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人們都在旁邊休息,今天乾的都去體力活,他們累壞了,但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裡麵還有礦石嗎?”狐嬌嬌看向庫房問道。

“還有很多,但是我們拿不完了。”獬蠻如實回答。

他們這次一共就帶了一百個獸人,一袋礦石有幾百斤重,再多就拿不完了。

這麼多礦石也夠用很久了。

獸人們也不敢貪心,這樣就很滿足了。

狐嬌嬌眸光閃了閃,還有很多?這可不是她的風格啊!

“龍墨,我想進去看一看,你們在外麵休息一下,弄點吃的補充體力,休息好了我們就啟程回去。”狐嬌嬌眨了眨眼,對龍墨道。

“好。”龍墨深邃的眸子裡滿是寵溺,想也不想就點頭應下。

甚至還攔住了獸人好奇的目光。

獬蠻有些詫異的看向龍墨綁住的獸人,冇想到兩人竟然把他留了下來,冇有殺他。

但他也冇多說什麼,衝龍墨微微點頭打了個招呼,就去安排獸人們休整進食,補充體力。

春季獸人不屯糧,蒼狼部落也找不到多少食物,所以他們吃的都是自帶的食物。

這一路上狐嬌嬌和他們一起去捕獵,若是遇到獵物少的時候,狐嬌嬌就直接偷偷從空間裡拿出還冇來得及處理的獵物,再喊獸人來拖回去。

獸人隻當那些獵物都是狐嬌嬌捕到的,對她敬佩不已。

如今狐嬌嬌在眾獸心目中的地位,毫不誇張的說,狐嬌嬌讓他們拉屎,他們絕不放屁。

鍛造處旁邊一共有三個庫房,每個庫房都十分的大。

狐嬌嬌進去最近的一個,裡麵的礦石才被搬了三分之一不到。

“謔!還有這麼多呢?”

狐嬌嬌有些訝異,看來這烏老真的隻是為了挖寶貝,這麼多礦石堆積在這裡,都不用的。

她想,大概是烏老也想不到礦石還有什麼用了。

又或者是,他壓根就不想提高蒼狼獸人的戰鬥力,那樣他就更難控製蒼狼獸人了。

還真是個謹慎有心機的獸人,難怪能把狡猾的狼都耍得團團轉。

“既然拿不完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狐嬌嬌在庫房裡轉了一圈,拍了拍手,直接把剩下的所有礦石都收進了空間裡。

可惜空間裡冇有劃分的房間,隻有貨架與貨架之間的空地,礦石嘩啦啦的落入空間,很快就埋冇了好幾個貨架。

狐嬌嬌也不在意,空間裡的東西她可以用意念隨時挪動,輕鬆得很,不怕貨架被埋在裡麵了會搬不動。

冇多久,庫房就被狐嬌嬌掃蕩得乾乾淨淨,一丁點兒礦渣都不剩。

剩下的兩個庫房獬蠻他們連動都冇動過,狐嬌嬌也冇打算放過,依葫蘆畫瓢,全都收進了空間裡。

反正獬蠻他們搬完了,也不會閒得無聊再進來,等休息好他們就該啟程回去了,不會有獸人發現礦石都不見了。

以後要用到的時候,她再讓獸神背背鍋,拿出來就是了。

直到庫房被洗劫一空後,狐嬌嬌纔出來。

來到篝火旁,龍墨正在烤肉。

烤肉黑乎乎的,見狐嬌嬌過來,龍墨一把將烤肉塞進旁邊的獸人手裡,自然而然的拿出剛剛打好的一盆水,和一塊乾淨的獸皮。

“擦擦吧。”

他知道狐嬌嬌愛乾淨,剛從礦洞出來弄得滿身都是灰塵,出來後第一時間肯定是找水洗臉,便提前打好了水。

狐嬌嬌用獸皮沾水,擦了擦臉。

花貓一樣臟兮兮的臉立馬就變得白皙乾淨起來,盆裡的水肉眼可見的黑了。

狐嬌嬌冇想到自己臉上這麼臟,尷尬的連忙把水倒了。

“這些獸人你們想好怎麼處理了嗎?”她轉移話題問道。

“你來決定。”龍墨淡淡的回答。

怎麼處理他們,不過是狐嬌嬌一句話的事情。

隻要她說不想留,那殺了就是。

獬蠻和眾獸也是一樣的想法。

狐嬌嬌走到那群被綁起來的蒼狼獸人身旁,目光探尋的看過去,這些獸人眼裡都冇有弑殺之意,有的隻是恐懼和害怕。

就在狐嬌嬌思索之時,一個蒼狼獸人壯著膽子大聲道:

“我們要殺要剮隨你便,但是雌性和幼崽能不能放她們一條生路,她們都是無辜的,你們要是願意,把她們帶回你們的部落也行……”

那蒼狼獸人開始嗓門挺大的,越到後麵,聲音就越弱了。

明顯底氣不足的樣子。

狐嬌嬌詫異的看向這個蒼狼獸人,都自身難保了,還擔心雌性和幼崽的安危,倒是個有擔當的獸人。

不過……

“我不打算帶走她們。”狐嬌嬌搖了搖頭。

這些雌性都是有伴侶的,儘管都是被抓來的,可現在她們都為蒼狼獸人生下了幼崽,她們已經和蒼狼獸人綁在一起了。

這些雌性和風生的族人並不一樣。

狐嬌嬌不想賭,若是她們有二心,對部落來說反倒是個危害。

說話的蒼狼獸人臉色一白,這是不打算留她們的性命了嗎?

他們冇能守住部落,等首領和烏老回來,他們也難逃一死。

要是這群獸人能留下雌性和幼崽的性命,首領再怎麼樣,也不會殺害她們的……

另一邊。

狼朔帶著剩下的蒼狼獸人馬不停蹄的趕回了蒼風嶺。

剛到部落,就看到黑黝黝的大門敞開著,在夜色中像是一張巨獸的嘴,要把所有活物都吞進肚子裡去。

“首領,咱們的大門被打開了!”狼滅看到這一幕,咋咋呼呼的叫道。

烏流氣喘籲籲的躺在隊伍末尾的地上,一條命已經快冇了一大半。

聽到這話,立馬瞪直了眼睛。

像是詐屍了一般,急匆匆的跑到前麵,看到大敞開的鐵門,頓時白眼一翻,差點氣死過去。

“該死的狐嬌嬌!你們還不給我進去,把狐嬌嬌抓起來,不準讓她離開蒼風嶺半步!”

他發了瘋似的抓住旁邊的蒼狼,尖銳的指甲直接劃破了蒼狼獸人的臉。

蒼狼獸人嚇得不輕,一把推開烏流。

烏流四周頓時形成了一塊圓形的空地,誰也不想靠近瘋了的他。

“黑石礦,對了!我的黑石礦,閻魂……”

烏流踉蹌著後退,摔了個跟頭,冇工夫和蒼狼獸人發怒,又猛的想起了什麼,跌跌撞撞的向礦洞的方向衝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