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誰?”女孩一臉懵逼。

夕十郎一臉認真:“是你,冇錯,我不會記錯的,漩渦香芋同學。”

女孩有些心虛的舉手:“這位木葉的忍者大人,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的名字是香燐。”

“是嗎?那麼漩渦香燐同學。”夕十郎麵不改色的改口,然後朝香燐伸出手:“跟我來吧,我帶你去中央之塔。雖然你冇有考試的資格,但是觀看通過的人考試還是可以的。”

香燐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人伸出手,臉頰頓時紅了。

英雄救美永遠都是老套但不會過時的戲碼,區彆就在於,帥的以身相許,醜的來世再報。

香燐紅著臉,顫顫巍巍的伸出手。

火影裡的妹子好像很多花癡,反正香燐的腦袋裡,已經開始想象夕十郎會怎麼抱著自己到中央之塔了。

然後就在香燐快要碰到夕十郎的手時,夕十郎突然收回了手。

“我在前麵帶路,能跟上嗎?”夕十郎問道。

香燐心中頓時有些失落,但還是咬著牙答道:“能。”

“呐,木葉的大人,你為什麼叫我漩渦香燐呢?我的名字就叫香燐啊!”香燐跟在夕十郎身後,一邊走一邊問道。

夕十郎說道:“你那一頭紅髮,還有你體內的查克拉量,都在告訴我你是漩渦一族的人。漩渦一族都擁有者標誌性的紅髮,而且天生就擁有超強的生命力和巨大的查克拉。這正是如此,你的同伴纔會通過咬你恢複傷勢。”

“所以...所以父親和母親才...”想到父母的遭遇,香燐站在原地,雙手捏成拳頭顫抖著。

夕十郎看了看香燐,上前把手蓋在香燐的腦袋上說道:“走吧,這裡可是不太安全喲。”

感受到夕十郎掌心的溫度,香燐頓時臉頰通紅,但是心中的陰霾被掃清了大半。

十五分鐘後,中央之塔。

“夕十郎,又偷跑出來嗎?”卡卡西和凱看到夕十郎都回來,開口說道。

夕十郎笑道:“抱歉抱歉,考場內混入了一條蛇,我出去清理一下,以免對小鬼們不利。”

“蛇?”卡卡西和凱眉頭一皺。

夕十郎說道:“冇錯,特彆噁心的一條蛇。”

“這個孩子是...”凱此時注意到了夕十郎身後的香燐。

夕十郎說道:“這位是草忍村的香燐同學,我回來的時候撿回來的。同伴把她拋棄了,我覺得完全可以留在木葉。”

“那個髮色,還有這查克拉,是漩渦一族嗎?”卡卡西看著香燐,沉吟道。

香燐此時低著頭,雙手搓著衣角。

除了來到陌生環境的不安之外,還有一點委屈。

什麼叫撿回來的?搞得人家好像冇人要的孩子一樣。

還有什麼叫可以留在木葉?問過她的意見嗎?

雖然也不是不行啦,她自己對草忍村完全冇有歸屬感。

畢竟自己的父母,就是因為幫草忍村的忍者療傷過度去世的。

但是這種連問都不問自己意見,就宣佈自己是木葉的人的行為,讓香燐心裡有些委屈。

雖然加入木葉就可以多接觸夕十郎了,但是就不能讓自己說出來嗎?

“真的冇問題嗎?畢竟是草忍村的忍者啊!”卡卡西摸著下巴說道。

夕十郎一隻手放在香燐的頭上,另一隻手比起個大拇指:“放心吧,冇事的,我用我的名譽擔保。”

凱一臉懵逼:“你還有那個東西嗎?”

“打擾了!”

此時,兩個暗部抱著昏迷的紅豆出現在中央之塔。

“紅豆?到底怎麼回事?”卡卡西和凱大吃一驚。

夕十郎接過紅豆說道:“恐怕是...遇到蛇了吧!”

“大蛇丸嗎?”卡卡西眼神凝重道:“要該快報告給火影大人。”

“我帶紅豆去休息室,香燐跟我來!”夕十郎說道。

“啊?哦,是!”香燐愣了愣,連忙追了上去。

紅豆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她隻記得死亡森林出現了夕十郎的術。

見到大蛇丸的時候,大蛇丸非常虛弱,但即使是這樣,自己也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脖子上的咒印起作用了,大蛇丸離開之後,自己就暈了過去。

此時的她處於一個房間之中,看樣子的安全了的,這讓她鬆了口氣。

“這裡似乎是...中央之塔的休息室裡。”紅豆環顧了一下四周。

床邊趴著一個戴著眼鏡的紅髮少女,看上去大概十二三歲,口水從嘴角緩緩流下。

看上去是在做美夢。

“嗯...”似乎是紅豆的動作驚動了香燐,她悠悠轉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喂,不行的,你現在很虛弱,快點躺下。”

看到紅豆想要掙紮著爬起來,香燐連忙把她按了下去。

因為還很虛弱,紅豆這個特彆上忍,居然被香燐一個下忍給按在了床上。

“夕十郎大人走之前可是交代我了,要你好好休息。給我好好躺好,不許讓夕十郎大人擔心。”不知道為什麼,反正看著夕十郎當時如此關心這個女人,香燐就對眼前這個女人懷有敵意。

“夕十郎...大人?”紅豆也一樣,看著香燐的眼神也露出敵意。

與此同時,一間會議室內。

一顆水晶球放在茶幾上,水晶球裡的畫麵,正是香燐。

“就是這孩子嗎?”三代叼著菸鬥,看著水晶球裡的香燐說道。

“嗯...這個術還挺方便的嘛,能教我嗎?”夕十郎湊到水晶球麵前,一臉好奇的說道。

三代臉色一怒,連忙把水晶球護住,大聲道:“喂小鬼,離老夫的球遠點。”

夕十郎一臉無奈的挖著耳朵:“小氣鬼,全無火影風範。”

三代看著水晶球說道:“如果真的是漩渦一族的話,好好培養確實能成為很出色的忍者。隻是,你能確定不是草忍村派來的間諜嗎?”

夕十郎滿頭黑線:“三代目,如果你是草忍村的村長,你會讓一個漩渦一族的人當間諜嗎?”

三代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個菸圈說道:“不知道,我冇管過那麼小的忍村。”

夕十郎:“你是不是覺得你很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