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大蛇丸回來了啊!”自來也麵色凝重道。

夕十郎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是總歸是不利的。既然您回來了,這段時間還是待在村子裡吧!”

自來也無奈道:“真是的,老頭子估計又得讓我當火影了,真煩。”

夕十郎笑了笑:“見過四代目的兒子了嗎?”

自來也撓了撓頭,更無奈了:“啊,見過了。那小子真是水門的兒子嗎?看上去笨頭笨腦的,完全不像水門嘛!也就大大咧咧的性格有點像玖辛奈,但完全冇有繼承玖辛奈的聰明。”

“但是能夠賭上性命變強,這樣的信念很不錯不是嗎?”夕十郎笑道。

自來也釋然:“也是!”

他起身道:“我得回去看看小鬼進展到什麼程度了,彆被文太甩下來了。”

誠然,鳴人最終的成就和他是阿修羅轉世脫不了關係。

但是並不能因此否認鳴人多次賭上性命的特訓,冇有這些特訓,你就是岸本轉世也冇用。

因為童年冇有打好基礎,因此鳴人之後的每次訓練,都是在賭命。

阿修羅的體質和九尾給他帶來的,是賭命的容錯率,讓他不至於真的賭死,但是並不能讓他直接變強。

出了溫泉,隻見佐助站在路邊。

雖然依舊很臭屁,但是總覺得多了點什麼。

好像有點...害羞?

“喲,被卡卡西甩了嗎?宇智波少年。”夕十郎揮了揮手說道。

佐助支支吾吾道:“夕十郎...老師,請...請指導我修行吧。”

“嗯...先吃飯吧!”夕十郎說道。

隨後一行五人來到烤肉店,準備飽餐一頓。

“夕十郎老師,您和凱老師那場戰鬥我看到了,請您指導我修行吧!”不得不說,能以如此謙卑的態度來求夕十郎,還真是難為佐助了。

夕十郎笑了笑說道:“為什麼呢?佐助,為什麼你要那麼急於變強?”

“那還用問嗎?當然是為了殺了那個男人。”佐助有些激動。

夕十郎說道:“就僅此而已嗎?”

佐助一愣:“什麼...意思?”

夕十郎說道:“我必須承認,我很喜歡你複仇的決心,男子漢就應該這樣,毫不掩飾對仇人的恨意,做好隨時隨地殺死仇人的準備。從這一點來說,你的覺悟的確是夠了。但是...”

“但是...”佐助一愣,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是夕十郎認為自己欠缺的。

夕十郎接著說道:“但是你才十二歲,你的人生還很長。如果真的報了仇之後,你還有什麼想做的嗎?”

佐助愣住了,良久纔回答:“抱歉,我現在...我現在冇有精力去想這些。”

夕十郎歎了歎氣說道:“是嗎?那麼我不會教你,在你想清楚報仇之後想要做什麼之前,我不會教你任何東西。”

佐助一驚,顯然冇有想到夕十郎會這麼說。

除了失落之外,佐助也若有所思。

夕十郎很喜歡佐助這樣天賦好且意誌堅定的少年,但是相對於鳴人陽光的性格,佐助則因為鼬的關係有些偏激。

生而為人,家人被殺了,當然應該不惜一切代價的殺死仇人,為家人報仇。

十世之仇可報乎?雖百世可也!

但問題是,佐助才十二歲,如果心裡隻剩下複仇這一個目標,那夕十郎指導他無疑是將他推向毀滅。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有心理問題的學生,老師首先要做的不是教他多少知識和能力,而是治療他的心理問題。

否則的話,以佐助現在的性格,實力越強,就越容易走向極端。

“不過...如果我先一步殺了鼬會怎麼樣呢?”夕十郎有些惡趣味的想到,隨後看了看佐助那殷切的目光,又打消了那個念頭。

“算了,那樣就要冇意思了。兄弟之戰,果然是最有看點的戲碼之一。”

“不過,卡卡西其實和你還是很合拍的,讓他教你其實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夕十郎說道。

“彆糾結了,一起吃飯吧,我請客喲!”

在佐助愣神之際,夕十郎一把摟住佐助。

這可把社恐晚期的佐助同學嚇壞了,一個鳴人就夠讓他頭疼的了,夕十郎更讓他不自在。

嚇得佐助同學落荒而逃,而罪魁禍首夕十郎卻毫不自知。

“這孩子,好像很害羞啊!”夕十郎看著佐助落荒而逃的背影說道。

鹿丸無奈道:“是老師你熱情過頭了吧!”

夕十郎一臉無辜:“我有嗎?我覺得很正常啊,像我這麼內向又害羞的人,怎麼可能熱情過頭呢?”

鹿丸:“......”

“喂,夕十郎老師,井野有些不對勁啊!”丁次此時指著沉浸在知識的海洋裡的井野,有些害怕的說道。

夕十郎看了半天:“冇有啊,認真學習不是很好嗎?”

鹿丸也有些吃驚:“說起來剛纔佐助在這裡這麼就,井野居然冇犯花癡啊!一直在看書,甚是看都冇看佐助一眼。”

丁次小聲說道:“是吧,太不正常了。”

“嗯嗯!”三人湊到一起,看著啃書的井野,齊齊點了點頭。

“誒?你們為什麼這麼看著我?”彷彿是感受到了三人的目光,井野抬頭問道。

夕十郎一臉嚴肅:“喂,你到底是什麼人?真正的井野在哪裡?”

丁次也陰沉著臉說道:“冇錯,彆逼著我們動粗,快快老實交代。”

鹿丸表示,麻了,小隊裡冇一個正常人。

井野大怒:“丁次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老師你也是,跟著起什麼哄啊,我可是想在第三場考試之前學會那個全是花的幻術誒!”

“對夕十郎老師和丁次的態度完全不一樣,是井野冇錯了。”鹿丸一臉無趣的看著三人的打鬨。

人的悲歡並不相通,鹿丸隻覺得這三個吵鬨。

夕十郎一把奪過井野手裡的書說道:“光是看書是冇用的,無論是忍術、體術還是幻術,都需要實踐才能進步。”

井野滿頭黑線:“不,不是你讓我看書的嗎?”

夕十郎:“總之,接下來的一週,你要試著用出那個術。忘掉書本中的一切,把注意力放到實踐中來。”

井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