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井野鼓著腮,怒氣沖沖的看著夕十郎。

不過那句話怎麼說來著,當你的實力足夠弱的時候,你的憤怒在強者眼中就是賣萌。

夕十郎笑了笑:“開玩笑的。”

“哼!我生氣了,老師要是不教我一些厲害的術,我是不會原諒你的!”井野氣鼓鼓的把頭扭到一邊。

“嗯...我想想...對了,我教你幻術怎麼樣?”夕十郎說道。

井野腦袋一歪:“幻術?”

夕十郎說道:“顧名思義就是可以製造幻覺的術,像這樣!”

說著,夕十郎打了個響指,原本隻是一片草地的周圍,頓時變成了花海。

“哦~!好厲害!”三小隻頓時驚奇的叫了起來。

“老師,我也要學!”丁次大聲喊道。

夕十郎說道:“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道路,丁次,你最適合的就是練好體術。你們秋道家的倍化秘術,蘊藏著陽屬性查克拉的運用,隻要你能發掘的話,依然能夠成為強者。這一個月的時間,你所要做的就是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儘可能的增強自己的身體素質,然後就是感受體內的陽屬性查克拉。”

然後看向鹿丸:“鹿丸,你這一個月的任務,有一點難度。”

鹿丸一愣:“是什麼?”

夕十郎說道:“這一個月,你用你們奈良家的影子秘術做為主要手段,用儘一切辦法束縛我。我會壓製自己的實力,用和你同樣的查克拉來破解你的術。明白了嗎?”

鹿丸嚥了嚥唾沫,有些緊張:“明白。”

“老師,那我呢那我呢?我能學那個製造花海的術嗎?”井野連忙問道。

夕十郎說道:“井野,這一個月的時間...你給我從幻術最基本的知識開始學。”

“誒????不是吧!!!”井野失落的垂下了頭。

接下來,三小隻就開始了各自的訓練。

其實如果隻看查克拉量和體術等這些硬體條件,丁次其實是三小隻裡最強的。

隻不過丁次有性格的原因在,平時有些懦弱,而當有人觸碰到他的逆鱗(指說他胖)的時候,又往往憤怒得不顧後果。

所以丁次這一個月除了基礎訓練和嘗試開發陽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修心,心如止水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而鹿丸和丁次正好相反,他需要的就是進攻性,需要適當的憤怒。

因此夕十郎讓鹿丸和自己實戰,以求激起鹿丸的血氣。

而井野...

正在啃書。

做為和小櫻不相上下的學霸,井野的理論知識也是非常豐富的。

但是幻術不僅需要精妙的查克拉控製能力,更需要海量的理論知識。

單憑井野在學校那點知識和家裡開的小灶是遠遠不夠的,因此井野需要的就是看書,大量的看書。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這是夕十郎給井野的忠告。

雖然不知道顏如玉是夕十郎勾搭的哪個妹子,但是為了能像夕十郎一樣彈指間便是一片花海,井野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知識的海洋中。

我,山中井野,要當學神。

木葉某溫泉,夕十郎和鹿丸、丁次跑到池子裡,閉目養神。

井野當然在隔壁女湯,木葉冇有混浴的習俗。

“呼~!太舒服了!”丁次飄在水裡說道。

三小隻對夕十郎可以說的崇拜到了極點,不隻是因為夕十郎的儘心教導。

還有夕十郎請客從不含糊,每天特訓結束就帶著三小隻泡泡溫泉,泡完就吃大餐。

本該枯燥的特訓生活,似乎也不那麼枯燥了。

不過夕十郎也並非懈怠,而是注重勞逸結合。

三小隻現在雖然實力有一定的提升,但還冇有脫離打基礎的階段。

基礎的呼吸法讓三小隻的體質增強了不少,但與此同時,飯量自然也增加了。

吃好了,才能更好的訓練。

甚至就連井野這女孩子,飯量都大漲。

一開始井野還有些矜持,不敢吃太多。

但是多吃幾頓之後,發現不僅不胖,身體素質還在慢慢增長。

最重要的是,這個呼吸法好像真的可以讓皮膚變好誒!

不得不說,對於女性來說,變美真的是第一生產力。

井野居然成了三小隻裡,最先達到常中的一個。

“啊~!有變態啊!!!”突然,井野一聲尖叫。

丁次和鹿丸一驚,連忙起身尋找。

夕十郎臉色一沉,感知立刻放到最大,果然發現距離溫泉不遠處的屋頂上,有查克拉的波動。

“哼,竟敢偷窺,來了就彆想走。”

夕十郎心中想著,雙手快速結印。

“額...老師,不至於吧!”鹿丸看著夕十郎結的印,冷汗瞬間就出來了。

“火遁·櫻吹雪!”

無數的櫻花瓣,鋪天蓋地的朝那查克拉湧去。

“啊!!!!”不一會兒,就聽到一陣慘叫,還伴隨著罵聲。

“夕十郎你這個臭小鬼,至於嗎?”

在夕十郎精妙的控製下,櫻花瓣並冇有傷及無辜,也冇有破壞公物,而是精準的燒到了偷窺者。

唯一的問題就是,溫泉的裡的溫度變得有些燙人了,鹿丸和丁次都受不了連忙從溫泉裡出來。

十五分鐘後,夕十郎和三小隻已經穿好了衣服。

而他們麵前坐著一個滿頭白毛,但是身上被燒得焦黑的大叔。

“喲,自來也大人,好久不見了。”夕十郎笑眯眯的打著招呼。

冇錯,偷窺者就是三忍之一,自來也。

“夕十郎,果然你這小鬼,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啊!”自來也說道,一邊說話,還一邊吐著黑煙。、

夕十郎做出疑惑的樣子:“自來也大人,您怎麼這副樣子?是遭到襲擊了嗎?”

自來也心頭彷彿堵了一口老血,但是又不能承認自己偷窺,隻能支支吾吾道:“我...嗯...對,遇到一個很厲害的忍者。”

夕十郎:“是怎樣的忍者,連自來也大人您都受瞭如此重的傷。”

自來也眼神躲閃:“我...額...他蒙麵了,冇看清。”

“是嗎?看來必須要告訴三代目大人才行啊!”夕十郎煞有介事道。

“不行!不能告訴他。”自來也連忙說道。

三代做為一個比自來也還老的老司機,真要告訴三代不馬上就露餡了嗎?

彆人可能被自己糊弄過去,但是自己這點手段全是三代教的,糊弄三代是肯定冇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