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之後,第二場考試的時間也到了。

在這期間,夕十郎也問過紅豆,要不要自己幫她消除脖子上的咒印。

被紅豆紅著臉拒絕了,紅豆的說法是這是大蛇丸給她的教訓,她要永遠銘記。

其實主要原因是,解除或者封印咒印需要用到封印術,而夕十郎施展封邪法印,需要...

脫光光。

不過夕十郎不知道紅豆的心思,還是鄭重的勸她儘早把咒印封印了。

畢竟和佐助的天之咒印不同,紅豆脖子上的咒印隻是個殘次品,不僅無法提升實力,反而會在麵對大蛇丸的時候影響狀態。

兩天之後,第二場考試時間結束,十二小強全員通過考試。

三小隻的實力比起原著裡同時期要強上許多,隻不過因為在路上和第七班一起行動,所以最後一天才趕到。

不過和第七班狼狽的樣子相比,三小隻就顯得體麵多了。、

畢竟隊伍裡有個賢10的鹿丸,再加上井野極其擅長感知,避開強敵不要太輕鬆。

此時的情況比起原著的變化還是有些大的,佐助冇有被種上天之咒印,因此雖然體力消耗很大,但是不會像原著那麼艱難。

“乾得不錯嘛你的小隊,運氣還真是好啊。不過隻要我的小隊在,後麵就彆想了。因為接下來就要憑真本事了,青春啊就是這樣時而酸澀時而嚴峻的喲,卡卡西。”凱雖然把夕十郎作為對手,但還是喜歡時不時的去撩撥一下卡卡西。

當然,主要原因是,隻要他敢這麼陰陽怪氣夕十郎,一定會迎來一頓暴打。

凱雖然好戰,但不喜歡找虐。

“嗯?你剛纔說了什麼嗎?”卡卡西一臉如夢初醒,彷彿什麼都冇聽到似的。

對於凱的挑釁,卡卡西則采用鴿子的戰術,使勁鴿。

開玩笑,好不容易纔把這個牛皮糖扔出去,怎麼可能因為激將法在撿回來呢?

“哦賣嘎!”凱雙手抱頭,一臉輩分,淚水從雙眼中噴湧而出:“不愧是我的對手啊卡卡西,即使實力已經被我超越了,也總是會在這種地方讓我熱血沸騰!豈可修!”

卡卡西捏著拳頭,額頭上青筋爆成井字。

聽到凱說“即使實力被我超越了”這話的時候,卡卡西內心是很不甘心的,畢竟曾經是天才少年,又豈能冇點傲氣呢?

但是被人超越了就是超越了,他卡卡西無話可說,唯一能做的就是拚命追趕。

而且......

他深知這是凱的激將法,一旦中招就會被無休止的糾纏上,所以這口氣,我卡卡西忍了。

“在正式介紹第三次考試之前,我需要向你們說明一件事,那就是這場考試真正的目的。為什麼要和同盟國一起舉辦中忍考試。是為了同盟國的友好共存,提高忍者的素質,這是真正的目的,如果你們誤解了那就會很麻煩。因為這場考試可以說是....”

“同盟國之間戰爭的縮影。”

三代的話音如同霹靂一般,響徹在新人們的心中。

難怪考試難度如此之高,如果什麼模擬戰爭的話,就說得通了。

“從曆史上看,現在的同盟國,是曆史上曾經不斷髮生過戰爭的鄰國。因此各國為了避免兩敗俱傷,特意選擇了這個考試場地,這就是中忍選拔考試的由來。”

“為...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啊,難道不是為了選拔中忍嗎?”鳴人大為不解。

身為阿修羅轉世的鳴人,自然也繼承了阿修羅愛好和平的溫和性格。

但是同時,阿修羅排斥一切戰爭和暴力手段的極端和平性格,也對鳴人有一定的影響。

“那是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就會演變成真正的戰爭。”夕十郎解釋道:“現在各國在中忍考試之間的博弈,讓戰火遠離了同盟國。為了減少戰爭帶來的傷亡,所以戰爭的形式用烈度更小的中忍考試來代替了。

冇錯,中忍考試確實是選拔中忍的主要手段,這也是中忍考試最主要的目的。但同時,這也是戰場。第三場考試的時候,會有我們的許多委托人蒞臨現場,觀看第三場考試的選拔。

而這個時候,展現出強大實力的忍者,自然會得到更多的委托。因此,參加中忍考試的你們,同時也是揹負著國家的威信上戰場。”

忍村當然不是普通的村莊,而是更類似於一個國家的軍事組織總部所在。

而忍村的經費除了國家調撥以外,更多的還是來自各國的委托。

因此,向其他國家展示實力,自然會吸引更多的委托來到自己的忍村。

總的來說,忍村的性質,有些半國家半雇傭性質。

“哼!誰管你這些啊,趕快說你這個所謂揹負國家威信的戰場,到底是什麼內容。”我愛羅明顯聽得不耐煩了,他對於國家之間的博弈一點興趣都冇有,隻想宣泄心裡的殺意。

“嗯...不要這麼著急嘛!砂隱的少年。”夕十郎此時突然出現在我愛羅身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我愛羅大驚,和上次一樣,夕十郎的動作彷彿毫無預兆,似乎已經站在自己身後很久了似的。

震驚的不隻有我愛羅和一眾下人,甚至在場的上忍都冇有看到夕十郎的動作。

“不是說了,中忍考試也是為了展現同盟之間的友好共存。所以不要太抱有敵意。”夕十郎笑眯眯的說道。

我愛羅身子微微顫抖,在夕十郎觸碰到自己的一瞬間,無論是葫蘆裡的沙子還是體內的守鶴,都彷彿與他失聯了一般,完全無法調動。

夕十郎鬆開我愛羅,回到位置上繼續說道:“既然是盟國,雖然競爭關係是存在的,但是同盟纔是根本。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場上的時候全力以赴,在生活中還是要好的朋友哦!”

小小的裝了一下逼,也震懾力一下現場的他國上忍,夕十郎便結束了自己的表演。

接下來的事情就和原著差不多了,三代還冇說完話,月光疾風這個病秧子就出來宣稱自己考官的身份。

然後,第三場的預選開始。

隻見大螢幕上的名字不斷跳動,最後停在兩個名字上。

木葉,宇智波佐助VS木葉,赤胴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