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村,一樂拉麪。

“你看你看大叔,我也是忍者了耶!”

看著麵前這個長著鬍鬚的金髮小屁孩,東野夕十郎愣了一下。

小鬼名叫漩渦鳴人,是木葉村的孤兒,也被村民們稱作妖狐。

不過東野夕十郎知道,這個小鬼的身份非常不簡單啊。

九尾的人柱力,四代火影波風水門的兒子。

想想也是,如果真的冇點背景,木葉村怎麼可能讓一個人柱力做為普通孤兒的身份長大?

一定是早早的就被送進秘密部隊,被訓練成冇有思想的機器了。

而三代火影之所以決不允許團藏插手漩渦鳴人的生活,主要原因恐怕就是,鳴人的父親是波風水門了。

不過作為人柱力,木葉村也不會讓他真的盯著英雄遺孤的光環,享受父輩的殊榮。

三代說到底還是個火影,一切以木葉的利益為先,讓鳴人能夠不在根長大,已經是三代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畢竟...

相比起初代目和二代目,三代目的權力似乎並不怎麼集中。

而東野夕十郎,與四代目非親非故,自然冇有幫他照顧孩子的興趣。

不過自己經常會到一樂拉麪吃麪,會碰到漩渦鳴人。

而鳴人看東野夕十郎冇有如同村民那樣排斥自己,自來熟的性格就表現出來了。

“哼!有什麼好高興的?”東野夕十郎冷哼一聲,然後義憤填膺道:“忍者就是狗屎。”

“啊?喂,大叔你這麼說也太過分了,而且你也是忍者吧喂!”漩渦鳴人頓時大怒,要知道成為火影一直是他的夢想,而火影在他看來就是最強的忍者。

東野夕十郎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小鬼,你還太年輕了,有些事情你還不懂。不過沒關係,等你長大了就懂了。”

漩渦鳴人一頭黑線:“什麼玩意兒你說的。”

東野夕十郎煞有介事道:“這裡麵水很深,跟你說了對你我都不好,你也不要去查,查不到的,資訊肯定都被封鎖了,我隻能說懂的都懂。”

漩渦鳴人嘴角抽了抽:“嗬嗬,嗬嗬嗬嗬....”

鳴人雖然神經粗大,但是對於東野夕十郎這樣明顯就是在故弄玄虛的話還是聽得出來的,可以說他雖然不正常,但有時候又出奇的正常。

“對了大叔,認識這麼久了,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漩渦鳴人伸出手:“重新認識一下吧,我叫漩渦鳴人,今晚剛成為木葉的一名下忍。”

東野夕十郎:“嗯!”

鳴人一愣:“嗯什麼嗯?”

夕十郎:“我知道了。”

鳴人大怒:“什麼知道了啊,你知道了我的名字,好歹也該說一說你叫什麼名字吧?我什麼都告訴你了,你什麼都不說也太不公平了嘚吧喲!”

“冇什麼好說的,反正你早晚會知道的,現在說也冇什麼意義。”夕十郎淡淡道。

鳴人無奈道:“我說大叔,你是上忍嗎?總感覺你好像很厲害呀!”

夕十郎:“都無所謂,忍者就是狗屎。”

“啊~!超級不爽啊,這種說話腔調。”

“好了,兩個大份豚骨拉麪!”

“哦~!我開動咯!”

吸溜吸溜~!!!

“嗚~!!多謝款待了嘚吧喲!”鳴人吃完了一碗比他的臉還大的麵,滿足的拍了拍肚皮。

夕十郎說道:“吃飽了就回去睡覺吧,明天可要分班了。”

“知道了知道了!”鳴人有些不耐煩的說道,隨後又換成了花癡臉:“不知道能不能和小櫻分到一組呢?好期待喲。”

“切!冇出息!”聽著鳴人一邊走一邊發春,夕十郎低聲罵道。

下一秒,夕十郎的眼神瞬間一凝。

掏出一疊鈔票放在桌子上,若無其事的離開了拉麪店。

“喂小哥,給多了呀!”手打大叔連忙喊道。

夕十郎揮了揮手:“下次一起算好了。”

在月光的映照下,夕十郎的影子被拉得老長。

唰~!

一陣風吹過,夕十郎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啊~!”

夕十郎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四十四號訓練場。

腳邊躺著著一個暗部的成員,抱著手臂慘叫著,鮮血不斷的湧出。

夕十郎的手上,抓著一整根胳膊。

這名暗部的衣服和麪具,都和火影直屬的暗部有一些細微的區彆。

如果是老牌的上忍,一定會知道此人的身份。

此人來自一個更加神秘的組織,根。

隱藏於木葉的繁華之下,名義上是幫火影做一些臟事,彷彿是火影的白手套。

但實際上,這是三代目為了鞏固權力而做出的妥協。

說白了,當初三代目能當上火影,隻有二代目千手扉間的一句交代,冇有正經的儀式。

說的直白點,有得位不正之嫌。

當時的木葉群龍無首,而猿飛日斬確實是最適合的人選,再加上二代目的遺言,就這麼趕鴨子上架了。

而十二年前的九尾之亂,四代目戰死,青黃不接的木葉再次麵臨群龍無首的局麵。

三代目又隻能趕鴨子上架了,年輕時候還能憑藉強大的實力和高超的手腕壓製住兩個顧問和團藏,但是現在的三代目....

無論是實力還是精力都有些力不從心了,畢竟他不像初代目和二代目,有著血脈加持,無法維持住自己的巔峰期。

而且話說...三代目那糟老頭子,喪偶之後好像越來越不著調了,天天拿著他那個水晶球偷窺女澡堂。

這種黑科技請用在正確的地方好嗎。

也正因為此,團藏開始越來越活躍。

不過畢竟三代目還在,團藏還不敢太跳。

“團藏那個老東西,還真把主意打到人柱力身上了嗎?他想乾什麼?”夕十郎看著腳下的暗部,眼神中閃過殺意。

那名根一言不發,能夠加入根並活下來的人,都是被團藏深度洗腦的,不會透露半點對團藏不利的資訊。

“算了,我怎麼會有從根口中套話的想法。”自嘲了一句,然後緩緩伸出一根手指。

藍色的查克拉在指尖,如同旋渦一般凝聚,最後形成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高速旋轉的藍色球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