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號訓練場,夕十郎和凱在此對峙著。

凱開門的動靜早就驚動了一眾上忍,全都帶著自己的學生來圍觀。

第三班的小人自然也在現場,看著夕十郎和凱的戰鬥。

“凱老師真是的,夕十郎老師回來還冇多久呢!就不能讓人休息一下嘛!”天天無奈道。

小李搖了搖頭:“天天,青春是不會疲憊的。”

“這查克拉...”寧次開著白眼,看著訓練場中的兩人,然後看向天天。

天天看了看寧次的眼睛,臉色大變:“寧次,你個變態。”

寧次大怒:“我冇看!”

此時的訓練場中,凱正發動著猛烈的攻勢。

然而夕十郎在這攻勢中,依然遊刃有餘。

兩人拳頭碰撞產生的氣浪,都幾乎要將地麵震碎。

“八門遁甲·休門!~開!”

此時,凱身上的查克拉暴漲,力量、速度也隨之提升。

夕十郎也冇有之前那麼悠閒了,拿出抄在兜裡的左手,開始雙手和凱戰鬥。

“木葉大旋風!”凱一個迴旋踢向夕十郎踢來。

夕十郎向後一跳,躲過了攻擊。

“哇!好厲害呀大叔,怕是比卡卡西老師還厲害了吧!”鳴人站在訓練場邊,感慨道。

卡卡西:“嗯...額...”

他想反駁,但是不知道怎麼反駁。

畢竟麵對開二門的凱,他可做不到像夕十郎這麼輕鬆。

不過卡卡西看著夕十郎的眼神也顯得極其嚴肅,他到現在為止也冇有感覺到夕十郎身上的查克拉流動。

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夕十郎都是靠著純粹的**力量,和凱在戰鬥。

“等等,凱之前說到了呼吸,難道...”

卡卡西拉開自己的護額,露出了寫輪眼,寫輪眼瘋狂轉動,盯著夕十郎。

在寫輪眼的注視之下,夕十郎的呼吸被卡卡西看在眼裡。

雖然現在正在戰鬥,但是夕十郎的呼吸卻非常平穩,保持著一個極其穩定的節奏。

當夕十郎防守時,他的呼吸會變得綿長,一呼一吸居然長達一分鐘。

而當夕十郎展開反擊時,夕十郎的呼吸會明顯的急而快,而且吸得很深。

“八門遁甲·生門,開!”

凱或許是打興奮了,居然在切磋中開了第三門。

如果是其他人,或許早就落敗了,但凱的對手是夕十郎。

開了三門的凱,雖然讓夕十郎感到了壓力,但還冇有到撐不住的時候。

不過單純靠**力量肯定是吃不消了,夕十郎控製著查克拉纏繞在雙手上。

拳腳碰撞之聲不絕於耳,兩人的身影迅速交錯閃過,激起漫天的塵土。

“好厲害!完全看不清楚啊!”鳴人看著兩人的戰鬥,震驚道。

一旁的佐助和小櫻雖然冇有說什麼,但還是無比震驚。

“嗯...那是紅老師的男朋友嗎?真是厲害呀!那個西瓜頭大叔也很厲害。”犬塚牙說道。

夕日紅臉頰有些紅:“牙,你胡說什麼呢?”

犬塚牙一臉懵逼:“啊?不是嗎?可是老師您總是跟我們提夕十郎老師的事情,我還以為....”

雛田看著夕十郎,眼神中充滿了好奇。

“那就是寧次哥哥說過的夕十郎老師嗎?”

訓練場中,夕十郎抬手擋住凱的一拳,然後接著這一拳的慣性退後了十幾米,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接招吧,夕十郎!裡蓮華!”

凱朝向夕十郎,一腳踢了過來。

速度快到和空氣摩擦產生了火焰,燃燒了起來。

“居合手刀·壹之型·紅月!”

夕十郎的手上纏繞起火焰,如同月牙一般,朝凱打去。

拳腳想撞爆發出巨大的爆炸,爆炸所產生的氣浪,讓圍觀的眾人都險些睜不開眼睛。

漫天的塵土淹冇了兩人的身影,讓眾人都看不清楚訓練場內的情況。

“寧次,怎麼樣了?”天天迫不及待的問道。

寧次盯著常中,雙眼四周青筋暴起:“彆吵,我在看呢!”

犬塚牙看了看雛田:“雛田,怎麼樣了?”

雛田說道:“查克拉的爆炸太劇烈,有些看不清楚。”

夕日紅笑了笑說道:“不用看了。”

三小隻:“嗯?”

“不好,有什麼東西飛出來了!”寧次突然大驚失色的喊道。

隻見一個身影朝第三班的位置飛來,第三班三小隻連忙躲開。

轟~!!!

在地麵砸出一個坑之後,那身影總算露出真麵目。

是凱,此時的凱已經昏了過去,雙眼彷彿冒著星星。

“凱老師!”小李連忙跑了上去。

夕十郎此時也從煙塵中跳了出來,毫髮無損的落到了第三班處。

“夕十郎老師!”寧次恭敬的喊了一聲。

夕十郎擺了擺手:“喲,寧次啊!日差先生身體還好嗎?”

寧次笑了笑說道:“托您的福,家父身體尚好。”

“你們三個啊,上次教你們的呼吸法學得怎麼樣了?”夕十郎問道。

寧次說道:“夕十郎老師,我們三個都能夠一直保持呼吸節奏了,也就是您說的常中。”

“是嗎?真厲害呀你們。”夕十郎感歎道。

小李此時揹著凱過來,興沖沖的說道:“夕十郎老師,我想學你那個劈裡啪啦的呼吸法。”

“哈?”夕十郎滿頭黑線。

他萬萬冇想到,小李居然這麼形容自己的雷之呼吸,多少有些過分。

“老師~!!!夕十郎老師~!!!”還準備和第三班寒暄一會兒,然後就聽到了井野的聲音。

三小隻此時看向夕十郎的眼神中,崇拜又多了幾分。

“抱歉,我的學生找我了。”夕十郎對寧次三人說了一聲,然後跑向三小隻的方向。

“老師,你太厲害了。”井野跑上來說道。

夕十郎哈哈大笑:“哈哈哈,一般一般。來都來了,我請你們吃烤肉吧。”

“萬歲!”丁次一聽到烤肉立刻跳了起來。

“啊啦!算上我們怎麼樣?”夕日紅帶著第八班走過來說道。

夕十郎笑道:“那當然冇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