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鴻儒送禮的細節暫且按下不表,他和王夢璿在離開華夏的時候,飛船上多了一幅偉人的手書。

這幅手書楊鴻儒準備送給老丈人--雖然跨了世界,但是偉人的字跡是不會發生改變的。

飛船再次降落在紐約的郊外,在一個冇人注意的地點,王夢璿和楊鴻儒順利地進城了。

巨龜岩台號飛船上的艦載工廠除了能製造各種工業產品之外,也能製造出某些神奇的印刷品--刀勒!

楊鴻儒的手提箱裡裝的全是刀勒!造假可是希靈帝國的傳統藝能,希靈帝國造出來的刀勒,連美帝的銀行都發現不了是假的。

當假的可以以假亂真的時候,假的也就成了真的了。

為什麼楊鴻儒不攜帶黃金?

因為這玩意現在很敏感--老羅上台之後製定了嚴格的黃金交易法桉。黃金價格被死死地卡在了一盎司三十五刀的價位,而且兌換還賊麻煩...

所以楊鴻儒乾脆地印了一箱子刀勒,這些刀勒足夠他和老婆在這個年景過上一個好日子了。

不過在這個年頭,楊鴻儒夫婦頂著一張東方麵孔在街上行走確實有些引人注目。因為他們穿著的服飾都非常華貴--這不符合東方人在米帝的一般形象。

資本主義國家的好處就是隻要你有錢,處處是天堂。

楊鴻儒找了個掮客之後,他們的所有事情就都在刀勒的見證下順順利利地辦妥了。

他們住進了一個富人區的小彆墅--有車庫、有花園那種。

雖然房子裡的電器格外簡單,但是對於楊鴻儒兩口子來說都屬於夠用的水平。

這個年代,冰箱的技術已經發明。不過這時候的製冷劑還冇使用氟利昂,所以楊鴻儒乾脆直接把所有家電的瓤子都換了--外殼還是1937年的樣式,但是裡邊的技術卻都是黑科技的組合。

此時二戰的陰雲已經籠罩了世界,不過小鬍子還冇發動對博蘭的閃電戰。歐羅巴還冇打成一鍋粥。

而米帝的金融危機則是這個龐大國度的最大挑戰,失業籠罩著整個國家。連帶著,國家的秩序都不太穩當。

楊鴻儒為了保護房子,在院子裡佈置了各種自動防衛武器。如果有人想要進他家零元購,可能還冇翻牆就被打成了篩子。

畢竟這是快樂的米利堅,羥基每一天也是常規的操作。好在他們這裡是富人區,不然治安會更加混亂。

彆忘了這裡是漫威!

如果“扭腰客井查”有用的話,哪會鑽出來那麼多超級英雄?

楊鴻儒完全是秉承著一顆帶著老婆度假的心來的漫威。所以他也冇準備玩什麼佈局、爭霸、收小弟之類的花活,每天就是帶著媳婦各地溜達。

這個年代的米帝風景也挺好,楊鴻儒買了一輛時速能達到120公裡的豪車之後便帶著老婆各種兜風。

豪車加美女的肥羊組合有時候會讓車匪路霸心動,不過當攔路的不速之客被長槍短炮給轟成渣了之後,再冇人敢攔著他們了。

2k

時間就這麼過了六年,日曆翻到了1943...

因為楊鴻儒給了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鄰居一炮而導致了好日子海君全軍覆冇,所以米帝的珍珠港保住了。

在戰爭當中吃足了來自大西洋那邊的工業福利的米帝終於要在小鬍子倒台之前參戰了。

而在這一年,某個緊身衣超級英雄出現了!

完成了環遊世界的楊鴻儒夫婦此時回到了米帝,他們接受了霍華德·斯塔克的邀請參加明日世界博覽會。

對於這位有孟德之風的傢夥,楊鴻儒是一點好感都冇有--他們爺倆都是一個德行!

不過楊鴻儒作為此時米帝最大的東方商人,東方商業聯合會會長,唐人街的實際掌控者,霍華德·斯塔克必須要給他發邀請函。

他的座位肯定要更好,不然斯塔克集團肯定會被楊鴻儒記恨--他心眼小這事兒在米帝快傳遍了。

伴隨著這個訊息傳播的還有幾個嘿手黨家族的覆滅...

因為有了楊鴻儒這個領頭人,老家人在米帝有了依靠。彆的不說--尼個們是絕對不敢向老家人揮拳的,不然城外的亂葬崗就是他們的美好歸宿!

楊鴻儒把老家人抱團的基因發揮到了極致,也罷老家人的聰明才智發揮到了極致。他是一個領頭羊,同時也是一個甩手掌櫃。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楊鴻儒是不願意乾這個事情的。但是他發現在米帝混的老家人實在是太難了...白的欺負他們,黑的欺負他們...甚至連黃的也能欺負他們!

哪怕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鄰居家都被楊鴻儒炸沉了,僅有少數漂洋過海來到了米帝,他們依然也敢欺負老家人。

這楊鴻儒就不樂意了!

我老家人怎麼能過得這麼慘?

於是,楊鴻儒振臂高呼,收攏人才,創辦企業...用了幾年時間,這些老家人終於在這異國他鄉站穩了腳跟,而且成為了一支讓人不可忽視的力量。

“歡迎來到未來世界博覽會!楊先生!”霍華德熱情地和楊鴻儒擁抱,然後客氣地和王夢璿握手。

楊鴻儒有多小心眼大家都知道了,霍華德在說話間也不免小心翼翼。

“你是一個天才的科學家,斯塔克...如果有機會,大華商會可以和你們斯塔克集團進行深度合作。”楊鴻儒笑著說道。

霍華德喜出望外,楊鴻儒的承諾可是相當寶貴的財富。大華商會在美帝的力量早已根深蒂固,能源、化工、機械、科技、生物、文化...就冇有大華集團不乾的產業!

而麵前這個男人就是這樣一個龐大的綜合性的商業帝國的掌舵人。

斯塔克集團有錢嗎?

有!

但是和大華商會相比,那簡直是九牛一毛!

老家人是勤勞質樸的,也是聰明機敏的。當他們接受了更加先進的教育之後,他們迸發出來的能量簡直不可小覷。

而且在楊鴻儒的要求下,老家人即使來到了米帝也堅持著傳統文化的學習。

不學?

可以啊!

自尋出路唄!

冇有大華商會的庇佑,在這片土地你將寸步難行。

在同根同源的文化熏陶下,這些老家人並冇有隨著背井離鄉而成為一根根香蕉,他們心中永遠堅持著自己是龍的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