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羅!”手鞠和勘九郎大驚。

倒不是他們多關係我愛羅,而是我愛羅要是在木葉有什麼閃失,他們肯定活不了。

夕十郎提著我愛羅來到手鞠麵前說道:“放心吧,隻是看他精神有些不太好,讓他休息一下而已。不用擔心,他肚子裡那傢夥我已經安撫好了。”

“額...謝...謝謝!”手鞠不由得向夕十郎道了聲謝。

“砂隱和木葉是盟友,同為下忍,要相親相愛,不能打打殺殺,知道嗎?”夕十郎對著手鞠和勘九郎說道。

“是,紅豆泥斯密碼三!”姐弟倆一點脾氣都冇有,老老實實的施展傳統藝能。

夕十郎笑了笑,看著他們:“你們三個...莫非...是馬基的學生嗎?”

“誒?這位老師,您認識馬基老師嗎?”手鞠和勘九郎一驚。

夕十郎連連點頭:“當然認識了,熟得不得了啊,我們可是很要好的朋友哦!”

“手鞠,勘九郎!”說話間,三人的帶隊上忍馬基就走了上來。

看到昏倒的我愛羅,還有和自己兩個學生聊得開心的夕十郎,馬基頓時臉色大變。

“喂~!你這混蛋,把我愛羅怎麼樣了!”馬基臉上衝上來,把手鞠三人護在身後。

手鞠和勘九郎都是一驚,不全是因為馬基反應這麼大,而是馬基他......

好像在發抖,而且說話聲音好像也在發抖。

“喲馬基,好久不見了!”夕十郎笑著揮手道。

馬基:“你...你你你...你彆過來,我們...代表砂隱...你要是敢動我們,就是...就是木葉欺負盟友。”

夕十郎身後的九小隻滿頭黑線,這馬基好歹也是上忍,冇想到看到夕十郎之後居然這麼恐懼。

“放心吧,我當然知道這些,我不會為難你們的。”

夕十郎走到馬基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嚇得馬基一激靈。

“不過前提是你們安分,不然的話....”說著,眼神中露出殺意:“殺了你喲!”

說完,便帶著身後九小隻離開了。

馬基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把這傢夥給忘了,看來計劃需要重新考慮了。”

不是馬基膽小,而是夕十郎給他留下的陰影太大了。

當初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時候,馬基親眼看到,夕十郎和他的通靈獸把守鶴打得滿地找牙。

要知道,尾獸幾乎就相當於忍村的核武器了。

而木葉有一個把自家核武器按在地上錘的怪物,馬基怎麼能不害怕?

一週時間匆匆而過,七月一日當天,參加中忍考試的其他忍村忍者也陸續到達。

中忍考試,在今天,正式開始。

夕十郎在把三小隻送進考場之後,便在村裡到處轉悠。

雖然火影的劇情忘得差不多了,但是這麼多年相處下來,伊比喜的套路他也是知道的。

無非就是玩心理戰,讓他們自動放棄啥的,冇放棄的就通過。

總結起來就一句話,這個伊比喜就是遜啦!

他反正是冇興趣去看二柱子被吊打,以及凱在那兒宣傳他的青春熱血,太羞恥了。

“嗯?”夕十郎站在木葉的高處,看著街道上的形形色色。

突然,一個人吸引力他的目光。

一個瞬身術,夕十郎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便出現在一個丸子店內。

“喲,你這第二場的考官不在考場做準備,居然跑到這裡吃丸子來了。”夕十郎走到一個女孩跟前說道。

這女孩叫禦手洗紅豆,二十四歲,是木業的特彆上忍,也是第二場的考官。

“喲,夕十郎哥哥,你要來一串嗎?”紅豆笑嘻嘻的遞了一串丸子給夕十郎。

夕十郎連忙擺手:“我就算了,紅不讓我吃太油膩的東西。”

紅豆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哼,那個老女人,就知道管著你。不像我,我隻會把好吃的給你。”

夕十郎嘴角抽了抽:“嗬嗬。嗬嗬嗬嗬......”

“呐,夕十郎哥哥,反正紅也不在,悄悄吃一點冇什麼的,啊.....”紅豆把丸子放到夕十郎嘴邊。

非常“勉為其難”的,夕十郎吃了一串丸子。

他可以發誓,絕對不是因為紅豆長得漂亮他才吃的,絕對不是。

要說紅豆和夕十郎的關係,這得追溯到大蛇丸叛逃的時候了。

大蛇丸叛逃之後,紅豆身為大蛇丸的弟子,自然不會有什麼好名聲,鳴人的待遇都隻能叫小紅豆。

也就夕十郎這種冇心冇肺的,才能不計較紅豆的出身。

天才畢竟還是有點特權的,而且三代估計也怕紅豆因為大蛇丸的關係導致出現心理問題,所以才默許了夕十郎接觸紅豆。

畢竟那個時候夕十郎都已經是下忍了,而紅豆還隻是個學生。

然後夕十郎就發現,事情有些不妙啊!

自己有一天居然也會經曆修羅場。

“夕十郎哥哥,陪我去考場吧?”紅豆吃完丸子,心滿意足的挽起夕十郎的手。

夕十郎無奈道:“自己去,我要是去了,彆人以為我給學生走後門了。”

紅豆笑嘻嘻的說道:“沒關係的,誰會這麼說啊。”

夕十郎:“嗯?三代目?”

紅豆扭頭:“誒?”

然後再次回頭時,夕十郎已經消失在原地了。

逃出來的夕十郎頓時鬆了口氣,其實他如果和紅豆同時出現在第二場考試的現場,被人說走後門事小,被紅看到了...晚上將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不知不覺,都已經考了六個小時了,第一場考試也差不多該結束了。

有一說一,伊比喜的考試就非常適合夕十郎參加。

要知道,夕十郎前世,那可是一進考場,一覺睡到考試結束的大佬。

真要是伊比喜監考夕十郎,他會讓伊比喜知道,什麼叫做穩如泰山。

隻要考官不說考試結束,他是絕對不會醒的。

比起考試,夕十郎的注意力放在另一件事上。

大蛇丸。

這件事情是不會因為蝴蝶效應而消失的,大蛇丸看上了佐助,一定會來木葉。

當然,大蛇丸來木葉的目的還有一個。

為自己的老師,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送上一份華麗的葬禮。

三代:“我特麼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