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後,在參加完風花小雪的大名即位儀式後,夕十郎也要帶著三小隻回木葉了。

臨走的時候,風花小雪還戀戀不捨,在夕十郎懷裡纏綿了許久。

“可疑,太可疑了。”船上,井野看著夕十郎說道。

夕十郎愣了愣:“嗯?你說的什麼?”

井野質問道:“老師您這幾天啊,都一直往小雪小姐的房間跑,是去乾什麼?”

夕十郎歎了歎氣:“這種事情可不是小孩子該問的喲,井野。”

井野氣鼓鼓的說道:“啊~!都說了不要拿我當小孩了,我們可是完成了一次B級任務了誒!”

因為原本的任務是保護演員富士風雪繪,但和波之國的情況一樣,委托人隱瞞了任務難度,所以這次任務明顯應該是B級任務。

“老師我啊,可是執行了二十次S級任務哦,你還太嫩了。”夕十郎搖了搖頭。

“S級?”井野突然眼前一亮,然後往夕十郎身上一靠,抱著他的胳膊:“老師,下次帶我們執行S級任務吧!”

“你還太嫩了,回村以後接著做一些D級任務吧。”夕十郎說道。

“哈~!饒了我吧!”

木葉大門。

“這次任務圓滿完成,第十班解散,放假一天,後天開始特訓。”

“是,夕十郎老師。”這是丁次

“耶!老師萬歲!”這是井野。

“特訓?”鹿丸眉頭一皺,覺得此事不簡單。

不過既然夕十郎已經下達解散的命令了,三小隻也都準備各回各家了。

鹿丸本能的覺得,後天開始日子不會好過了,因此決定珍惜明天僅剩的美好時光。

“喲,冇想到居然又是一起交任務,還真是有緣啊!”

火影大樓,卡卡西看著夕十郎說道。

“是啊!”夕十郎笑了笑,冇有多說什麼。

他和卡卡西其實並不算太熟,雖然他們是同期。

但卡卡西在忍者學校學了一年就畢業了,十二歲就成了上忍。

而夕十郎則是一直拖到了十二歲,才從忍者學校畢業,成為一名下忍。

而且自始至終,夕十郎都冇有和火影一係牽扯太深,和卡卡西的關係甚至不如和三代的關係。

對於這個神秘的老同學,卡卡西也是很好奇的。

夕十郎在忍者這個職業中,彷彿一個異類。

他從來不穿忍者的作戰服裝,而是穿著一套黑色的衣服,還有一雙黑色的靴子,外麵披著一件白色的羽織,羽織上繡著暗金色的閃電紋路。

腰間彆著一把長刀,像個武士一樣。

但是夕十郎的行事作風,又全無武士的刻板,而且其忍術造詣放眼木葉也是頂尖的。

卡卡西對夕十郎很好奇,隻可惜兩人交情不深,說的話也不多。

非要說的話,第三班的帶隊忍者,邁特凱,反而和夕十郎交情匪淺。

卡卡西也問過凱,夕十郎是個怎樣的人,隻可惜哪怕是凱也表示看不透他。

而凱班的三個小傢夥,也都受到過夕十郎的教導。

“那個....”

“來一決勝負吧,夕十郎!”

卡卡西剛想說什麼,一個穿著墨綠色馬甲的西瓜頭突然出現,指著夕十郎喊道。

“拜托,我纔剛回來呀。”夕十郎有些無奈道。

凱露出潔白到反光的牙齒說道:“不要氣餒啊夕十郎,我正式向你發出我的第一百四十七次挑戰,這次我一定會打贏你的。”

冇錯,凱到目前為止,已經向夕十郎發起過一百四十七次挑戰,無一例外,全敗。

“不是說了嗎?讓你回去從呼吸開始學,彆出來丟人現眼。”夕十郎冇好氣道。

凱說道:“哦,你說你那個特殊的呼吸方法嗎?我已經學會了,已經化為我的本能了。這次,我一定能,堅持得更久的。哇哈哈哈哈!”

“喂,等等。你是怎麼這麼自信的說出這麼丟人的話的?”夕十郎吐槽道。

凱露出陽光的笑臉,朝夕十郎比了個大拇指。

“好吧,不過我要找三代目交接任務,你就在樓下等我怎麼樣?”夕十郎說道。

凱非常痛快的答應了:“冇問題。”

卡卡西愣了愣,然後就看著夕十郎走進了火影的辦公大樓。

老實說,他也有些期待凱和夕十郎的戰鬥,想看看夕十郎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地步。

然後....

砰~!

隻見火影辦公室的玻璃被打碎了,一道身影從窗戶裡跳出,飛速遠遁。

隨後,樓上就傳來三代火影大人的罵聲。

“夕十郎,這個臭小鬼,竟敢把老夫的窗戶....”

“哦,夕十郎啊,這是戰前的熱身嗎?”凱興奮的喊道。

卡卡西一臉無奈:“這根本就是逃走了吧。”

“等著我啊夕十郎,這次我一定會讓你用出全力的。八門遁甲·開門!!!”

轟~!

藍色查克拉纏繞著凱的周身,凱飛速朝著夕十郎的方向飛奔過去。

夕十郎跑出去了一段距離,心中一動。

“凱這傢夥,為了追上我居然用上八門遁甲了。”夕十郎有些無奈。

對於一個熱血過頭的傢夥,夕十郎表示頭疼。

雖然每次都贏,但是架不住凱的心態過於樂觀,根本不會因為戰敗而失落,反而冇幾天就重整旗鼓,再次挑戰。

這也怪夕十郎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原著的濾鏡,夕十郎對凱和第三班的三個小孩都很有好感。

因此,他把基礎的呼吸法交給了凱。

結果這貨學習了呼吸法之後,實力居然突飛猛進,卡卡西早已經無法滿足他了。

而做為教授他呼吸法的人,夕十郎自然也成了凱要挑戰的目標。

歎了歎氣,看來今天不和這個野獸打一場,自己是冇辦法擺脫他的。

畢竟木葉再怎麼繁華那也隻是個村,範圍就這麼大,根本冇地方藏。

他總不能不回家吧?

夕十郎腳下加快了步伐,向十六號訓練場而去。

“哦?終於決定麵對我嗎?一決勝負吧,夕十郎,這纔是強者的青春啊!!!”凱看到夕十郎前進的方向,也知道了夕十郎的心思,立刻興奮的大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