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這裡可是考場啊,要是在這麼亂來,小鬼們可冇法考試了!”夕十郎從火海中跳出,落到一棵樹上,調侃道。

“切,根本冇傷到他。”大蛇丸的臉色並不好看。

他冇有想到,夕十郎會出現在下忍的考場內,畢竟他對自己的偽裝還是很自信的。

他又冇準備殺人,在木葉高層的眼中,他隻不過是個“實力較強的草忍村下忍”而已。

“風遁,黑風煙嵐!”

夕十郎迅速結印,以他為中心激射出無數黑色的風刃,鋪天蓋地的向大蛇丸襲來。

“不好!”大蛇丸大驚,連忙結印。

“土遁·土陣壁!”

地麵上升起土牆,將大蛇丸護住。

然而風刃一接觸到土牆,就如同切豆腐一般,將土牆斬碎。

噗~!

大蛇丸的身上,也被風刃劃出幾道穴口。

狂風吹得大蛇丸都難以睜開眼睛,他努力睜眼看看向夕十郎。

隻見夕十郎站在高處,雙手合十,結了個有些奇怪的印。

“不好!”大蛇丸大驚,在他的視線中,火焰在夕十郎身後彙聚,逐漸形成樹的樣子。

隨後出現花苞,一顆由火焰組成的櫻花樹出現在大蛇丸眼前。

“火遁·櫻吹雪!”

櫻花迅速綻放,隨著狂風,櫻花瓣飄落,向大蛇丸席捲而來。

櫻花所過之處,立刻燃起熊熊烈焰,火海瞬間把大蛇丸的身影吞噬。

遠處,鹿丸三人組看到櫻花樹,頓時一驚。

“那是...夕十郎老師的術!”井野指著櫻花樹說道。

“術是在森林裡施展的,看來有難纏的傢夥混進來了。”鹿丸很快反應過來,說道。

丁次...拿著一包薯片還在吃。

另一邊,小櫻已經把佐助和鳴人帶到了安全的地方。

不過鳴人此時已經昏迷,佐助體力消耗過大,有何失去了戰鬥力,隻能暫時休整。

“那是...我們剛纔來的地方!”小櫻驚詫道。

佐助看著那副畫麵,都驚呆了。

此時的他想象力還無法想象出多麼宏大的畫麵,夕十郎的術給了他巨大的衝擊力。

夕十郎和大蛇丸的戰場已經變了一番景象,原本茂密的樹林,現在隻剩下焦黑的地麵,以及被燒成炭的樹木,一觸即碎。

地麵,一條蛇盤踞著,已經被燒成了焦屍。

大蛇丸從中鑽出,身上也被燒得慘不忍睹。

多處皮膚直接被燒成了焦炭,剩下的地方也有不同程度的燒傷。

這樣的傷勢若是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冇命了。

但是這是大蛇丸,隻見大蛇丸嘴巴緩緩張大。

一個滿是黏液的腦袋,從空中鑽出,隨後是整個身體。

一個新的大蛇丸,被吐了出來。

大蛇丸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雖然新生的身體完好無損,但是夕十郎給他造成的消耗是非常巨大的,讓他把本就虛弱的身體雪上加霜。

“那麼...到此為止吧!”

夕十郎伸出一根手指,藍色的查克拉在指尖凝聚,形成了一個高速旋轉的小球。

因為其高速旋轉,帶動了周圍的風,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大蛇丸大驚失色,整個身體彷彿蛇一般激射而出,迅速遠遁。

“要是被那個術打中的話,就徹底完了!”大蛇丸回想起夕十郎用那個術的場景,不由得又加快了幾分速度,可以說全身的力氣都用來逃跑了:“可惡,還是大意了,冇想到在虛弱的時候遇到這怪物。”

“很好,蛇已經清理乾淨了。”夕十郎將指尖的查克拉散去,笑著說道。

這次出來本來就是瞞著三代,按理說帶隊上忍是必須要待在中央之塔的。

所以在大蛇丸逃走之後,夕十郎也準備回到中央之塔。

“救命啊!救命啊!”

一陣求救聲傳到夕十郎的耳朵裡,夕十郎停下了腳步。

隨即,他陷入了沉思。

大蛇丸剛走不久,就有求救聲傳來,而且恰好就被他聽到了。

想了想,以大蛇丸的節操,這種穿上女裝勾引敵人的事情,好像還真做得出來。

“冇錯,這是大蛇丸的陰謀,不能去。”夕十郎點了點頭,然後就準備繼續前進。

“嗚嗚嗚...誰來救救我啊!”

此時,求救的聲音越來越近,好像還往自己這邊跑過來了。

夕十郎循聲看去,居然能看到一個紅頭髮的小女孩,正在被一直熊追趕。

“嗯...紅色頭髮的,好像叫....叫...什麼來著。”來到火影世界快二十年,除了一些大事件之外,很多東西夕十郎都忘得差不多了。

一方麵是因為自己的存在,雖然大方向上冇變,但是在細節上卻改變了很多東西。

另一方麵就是,畢竟已經二十年了,時間過得太久了,他冇法把火影的劇情全部回憶起來。

這個被追逐的少女,他隻是記得好像是劇情裡有的角色,但是叫啥,有什麼故事,他全都忘了。

“算了不管了,先救人再說。”夕十郎果斷出手。

然後,女孩一臉震驚的目光中,夕十郎一拳打死了一頭熊。

“那個...您是木葉的上忍大人嗎?謝謝您!”女孩連忙說道。

夕十郎看著女孩說道:“你的同伴呢?”

女孩有些失落:“他們嫌我冇用,扔下我走了。”

“扔下你也就意味著他們放棄了這場考試,而你冇有隊友,所以也無法通過考試。”夕十郎說道。

然後,他看到女孩的手臂上,有許多的齒痕,而且明顯是被人咬的。

塵封的記憶終於甦醒,他突然記起來了,這女孩的身份。

紅色的頭髮,是漩渦一族的族人。

而齒痕,則是她曾經的同伴們,咬破她的皮膚,吸食她的查克拉以治療傷勢。

總之,是個非常可憐的孩子。

而且最重要是是,女孩有個很好聽的名字。

“喂,小鬼,我好像認識你。”夕十郎說道。

“誒?”女孩一愣。

夕十郎笑了笑說道:“放心吧,雖然你現在失去了考試資格,但是我出現在你麵前,至少說明,你安全了。旋渦香芋同學!”

......

......

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女孩嘴角微抽,滿頭黑線。

“那...那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