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十六號訓練場.

“聽好了小鬼們,我之前就說過了,你們天賦很好,都是少見的天才。但是實力還是太弱了,要從呼吸開始重新學。”夕十郎對三小隻說道。

“呼吸?”三小隻蹲在地上,歪著腦袋看著夕十郎。

夕十郎打了個響指,說道:“冇錯,呼吸。凡是生物,都依靠呼吸維持生命體征,吸入氧氣,撥出體內產生的廢氣。我要教你們的,就是如何利用呼吸,強化你們的身體。”

“我有問題,老師!”井野理解舉手問道。

夕十郎十分配合:“請問,井野同學。”

井野:“學會呼吸之後,我們能像老師一樣厲害嗎?”

夕十郎擺了擺手:“怎麼可能啊?我教你們的,可是基礎中的基礎,隻是長期保持的話能強化身體而已,不可能一下子就變強的。”

“哈~!我還以為馬上就能變強呢!”井野有些失落。

夕十郎笑著拍了拍手:“但是,雖然不能馬上讓你們變強,但是如果你們能快速學會,並且達到常中的話,應付中忍考試是冇有問題的。”

“老師,我還有問題。”井野再次舉手。

夕十郎:“請問,井野同學。”

井野:“什麼是常中?”

夕十郎說道:“就是保持特定頻率的呼吸,融入本能,無論是吃飯還是睡覺,甚至是在訓練的時候,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保持這樣的頻率。”

“誒~!聽上去好難哦!”井野說道。

夕十郎撫摸著下巴說道:“確實是有一點難了,不過保持這樣的呼吸頻率,長期下去對皮膚很好哦。”

“哦?”井野頓時眼前一亮。

夕十郎:“而且能夠排毒養顏,延緩衰老。還會...促進發育。”

“老師,我要學這個!”井野激動的跳了起來。

夕十郎腦袋一歪:“但是,這個還是有難度啊!”

井野立刻說道:“想要增強實力怎麼能知難而退呢?我可是立誌要成為上忍的,老師,請給我最難的訓練計劃。”

“可是...”丁次還是興致缺缺,倒不是不努力。

而是一天二十四小時,一直維持這個說法,聽上去實在是難度有點大。

“丁次,呼吸法可以在不影響你儲存能量的情況下減肥喲!”夕十郎對丁次說道。

丁次頓時也興奮了起來:“真的嗎?真的嗎老師。”

夕十郎點頭道:“冇錯,隻要你熟練運用呼吸法,那麼你的吸收能力和消化能力都會大幅提升,儲存能量的效率也會大幅提升。”

“老師,快教我快教我!”丁次也興奮了起來。

“那麼....”

接下來,一大兩小,三雙眼睛都看向鹿丸。

鹿丸被三雙眼睛看得冷汗直冒:“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學,我學還不行嗎?”

三小隻達成一致之後,夕十郎就開始向三小隻講解基礎呼吸法的原理。

至於他們練到後麵,會複刻出什麼樣的呼吸法,夕十郎也不確定。

甚至有可能,不會複刻出有屬性的呼吸法,但是僅僅是基礎的呼吸法,讓他們現階段強化身體也足夠了。

接下來的一週時間,除了接一些D級任務之外,夕十郎主要就是利用一切時間教三小隻呼吸法的要訣。

當然了,除了呼吸法之外,其他關於忍者的基礎訓練也冇落下。

在這期間,還接了幾個C級任務。

C級任務對於三小隻而言已經冇有什麼難度到了,大多都是剿滅山賊,護送商人之類的任務。

畢竟像波之國和雪之國那種隱瞞任務難度的事情,其實非常少見,所以哪怕夕十郎冇有出手,三小隻的任務也完成得很漂亮。

可以說,隻要中忍考試不出意外,那三小隻應付中忍考試完全冇有壓力。

不過作為原作主角參加的一屆中忍考試,又怎麼可能冇有意外呢?

不知不覺間,中忍考試的時間漸漸靠近,而木葉村內也開始聚集其他忍村的忍者。

正好夕十郎帶著三小隻回到木葉,準備去交接任務。

這次任務之後,夕十郎就打算讓三小隻休息,準備迎接中忍考試了。

“喂,老師,那前麵,是鳴人他們吧?”井野指著前方問道。

夕十郎看了過去,那不是鳴人又能是誰呢?

鳴人和小櫻在一棵樹下,他們前麵還站著一男一女,男孩後麵揹著一個繃帶綁著的物體,女孩背後揹著一把巨大的扇子。

樹上則是一個黑眼圈很重的孩子,還有佐助。

雖然佐助這個逼裝得可以,但是這個時候如果第七班和我愛羅三人組打起來,必然是被秒殺的份。

有一說一,第七班前期實力不強,卡卡西要負很大的責任。

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熱血漫的通病,隔壁的王路飛也是,老師一個個的都隻教基礎的東西,然後就開始擺爛。

第七班到現在,連踩水都不會。

甚至到了中忍考試之後,佐助看到鳴人能夠踩水了,還一臉驚訝的樣子。

三代讓卡卡西帶第七班的原因,是看卡卡西曾經是水門的學生,又擁有寫輪眼,所以帶宇智波遺孤和波風水門的兒子所在的班級合情合理。

但是,三代唯獨忽略了卡卡西的心理問題。

要知道哪怕是現在,還冇有覺醒阿修羅查克拉的鳴人,在自身查克拉被九尾乾擾的情況下,都有一百卡,有兩個夕十郎那麼多。

但是這麼多的查克拉,鳴人根本不會用。

由此可見,前期的卡卡西是個多麼不負責的老師了。

“秘術~!傘蜥蜴!”

雖然心裡鄙視卡卡西,但第七班還是挺無辜的,不可能真的不管。

夕十郎一個瞬身術出現在我愛羅身後,用處了阿飛最強秘術,傘蜥蜴之術。

包括我愛羅在內,在場所有人的吃了一驚,冇有人發現夕十郎是怎麼出現的。

我愛羅更是嚇得身子一抖,葫蘆裡的沙子就要湧出來。

“彆激動哦,砂隱的小哥!”夕十郎一隻手放在我愛羅腦袋上揉了揉:“看你黑眼圈那麼重,一定睡眠很不好吧!如果是這樣的話,確實脾氣很容易暴躁的。”

說著,另一隻手放在我愛羅的腹部。

“睡吧!”

我愛羅瞳孔一縮,原本躁動的沙子瞬間安靜了下來,我愛羅隻覺得眼前一黑,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