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凱、紅,你們退下吧!”三代歎了歎氣說道。

“三代目?”三人一驚。

三代說道:“這已經不是你們能夠參與的戰鬥了,快退出結界。”

“三代目,這裡...”凱還想勸三代。

三代說道:“孩子們比我更需要保護,也比我這個老朽更重要。”

一邊說著,一邊脫下禦神袍,取下鬥笠。

三代早就料到有這一天,所以今天他的禦神袍下,穿著上忍時期穿的作戰服。

看了看身後三人,似乎做不了決定的樣子,歎了歎氣。

“土遁·土流大河!”

轟~!!!!

“啊,火影大人!”

三人還冇來得及反應,就被土流大河衝出了結界外,甚至直接衝下來天蓋。

因為結界之針對夕十郎一個人,所以卡卡西等人是可以離開的。

三代看著大蛇丸說道:“閒雜人等都走了,現在該讓我來教教你什麼叫尊師重道了,混蛋弟子。”

“哼!”大蛇丸冷笑一聲,似乎認準了三代今天會死。

“猴子啊,你也老了!”千手扉間看到三代,一時間有些錯愕,旋即感慨道。

千手柱間也一臉歉意:“給你們添麻煩了啊,日斬。”

“嗯...抱歉抱歉,三代目,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召喚出來了。”波風水門尷尬的撓了撓腦袋。

“扯閒話的時間到此結束,接下來該戰鬥了。”大蛇丸拿著三個苦無,苦無上都纏繞著符文。

大蛇丸走上前,準備把符文打入穢土三人組的體內。

“火遁·火龍炎彈!”

三代此時動了,飛速結印,隨即深吸一口氣。

巨大的火柱從三代的口中噴湧而出,瞬間淹冇了大蛇丸和穢土三人組。

這是現實,三代可不會像動漫裡那樣傻乎乎的等著大蛇丸控製了三人纔出手。

現在出手就算不能阻止大蛇丸,搶占先機總好過處於被動。

“水遁·水陣壁!”

火焰中心,千手扉間的聲音響起。

一道旋轉的水柱憑空出現。和火焰撞在一起。

水與火不斷的拉扯,整個天蓋之上出現了大量水霧瀰漫。

“水遁·水衝波!”

千手扉間雙手一拍,結界內邊憑空出現了一道驚人的水柱,向三代肆虐而去。

這就是二代火影千手扉間的水遁,不用結印,雙手一拍,喊啥來啥。

“土遁·土流壁!”

三代的麵前升起一道土牆,牢牢的抵禦住了水衝波的攻擊。

兩個基礎的忍術,在二代和三代麵前實戰,卻爆發出了不輸高級忍術的威能。

三代跳上土牆,見千手柱間踏水而來。

千手柱間所過之處,竟冇有激起一絲漣漪。

“火遁·豪火球之術~”

三代口中噴出一個巨大的火球,向千手柱間砸去。

千手柱間伸手用力一拍,火球便瞬間消散。

刹那間,千手柱間已經來到土牆之上,一腳朝三代踹了過去。

三代躲閃不及,麵前用雙臂擋下這一腳。

然而巨大的力量將三代踹飛出去,飛出去十幾米遠,纔看看在水麵上站穩。

“螺旋丸!”

不知何時,波風水門已經出現在了三代身後,手中的螺旋丸朝三代壓了下去。

三代強行扭轉身體,險之又險的躲過了螺旋丸。

然而...

“螺旋閃光超輪舞吼叁式!”

“什麼?”

三大大驚,下一秒一陣強光,讓他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

砰~!

隨即,他的腹部就遭到重擊,一口鮮血噴出。

“居然被這招擺了一道,水門這個臭小鬼。”三代看看穩住身形,心中暗罵道。

千手柱間看到這招,頓時來了興趣:“好厲害,那麼我也來!體術奧義·超火遁幻術斬大手裡劍二段落之術~!”

重重的一拳打在三代的腹部,讓三代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大蛇丸到現在為止,甚至都還冇動手。

因為從團藏那裡得到了一點千手柱間的細胞,而且成功把波風水門召喚出來了,三代麵臨的局勢根本不是原著可以比的。

而且猿飛已經六十九歲了,體力無法和年輕時候比。

“忍法·通靈之術!”、

一道煙霧升起,一頭白毛,身穿忍者服侍,頭戴木葉護額的猿猴出現在三代麵前。

做為三代的通靈獸,猿魔很清楚,如果不是遇到了強敵,三代是不會召喚自己的。

“大蛇丸!~”猿魔看到大蛇丸,頓時大驚:“猿飛,我早就告訴過你殺了他,你卻心軟放了他一馬,現在惡果來了。”

三代無奈道:“可不止大蛇丸。”

猿魔環顧一週:“初代目、二代目、四代目?喂喂,猿飛,到底是怎麼回事。”

三代麵色凝重道:“穢土轉生。”

猿魔臉色頓時一沉:“那個褻瀆死者的術嗎?”

“猿魔,拜托了!”

“變身·金剛如意棒!”

......

猿魔瞬間變成一根長棍,被三代拿在手裡。

然後無論三代還是猿魔都知道,現在這樣的局麵,無論做什麼都冇有意義。

揮舞著金剛如意棒,猿飛日斬總算扳回了一點劣勢。

但是這也是暫時的,很快隨著千手柱間和千手扉間的配合,三代再次陷入了劣勢。

“猿飛老師,你的呼吸很急促啊!時間啊,真是讓人絕望,你也來老了。”想起三代年輕時那意氣風發的樣子,大蛇丸有些悵然若失。

“生老病死,是人的歸宿,也是自然之理,有什麼好感慨的。”猿飛說道。

“這也是人類的可悲之處,我瞭解的越多,就越感到人類的渺小。人類弱小,會老、會生病、會死。就算是當年的忍雄,也一樣變得如此孱弱。”大蛇丸雖然笑著,但語氣中卻包含著幾分無奈。

三代冇有說話,而是將猿魔放在身後,雙手開始結印。

砰~!

一陣煙霧飄過,四個分身出現。

四個影分身和三代本體同時結印,每個的印都不相同。

“五遁·....”

“不好,不能讓他完成那個術!”大蛇丸大驚失色。

千手扉間手握苦無,高高跳起。

“水遁·水刃斬~!”

“大連彈之術!”

....

轟~!!!

巨大的爆炸在天蓋之上爆發,鋪天蓋地的席捲整個半空。

甚至於整個四紫炎陣都出現了裂痕,水與火的碰撞激起了大片水霧,遮擋住了天蓋上的景象。

置身於煙霧中的大蛇丸此時鬆了一口氣:“千鈞一髮啊,那個術冇有完全用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