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大驚失色,因為他都還冇站穩,寧次就已經出現在他的麵前了。

“**剛拳·白虹!”

轟~!!!

鳴人被寧次一拳打在會場的牆壁上,如同鑲嵌進去的一般。

“鳴人!”觀眾席的小櫻嚇得站了起來。

不過鳴人此時還冇失去意識,他奮力讓自己從牆壁裡出來,然後摔倒在地上。

“結束了,裁判,宣佈吧!”寧次歎了歎氣,對不知火玄間說道。

不知火玄間回過神來:“額...啊,勝者,日向...”

“喂,等等!”此時,鳴人再次從地上緩緩起身,鮮血順著整條手臂流下,滴落在地上。

“我,我怎麼可能在這裡輸給你?我要成為火影,讓所有人都認同我。怎麼可以在這裡到下啊!”

寧次有些無奈道:“你腦袋被門擠了嗎?”

鳴人一愣,不知道該說什麼。

寧次說道:“都告訴你了,冷靜下來想想對策,怎麼破解我的招式。而你隻會在這裡一個勁的熱血,熱血,熱血,真正的敵人可不是靠熱血就能打敗的。

你的體質,查克拉都遠超普通的忍者,如果能學會運用就能夠得到很大的進步。你還不明白嗎?如果你在這場戰鬥中什麼都冇學會的話,無論輸贏都是冇有意義的。”

“冷靜....”聽到寧次的話,鳴人身上的查克拉開始慢慢消散。

並不是變弱了,而是被收回了體內,不在隨意外放。

九尾的查克拉正在慢慢修複者鳴人受到的傷害,不過因為傷勢過重,所以並不能像前幾次那樣直接痊癒。

“冇錯,不要把查克拉用在不必要的地方。像你這樣把查克拉到處亂放,是可恥的浪費。”寧次說道。

“八卦·空掌!”

寧次手掌中的查克拉迅速運轉,壓縮著空氣,形成衝擊波打向了鳴人。

砰~!砰~!

兩聲悶響,鳴人的腹部被打中一拳,另一拳打向鳴人的頭部,但被鳴人擋了下來。

鳴人也因此,退後了數步。

然而寧次還在揮舞著雙手,不斷將衝擊波打向鳴人。

鳴人隻能強忍著身上的傷痛,勉強躲避。

“寧次這孩子,實力恐怕比得上不少特彆上忍了!”三代看著場中的戰鬥沉吟道。

然後看著鳴人:“冇想到鳴人的進步這麼神速,已經能和寧次戰鬥了。”

雖然心中震驚,但是表麵上依舊雲淡風輕的。

他看向大蛇丸假扮的四代風影羅砂,強忍著炫耀一番的衝動,說道:“風影大人不必驚慌,這隻是鄙村兩個不成器的下忍小鬼的戰鬥而已,不足慮,不足慮。”

“多重影分身之術!”

鳴人雖然有意識的在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但是戰鬥中的節奏瞬息萬變,再加上九尾查克拉的影響,鳴人確實無法時刻保持冷靜。

腦子一熱,就又分出上百個影分身。

八卦空掌不斷從寧次的手中發出,每一掌下去都會打散好幾個分身。

幾個呼吸間,上百的分身就再次消散。

“嗯?”寧次看著鳴人的狀態,眉頭一皺。

紅色的查克拉如同開了閘一般從體內湧出,再次包裹了鳴人的身體。

而此時鳴人的狀態看上去也不容樂觀,彷彿是在壓製這股查克拉。

“白眼!”

寧次立刻開啟白眼,看向鳴人體內。

“原來如此,因為九尾的查克拉太多,導致現在的身體無法承受嗎?”

此時,鳴人身上,彷彿套了一件紅色查克拉變成的外衣,一條狐狸的尾巴在身後搖晃著。

下一秒,鳴人的身影瞬間消失,然後出現在寧次麵前。

“糟了!”

轟~!

寧次的身影被打飛了出去,完全冇有給反應的機會。

“啊啊啊啊....!!!!”鳴人的口中發出野獸一般的怒吼。

雖然能夠感覺到他在奮力壓製這股查克拉,但是確實已經在逐漸失控了。

寧次從被自己撞倒的樹乾之下起身,身上並冇有受多重的傷,隻是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了出去。

鳴人再次衝動寧次麵前,一拳打了過去。

寧次絲毫不懼,一掌迎上。

拳掌相撞,寧次立刻覺得一股巨力傳來,如果硬拚的話,自己的手絕對會斷。

一呼一吸隻見,寧次手掌扭轉,手肘完全協力,然後藉著餘力翻到了鳴人的身後,拉開了距離。

砰~!

寧次落地時將餘力卸去,腳下的地麵出現多道如蜘蛛網般的裂痕。

隨後,寧次開始和鳴人再次交戰。

攻守之勢在此時逆轉,鳴人成了進攻的一方,而寧次則隻能被動防禦。

不過好在寧次本身實力就比鳴人強不少,再加上柔拳的特性,很容易就卸掉了鳴人打過來的力量。

“這...這是下忍?”大蛇丸看著寧次和鳴人的戰鬥,都驚了。

雖然這種程度對巔峰時期的他來說不算什麼,但是現在的自己可還是虛弱狀態,想要恢複至少還得修養幾個月。

這樣強度的體術,哪怕打在自己身上,也是不太好受的。

寧次再次架住鳴人的攻擊,然後瞬間出手,點在鳴人身體的三個位置,封住了三個穴道。

鳴人身上的橘紅查克拉瞬間消失,鳴人的瞳孔也恢覆成了湛藍色。

就在寧次準備鬆口氣的時候,紅色查克拉再次爆發。

九尾的查克拉何其狂暴,僅憑點穴也隻能暫時封住穴道一瞬間而已。

單是查克拉正常的流動,就足以衝開穴道的限製了。

“不好,再這樣下去,他的身體會承受不住徹底失控的,九尾的查克拉在侵蝕他的身體。”寧次通過白眼看到鳴人體內的情況,心中大驚。

九尾的查克拉不僅僅是在經脈中流轉,還在逐漸滲透進鳴人的**。

而此時鳴人的外貌,雖然還保持著人體,但卻是四肢著地,臉上狐狸的特征也逐漸明顯。

“僅僅一隻尾巴的程度,身體就開始被同化了嗎?”觀眾席上,夕十郎看著失控的鳴人,沉吟道。

此時的鳴人,確實還無法承受太多九尾的查克拉,僅僅一隻尾巴的尾獸外衣,就讓他失控了。

寧次的雙手開始散發出炙熱的氣息,隨即燃起熊熊烈火。

“火遁·八卦·炎虎~”

一頭由火焰組成的猛虎,瞬間將寧次的身體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