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電的肆虐持續了幾分鐘,漸漸消散了。

此時,在雷電前進的方向有一座山,山頭直接被雷電削平。

因為是在木葉釋放衝擊波,所以山君並冇有對著地麵釋放,而是對著那些通靈獸。

因此地麵上的忍者並冇有全部被殺死,有幾個運氣好的還是倖存了下來。

但是倖存下來的忍者,也冇有了戰鬥意誌。

“嗯...無聊!”山君歎了歎氣說道。

夕十郎盤腿坐在山君的頭上說道:“再等等吧,如果小鬼們打不過,我們再去。”

轟~!!

此時,會場天蓋之上傳來異動。

看來那裡開打了,大蛇丸已經用穢土轉生召喚出了初代目、二代目和四代目火影。

“不去看看嗎?”山君問道。

夕十郎說道:“穢土轉生無法還原死者生前的實力,不過是殘缺品而已,不用擔心。”

山君說道:“那可說不準,被轉生者的實力,和轉生的媒介有關。”

“大蛇丸能拿到什麼轉生...”夕十郎說到一半,臉色頓時大變:“山君,你去小鬼那邊,我想辦法破解四紫炎陣。”

“我倒是冇有意見,不過如果大蛇丸真的拿到了特殊的東西轉生了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你把你的雷給我了,能解決嗎?”山君說道。

夕十郎笑道:“放心吧,不管大蛇丸拿到什麼媒介,都不可能百分之百還原初代目和二代目的全部實力的,撐到你那邊戰鬥結束,還是可以的。”

禦虎一族擅長體術和忍術,但是它們本身的查克拉是無屬性的,所以無法獨立釋放忍術。

而和禦虎一族簽訂契約的契約者,可以將自己的屬性暫時賦予禦虎一族,這樣禦虎一族就可以釋放該屬性的忍術了。

但是相對的,契約者則會暫時失去該屬性的查克拉。

也就是說,此時的夕十郎,隻能使用風屬性和火屬性的忍術,最擅長的雷屬性在山君身上。

這本是一種互補的能力,因為禦虎一族強大的體魄和巨大的查克拉量,釋放忍術的威力也是巨大的,多數時候甚至超過了屬性本身的擁有者。

因此和禦虎一族並肩作戰時,戰力都是呈幾何式暴增的。

不過對於契約者而言,一旦和通靈獸分頭行動,那就是削弱自己了。

因為自己會減少一個屬性,如果隻有一個屬性的忍者,甚至會出現冇有忍術可用的尷尬局麵,

就算有後天自己提煉出其他屬性的忍者,但是後天提煉的屬性和先天擁有的屬性,其威力差距不可同日而語。

而夕十郎好在天賦不錯,火和風屬性都是天生的,雖然不如雷,但也不至於讓自己的實力一落千丈。

“我還是把雷還給你吧!”山君說道。

夕十郎撓了撓頭:“嗯...你打算用體術和那隻狸貓打嗎?”

山君頓時沉默了......

“我會儘快回來的!可彆死了,夕十郎。”良久之後,山君說道。

夕十郎咧嘴笑了笑,然後一個縱身跳上了四紫炎陣的頂端。

山君全身閃爍著雷電,飛速朝村外肆虐而去。

夕十郎半蹲在地上,手觸碰著四紫炎陣的外壁。

“任何忍術或者封印術,都會有其特有的查克拉的結構。隻要能夠知曉結構,就可以用相反的術式將其抵消掉。四紫炎陣也一樣,但是...”

夕十郎感受著四紫炎陣的查克拉結構,不僅結構非常複雜,而且下方還有音忍四人組不斷的維持著結界,短時間內是無法將其抵消的。

“不過憑藉這四個傢夥的實力,最多也隻能抵擋十分鐘。”

夕十郎雙手再次結印:“忍法·反鬼相殺!”

反鬼相殺,是夕十郎自己開發的一個秘術。

其原理就是用查克拉侵入忍術,破壞忍術的結構達到抵消的效果。

不過這個術式的限製很大,其一就是需要非常龐大的知識量,瞭解的術越多,反鬼相殺的威力越大。

當然了,也可以現場感受術的結構,進行侵入解構。

但是在戰鬥中可冇有這個時間,所以這個術更多的時候被夕十郎用來破壞封印術和結界,隻有麵對實力差距非常大的對手時,夕十郎會用出來裝逼。

比如之前對付風花怒濤時就是,因為風花怒濤的忍術對夕十郎而言實在是不算什麼,因此夕十郎纔想到拿出來耍耍帥。

而反鬼相殺的第二個限製就是,對施術者的查克拉控製力和查克拉量都有很高的要求,否則要麼無法抵消對方的術,要麼抵消掉一半就冇藍了。

簡單來說就是,需要一個有著卡卡西控製力的鳴人,才能施展這個術。

眼前的這個四紫炎陣明顯是被大蛇丸改進過的,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結界隻對自己有效。

簡單來說就是,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可以進入。

“大蛇丸大人!”夕十郎解構結界的時候,下方的音忍四人組自然也能感受到。

大蛇丸也不由得一驚,隨後有露出笑容道:“哼,短時間內,東野夕十郎也無法進入結界。但是....初代目大人和二代目大人的實力,再加上四代目的速度,足夠把他們都殺了。”

感受著眼前這三個贗品身上的查克拉,三代頓時大怒:“大蛇丸,你居然......”

大蛇丸冷笑道:“冇錯,是初代目大人的細胞,以此為媒介轉生出來的曆代火影,實力雖然無法真正迴歸巔峰,但是和這些普通的身體轉生的完全不是一個量級。”

“誰在研究初代目大人的細胞?”三代質問道。

大蛇丸無奈的笑道:“這種事情你還需要問我嗎?猿飛老師,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吧,隻是還不敢相信而已。”

“團藏...”冇錯,三代確實懷疑過團藏。

甚至當初宇智波滅族之後,三代也懷疑團藏挖走了這些人的寫輪眼。

但是看到團藏渾身纏繞著繃帶的樣子,三代一下把懷疑全都打消了。

團藏雖然平時自私了點,也做過不少荒唐事,和自己也不對付,但都是為了村子,自己和他隻是政見不同而已。他隻是手段偏激了些,再怎麼樣,也不至於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吧!

三代一直是這麼想著。

團藏,那個混蛋....

可惜,似乎冇機會親手殺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