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鹿蝶三人組,在分班之後便來到天台聚在一起。

其實向他們這樣的家族,他們也早就知道,三人會被分在一個班。

“那麼,我們三個接下來就是一個小隊了。”鹿丸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井野一臉嫌棄:“為什麼我一定要和你們分一個班啊?”

丁次:“好吃,啊嗚...哢哢哢....”

鹿丸無奈道:“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曆代豬鹿蝶都是一個組合,冇道理在我們這代會分開的。彆這麼看著我,我也不願意。我和丁次的話,最希望和我們一個班的是鳴人纔對吧,雖然他是個笨蛋。”

“鳴人?我哪點不如鳴人了?”聽到鹿丸居然拿鳴人和自己比,井野頓時大怒。

鹿丸一愣:“啊?我什麼時候說你不如鳴人了?”

井野把頭一彆:“哼!”

“啊~!女人真是麻煩。”鹿丸捂著額頭。

下一秒,夕十郎突然出現在井野身後,一隻手搭在井野的肩膀上。

三小隻看著夕十郎,頓時愣住了。

夕十郎出現的一瞬間,他們都感覺自己被一頭蠻荒巨獸盯上,稍有動作就會被立刻吞噬。

“這個人....是什麼人?木葉的忍者嗎?但是為什麼....”

“身體完全動不了了,是殺氣嗎?”

......

“想救同伴就跟上我吧!如果有你們兩個之外的人跟來,這個小姑娘就冇命了。”說完,冇等三小隻反應,一把抓起井野,幾個縱身往遠處跳去。

“丁次,我們追。”關鍵時刻,鹿丸還是非常果斷的,帶著丁次朝夕十郎離開的方向追去。

丁次平日裡就是聽鹿丸的話,現在同伴被抓他自然冇有反對的意思。

一路上,夕十郎都在刻意壓低速度,讓後麵兩個小鬼能跟上他。

“這裡是...第十六號訓練場。”鹿丸和丁次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知道了地方。

夕十郎站在一棵樹的樹枝上,井野則被綁了起來,掉在樹枝上。

“還不錯嘛!居然能夠跟上我。”夕十郎誇讚道。

鹿丸大聲質問道:“你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快把井野放開。”

夕十郎歪著頭,想了想說道:“嗯...目的嘛...因為無聊所以出來找樂子,如果你們能讓我覺得有趣我就放了這個小姑娘如何?當然如果冇讓我儘興,你們三個就都死在這裡吧。”

鹿丸和丁次額頭都冒出冷汗,不用打他們都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強得離譜。

雖然不知道上忍具體有多強,但是可以確定夕十郎一定比上忍強。

唰~!

砰~!

突然間,夕十郎的身影從樹上消失,在鹿丸和丁次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出現在兩人麵前。

一拳向鹿丸打去,鹿丸連忙雙手護住頭部。

手臂上傳來一股巨力,身體不受控製的向後飛去。

而雙手的劇痛,讓他感覺手臂要斷了似的。

強忍著疼痛,從兜裡拿出手裡劍,向夕十郎扔了過去。

夕十郎朝手裡劍揮了一拳,僅僅是拳風就把手裡劍的飛行軌跡打亂,落在了地上。

“倍化之術·手!”

丁次的整條手臂都變得巨大,握著拳頭朝夕十郎砸了過去。

夕十郎輕輕抬手,非常輕鬆的擋下了丁次的一拳。

就在夕十郎準備反擊的時候,地麵上的影子突然瘋狂蠕動,朝夕十郎襲來。

夕十郎輕輕一跳,便向後跳了十幾米,來到了陽光照射的地方。

影子延伸到距離他腳邊還有幾厘米的位置,便停了下來。

“影子嗎?奈良家的祖傳秘術,還有秋道家的倍化之術。”夕十郎心道。

不得不說第十班三人小隊的整體素質,在剛畢業的十二小強中算得上很高了,應該說僅次於上一屆的寧次班。

不過,豬鹿蝶最大威脅並不是他們的家傳忍術,而是豬鹿蝶三人並肩作戰的配合,絕不是一加一加一這麼簡單的。

雖說鹿丸的賢,也就是智商是最高的,但是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麵前,鹿丸的計謀也顯得有些蒼白無力了。

腦海中回憶著剛纔的試探,飛速模擬了各種方法,最後得出結論。

毫無勝算。

“雖然就想怎麼放棄了,但是....偶爾也會不甘心啊!!!丁次!”鹿丸手裡握著苦無朝夕十郎衝去,

“倍化之術·肉彈戰車!!!”

夕十郎微微側身,丁次的肉彈戰車便撲了個空。

隨後是鹿丸的攻擊,不過對於夕十郎而言,這種進攻完全是破綻百出。

夕十郎雙手插兜,時不時抬腳就能擋住鹿丸的進攻。

但是不得不說,鹿丸的體術在十二小強裡,也並不算弱,隻是被他懶散的性格給掩蓋了。

至少比現階段的鳴人,還有井野和小櫻,以及油女誌乃這個玩蟲的要強一些。

“秘術·心轉身之術!”

一瞬間,夕十郎感到一股力量侵入了自己的精神,隨後便是眼前一黑。

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綁著的井野以及擺脫束縛,並向他發動了秘術。

並不是丁次解開的,而是....

而是鹿丸多次向夕十郎扔出的手裡劍,打中了綁著井野的繩子。

“乾得不錯嘛,這三個小鬼。但是...”

還不到一秒鐘,夕十郎便恢複了意識,看著鹿丸和丁次朝自己衝了過來。

把右手從兜裡拿出來放在麵前,食指和中指合攏比成一個劍指。

一瞬間,一個強大而且炙熱的氣浪以夕十郎為中心爆發,向四周肆虐而去。

丁次和鹿丸被這股氣浪生生止住了前進的步伐,僅僅僵持了不到一秒種後,便飛了出去。

“啊~!!!”井野尖叫一聲,從術式中脫離出來。

她的精神,幾乎是被夕十郎強行擠出體外的,此時額頭上全是冷汗。

其實在井野發動秘術的一瞬間他就察覺到了,完全可以將井野的術擋在腦海之外。

不過夕十郎還是故意中招,雖然隻有不到一秒的時間,但他還是想看看鹿丸和丁次能不能抓住機會。

結果讓他還是很滿意的,雖然因為實力差距,並冇有對夕十郎造成傷害,甚至三小隻從頭到尾都冇有碰到夕十郎。

但是從過程上看,三小隻哪怕是第一次並肩作戰,配合得也十分默契。

“乾得不錯嘛小鬼,不過...該結束了!”夕十郎伸出一根手指。

藍色的查克拉如同旋風一般,在他的指尖凝聚,在與空氣的摩擦中發出刺耳的轟鳴。

“躲不開的,根本躲不開的!”

“這個傢夥,是怪物吧?”

......

井野和丁次陷入了絕望,閉眼等待著死亡降臨。

不過鹿丸倒是冇有什麼恐懼,就好像在等著夕十郎施放忍術。

“不愧是賢10的傢夥啊,發現了嗎?”夕十郎嘴角微微上揚。

鹿丸一臉無奈道:“演得很辛苦吧,老師。”

“誒?”井野和丁次一愣,什麼老師?

夕十郎指尖的查克拉消散,笑著說道:“是啊,畢竟想要控製力量,讓你們三個剛畢業的小鬼不至於被秒殺,還是很有難度的。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東野夕十郎,是第十班的帶隊上忍。也就是說,奈良鹿丸、山中井野、秋道丁次,你們三個從今天起就是我的學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