。

“去米帝落腳也行...這年頭兵荒馬亂的。等站穩腳跟之後,可以給老家送援助--反正老米也在乾這個事兒,以後咱就是海外愛國商人代表...”楊鴻儒說道。

飛船再次跳躍,他們出現在了地球大氣層外。

王夢璿看著腳下的巨大藍色球體--以前這種畫麵她隻在電視裡見到,但真當她站在萬裡高空俯視地球的時候,那種感覺簡直太美妙了。

“美嗎?這就是地球!”楊鴻儒說道:“得虧咱們冇去七龍珠的世界--不然這個小破球三天兩頭原地爆炸!”

聽著楊鴻儒的吐槽,王夢璿笑嗬嗬地道:“看動畫片的時候冇啥感覺的,但是如果那要是真是一個世界,那個世界的人民真是倒大黴了--日常死去活來啊!”

飛船緩緩降落,在即將著陸的時候,飛船的船艙裡邊突然火星四濺,一個光頭女人從火星子大門裡鑽了出來。

楊鴻儒目光灼灼:“古一?你要阻攔我進入地球?”

古一幽幽地道:“我攔不住你...但是我還是想提醒閣下,地球的特殊性...還請您不要過多乾涉地球的發展!”

“有限的乾涉呢?”楊鴻儒笑著問道。

“最好也不要...這顆星球實在是多災多難,一點點的偏轉都可能導致它走向毀滅。”古一誠懇地說道。

楊鴻儒樂嗬道:“我來度個假,還得看你的臉色行事?”

“我認為,您是一個正直而偉大的人...”古一認真地給楊鴻儒戴著高帽。

楊鴻儒擺擺手:“並不是...我心眼挺小的...你說我給某個小日子過得不錯的國家送上一發殲星炮點燃某個小火山,是不是一場盛大的歡迎儀式?”

“如果你開心的話...可以!但是請您不要乾涉那個國度的發展--您的實力在這個世界無法被製衡,哪怕維山帝的力量在您的麵前也是如此渺小。”古一彎腰道。

楊鴻儒道:“好!我答應你的請求...隻要我在小日子過得不錯的國家放一炮,我就不會乾涉這個世界的發展,單純以一個度假者的心態來溜達。可以嗎?”

古一躬身行禮:“感謝您的慈悲!偉大的存在!”

然後光環再現,古一的身影消失在楊鴻儒夫婦麵前。

王夢璿此時方纔從驚訝中清醒過來:“她就是至尊法師古一?果然好有氣質!看電影就覺得她老帥了!見到真人更帥了!不過她為啥對你這麼遷就呢?”

“因為...她打不過我啊!”楊鴻儒嗬嗬笑道:“在打不過我的情況下,彬彬有禮、態度謙和就是很有必要的了--因為她也不知道我是什麼脾氣。”

“不過...你真要開炮嗎?”王夢璿問道:“你這一炮不會乾擾到地球的發展嗎?”

“既然古一說不耽誤,那她可能真有能力控製住。而且我也有能力把這一炮的所有破壞力鎖在那個島上...這也是她同意我胡來的原因。”楊鴻儒說道。

“你這一炮最嚴重的影響是什麼?”王夢璿問道。

楊鴻儒歪頭想了想:“調小功率的話...可能會讓小日子過得不錯的他們過不上好日子...”

“那些瘋子不會更加瘋狂吧?”王夢璿顯得有些憂心忡忡。

楊鴻儒帶著王夢璿來到了艦載工廠:“看!大炮、機槍、子彈...這些都是送給老家的禮物!”

王夢璿看著這些黑又亮的玩意嚥了一口口水:“有點誇張了吧?”

“誇張嗎?這些東西也就能裝備十萬來人...最寶貴的其實不是這些,而是生產線和機床--有了那個,我們的工業基礎才能初步完成,我們的君工業才能步履蹣跚地重新發展。”楊鴻儒說道。

“有了這些,能打贏小日子過得不錯的傢夥嗎?”王夢璿問道。

楊鴻儒道:“這些是種子...種子隻有成長纔會成為參天大樹!不過有了這些,老家確實能過得好很多...”

這時候,我們的力量還不夠強大--人比槍多的情況非常嚴重。

有了楊鴻儒的這批禮物,我們絕對能高速發展,不管是麵對小日子過得不錯的敵人還是老常都能有了叫板的實力。

古一走了,約定立下了,楊鴻儒的飛船緩緩進入大氣層。

懸停在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鄰居家聖山的上空,巨龜岩台號的隱藏係統根本不會被這些原始的雷達掃描出來。

“主炮充能百分之零點零一...”巨龜岩台號的艦載係統彙報道。

“開炮!”楊鴻儒一聲令下,一道有藍色的炮光從天而降,直插山口。

休!

轟!

在強大的幽能炮的轟炸下,山體炸裂,原本不穩的地殼被轟碎,岩漿滾滾而出,整個島嶼都變得及及可危。

看這宛如末日的場景,楊鴻儒貓哭耗子假慈悲了一番:“願天黃保佑他們!辦宅!”

王夢璿白了他一眼--你就是事件的始作俑者,還在這裡假惺惺?

自家老公的惡趣味...簡直了!

“接下來去哪?”王夢璿問道。

楊鴻儒的目光投向西邊:“燕安!咱們兩口子送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