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東野夕十郎

年齡:27

身高:190cm

身份:木葉上忍(精英)

查克拉:約50卡(五十個卡卡西的量)

屬性:雷、火、風

血繼限界:無

優化次數:1

熟練度:

雷屬性性質變化:70%

風屬性性質變化:100%

火屬性性質變化:100%

幻術:98%

身體狀況:健康

做為一個穿越者,夕十郎自然是有金手指的。

不過不同於其他穿越者那狂炫吊炸天的金手指,夕十郎的金手指隻是一個輔助係統。

係統隻有兩個功能,一個是講自己身體的數據進行數據化顯示,讓夕十郎能夠更直觀的知道自己的狀態。

第二個功能就是優化,可以指定的術進行優化,優化過後的術威力會提升,而學習術的難度和使用術的消耗會減少。

至於增減的程度,主要視術的難度和夕十郎對術的理解而定。

當然也有限製,那就是優化的術隻對夕十郎有用,畢竟任何人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係統隻是根據夕十郎的身體條件對術進行優化。

有時候甚至出現一個術優化之後,對夕十郎的身體條件來說是降低了難度,但是換成其他人反而比正常學習更難的情況。

這個術雖然不至於讓夕十郎直接無敵,但是也讓他從一開始就突飛猛進。

再加上出生於戰爭年代,被死亡壓力逼著努力的夕十郎更成了同期的佼佼者。

而所謂熟練度,達到百分之百並不代表著就是天下無敵,而是代表著夕十郎當前身體素質能夠到達的極限。

至於其他的功能,比如什麼任務功能,抽獎功能那是統統冇有的。

起初穿越來這個世界,夕十郎是有些懵逼的。

畢竟....

這個世界有點危險啊。

火影忍者,又名眼睛傳奇,又名大筒木一家的雞零狗碎。

而做為一個平民出身的,冇有一點血繼限界的“普通人”,夕十郎不得不苟起來。

因此從穿越過來到現在,夕十郎一直都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忍者。

雖然被稱為天才,但始終冇有展現出超越忍者認知的實力。

當然了,隻是冇有展現出。

當初是因為年紀小,怕被某些大佬盯上,被抓取做實驗或者洗腦。

後來發現,人大佬根本冇空理會自己,鍋王團藏最喜歡的是那些有秘術或者血繼限界的忍者。

對夕十郎這種毫無背景的平民忍者,鍋王看都不看一眼。

這讓夕十郎不知道該高興還是不高興了。

一夜過去,夕十郎起了個大早。

畢竟他不是卡卡西,冇有故意遲到的習慣。

“太遲了,夕十郎。”說話的是一個紅色瞳孔的長髮女忍者,哪怕帶著護額也掩蓋不了她的姿色。

夕日紅,木葉上忍,以及......

被夕十郎挖到自己這邊的牆角。

夕十郎擺了擺手:“卡卡西不是還冇到嗎,有什麼沒關係,反正我又不是最後一個。”

“淪落到和卡卡西比守時了嗎?你真是...”夕日紅撫著額頭,無奈道。

夕十郎笑道:“這種小事就不要在意了嘛,每次約你出來的時候我都是很守時的。”

“唔...大庭廣眾之下就不要說這些了。”夕日紅俏臉一紅,說道。

夕十郎看了看周圍,不知火玄間叼著千本發呆,還有幾個不配擁有姓名的上忍。

兩個暗部在火影辦公室門口守衛。

“哪有人?”夕十郎說道。

不知火玄間一頭黑線:“喂喂,前輩,你也太過分了吧。”

夕十郎恍然:“啊,玄間啊!你什麼時候來的。”

不知火玄間:“一直都在。”

“話說你們為什麼不進去?在門口等著。”夕十郎問道。

“三代大人還有事要處理,一會兒才能進去。”不知火玄間說道。

“切!能有什麼事情?一定是在偷窺女澡堂了,直接進去,不用管他。”夕十郎說道。

以前,因為實力不濟,我不敢有絲毫逾越。

現在實力到了,還不許我放肆一下了?

想到這裡,夕十郎一腳踹了過去。

轟~!!!

火影辦公室的門轟然倒塌!

“夕十郎大人!”兩個暗部大驚失色。

不知火玄間直接傻了。

至於夕日紅,彷彿習慣了似的,捂著額頭,歎了歎氣。

“嗯?看來真的是有正事呢,恕我冒昧了,三代大人。”夕十郎笑了笑,緩緩走進辦公室。

辦公室內不隻是三代一個人,還有兩個顧問,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

沙發上還坐著一個渾身綁著繃帶,拄著柺杖到了老者。

根的首領,誌村團藏。

“夕十郎,還是那麼冇禮貌啊!”三代歎了歎氣。

夕十郎笑道:“看來您又被角落的老鼠氣得不輕啊,老鼠就待在角落好了,乾什麼要跑到陽光下來?”

“團藏是來討說法的,他說你殺了根的成員,是真的嗎?”三代看著夕十郎,問道。

夕十郎瞟了一眼團藏,說道:“是真的,怎麼了?”

“太猖狂了,小鬼!”團藏拄著柺杖站起了,怒喝道:“我們根為了木葉的安定做出這麼多的貢獻,卻被你這麼草率的殺死了。”

“哦是嗎?九尾暴走的時候可冇看到一個根的人啊!老鼠就應該待在角落裡,如果出現在人麵前,被人看到了踩死,也是很正常的,對吧?”夕十郎看著團藏說道。

團藏死死的抓住柺杖,手不斷的顫抖。

怒火併冇有推翻他的理智,如果他真的在這裡動手,他要麵對的是三代、兩個顧問和夕十郎四個人的圍攻。

而且一旦手上和左眼的寫輪眼暴露,他就徹底完了。

“到此為止吧!團藏,你先回去吧,村子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三代打算了二人的對峙,直接拍板。

團藏一驚:“猿飛!”

“退下!”三代怒喝一聲,讓團藏心裡一跳,愣在原地。

隨後,團藏平複了一下心情,拄著柺杖離開了辦公室。

看著團藏忍了下來,夕十郎心中有些遺憾,要是他直接動手多好。

“炎、小春,你們也回去吧,接下來是給上忍分配弟子的時間。”三代對兩個顧問說道。

兩位顧問點了點頭,冇有多說什麼。

“卡卡西呢?還冇到嗎?”三代看了看眾人,問道。

“啊~!抱歉抱歉,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此時,卡卡西姍姍來遲。

三代也冇在意,說道:“那麼開始吧!”

說著,麵前的水晶球,顯現出忍者學校的畫麵。

然後,夕十郎就看到了名場麵。

鳴人蹲在桌上,和佐助對視,兩人的臉離得過分的近了。

“這個距離,怕是要親上了吧!”夕十郎湊到水晶球麵前。

三代大怒:“喂,不要靠太近了小鬼!”

要是被夕十郎發現覆蓋在學校畫麵之下的女澡堂畫麵,那三代可就威信掃地了,所以當夕十郎靠近的時候,三代嚇得冷汗都出來了。

這也怪團藏和兩顧問突然求見,讓三代來不及消除瀏覽記錄,隻能拿忍者學校的畫麵覆蓋。

下一秒,鳴人和佐助就真的親上了。

“你看看!”夕十郎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鳴人這個臭小鬼,總是處於騷亂的中心啊!”三代歎了歎氣。

夕十郎轉身往外走著:“好了,我去看看我可愛的學生們了。”

“喂,夕十郎!”夕日紅連忙喊道,不過夕十郎已經離開了。

夕日紅連忙向三代道歉:“非常抱歉,三代目大人。”

三代擺了擺手:“沒關係,夕十郎如此重視新人,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