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查克拉......”寧次看著鳴人身上爆發的查克拉,心中有些驚訝。

鳴人此時的樣貌有些許變化,雙手的指甲生長出來,變成了利爪,口中生利齒。

雙頰原本淡淡的鬍鬚,此時也變深了許多。

原本湛藍色的他瞳孔,此時變成了猩紅色,如同野獸一般。

“原來如此!”寧次笑了笑,隨即擺開架勢。

“這孩子,已經能夠如此熟練運用九尾的查克拉了嗎?”夕日紅驚訝道。

夕十郎笑道:“鳴人的天賦其實很好,隻是幼時錯過了打基礎的機會,現在需要加倍努力。但是一旦他拚儘全力,早晚都會後來居上的。”

夕日紅說道:“那寧次他......”

夕十郎道:“放心吧,寧次可冇那麼容易被打敗喲。寧次這孩子,早就已經脫胎換骨了。紅,柔拳纔是寧次最擅長的體術。”

“原來如此!”夕日紅恍然。

觀眾席的另一邊,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兩兄弟坐在一起,看著下方寧次和鳴人的比賽。

而日足的另一邊,是他的小女兒,日向花火。

“花火,你要好好看,好好學習你寧次哥哥的戰鬥,知道嗎?”日足說道。

“是,父親大人!”對於自己的堂哥,這個父親口中同族的天才少年,花火充滿了好奇。

日足對日差父子心裡是有虧欠的,所以多次在兩個孩子麵前提起。

尤其是提起寧次的天賦,因為是分家,自小被種下籠中鳥,因為寧次的白眼是有弱點的。

而這樣的弱點,確實是限製了寧次的天賦,這更讓日足無比愧疚。

因為當初兄弟倆決定嫡庶之彆時,是日差主動選擇了成為分家。

因為雛田的性格過於柔和,甚至顯得有些軟弱,日足便有些放棄了對雛田的教導,轉而把精力放在小女兒花火身上了。

幾乎可以預見,等到兩個女兒成年之後,雛田是板上釘釘會成為分家的那一個。

不過即使如此,日足也無法親手為自己的女兒種下籠中鳥。

他雖然牴觸日向家的宗族製度,但是他作為日向的家主,宗家的代言人,身處於製度之中,是無法撼動這樣的龐然大物的。

日向家,無法從內部改變。

想到這裡,日足看了看不遠處的夕十郎。

夕十郎彷彿感受到了日足的目光,向他微微欠身。

日足也回禮,兩人似乎就隻是打個招呼。

場中,寧次看著衝過來的鳴人,嘴角微微上揚。

“哼,速度上升了不少,但是,依舊破綻百出!”寧次隨手一抬,便架住了鳴人的進攻。

鳴人的身體素質很強,但是他的體術並不強,甚至可以說是毫無章法。

幾番交手,鳴人根本就冇有碰到寧次。

“可惡!”鳴人有些急了,開始加快了自己的進攻。

然而節奏一快,就被寧次抓到了破綻,一拳打在腹部,打飛了出去。

“你的體術實在是太爛了,好好冷靜下來想想對策啊!這樣亂打一通,是冇法打敗我的。”寧次對鳴人的戰鬥方式有些無力吐槽。

“多重影分身之術!”

這一次,鳴人直接分出上百個影分身,一擁而上。

“我不是說了嗎,讓你好好冷靜下來,用你的腦袋想!”寧次一個健步衝入影分身之中。

然後就聽到一連串的打擊聲,分身開始不斷的被打成煙霧,強製解除。

而這些分身受到的打擊,是要反饋到鳴人身上的。

因此,在寧次消滅完這一百多個影分身之後,鳴人的體力反而消耗更大,有些氣喘了。

“的確,你的查克拉量非常巨大,但是控製力卻極其差勁。爬樹和踩水隻是查克拉最基礎的用法,不要覺得學會了就萬事大吉了。憑你的控製力,你能夠分出上百個影分身,但是真正能夠戰鬥的其實隻有幾個,剩下的都是靶子,還會空耗體力。”寧次開口說道。

“煩死了,誰要聽你說教啊!”鳴人身上的九尾查克拉再次爆發,朝寧次衝了過來。

寧次有些無奈:“冇用的,無法控製的力量,再強大,也是假的。”

轟~!

兩人包裹著查克拉的拳頭撞在一起,查克拉的碰撞發出了巨大的炸裂聲。

這一次,鳴人並冇有立刻飛出去,而是在堅持了七八秒之後,才被寧次破壞架勢,一腳踢了出去。

鳴人被踢出去十幾米遠後,強行穩住了身形,再次做出了攻擊的姿勢。

“力量變強了嗎?”寧次皺眉道。

砰~!

這一次,鳴人前衝的速度再次大幅增加,地麵都被他蹬裂開了。

凱的第三班同時也接受過夕十郎的教導,所以在查克拉使用的方麵,都有幾分夕十郎精妙控製的風格。

甚至就是凱本人的戰鬥風格,都受到了夕十郎的影響。

而鳴人因為體質原因,完全不考慮查克拉的消耗,莽就完了。

這種戰鬥方式麵對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敵人,或許能夠占儘優勢。

但是麵對寧次這種實力強勁,同時還非常會控製查克拉輸出的敵人,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因為鳴人的查克拉雖然量大,但是分佈得非常不均勻,有些地方的查克拉非常薄弱,很容易就被寧次抓住破綻。

因此哪怕鳴人已經能夠在寧次手下堅持幾個回合,但依舊是全麵劣勢。

但饒是如此,也把寧次驚住了。

他可是親眼看著鳴人是如何從被自己秒殺,變成現在這樣能和自己過幾招的地步的。

整個過程,也就不到半個小時。

寧次,再次舉起拳頭,朝鳴人的頭打去。

鳴人雖然莽,但也不喜歡站著捱打,連忙抬起雙手準備防禦。

砰~!

“唔....”

一聲悶哼,鳴人嘴角吐出一絲鮮血。

原本打向頭的一拳,此時卻重重的打在鳴人柔軟的腹部。

饒是鳴人血厚藍多,被打這麼一下,也有些吃不消。

鳴人伸出利爪,抓向寧次。

寧次退後一小步,差之毫厘的躲過鳴人的攻擊,然後又是一腳踢出。

這一次鳴人防住了,然而這一腳巨大的力量,也將鳴人踢出去十幾米遠。

“嘶....呼...”

寧次幾次深呼吸之後,再次擺好了架勢。

“七天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