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卡卡西和凱還是帶著一群暗部上了天蓋,隻見天蓋之上滿是水霧,根本看不清楚。

“到底發生什麼了?”卡卡西麵色凝重道。

因為空氣中充斥著亂流的查克拉,所以他哪怕揭開寫輪眼也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說到底,三勾玉寫輪眼隻是增加視力,不能如同白眼一般透過障礙看到目標。

不知過了多久,水霧開始消散,兩道人影開始緩緩現身。

“有誰在哪裡嗎?”

“那是...三代目?”

三代的背影顯現出來,卡卡西和凱臉色一喜。

然而下一秒,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隻見千手扉間手裡的苦無,已經刺進了三代的心臟。

“三代目!”凱和卡卡西都愣住了。

雖然心裡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但是當這一幕真正出現在自己麵前時,兩人還是難以接受。

三代此時抓著千手扉間的手腕,咳出了一口鮮血。

此時看向千手扉間,千手扉間的臉彷彿出現了細微的變化,穢土轉生的裂紋消失,恢複了正常狀態。

“猴子啊!保護好那些仰慕村子的人,還有信賴你們的人。然後培養他們,成為能托付下個時代的人。從明天開始,你就是火影了。猴子,木葉就交給你了!”

“是!”年輕的猿飛日斬半跪在地上,鄭重的說道。

千手扉間背過身去,緩緩說道:“能夠有你們這樣的弟子,我打心裡感到自豪。”

.....

眨眼間,回到了現實。

三代原本已經開始渙散的眼神突然變得堅定,拿住一支苦無,瞬間刺進了千手扉間的脖子。

“扉間老師,我纔是....能成為您的弟子是我一生榮幸。”

千手扉間一驚,一隻手握拳打向三代。

三代一把抓住千手扉間的手腕,一連串的符文爬上了千手扉間的肩膀。

“不好,二代目被封印的話....”大蛇丸大驚,立刻結印,開始控製千手扉間掙脫三代。

然而三代死死的抓住千手扉間,甚至不惜讓胸口的苦無刺得更深。

此時,千手柱間和波風水門也動了,波風水門手中抓著螺旋丸,企圖連千手扉間一起進攻。

畢竟穢土轉生的身體是可以修複的,最後的結果就是三代死,而千手扉間很快就能完好如初。

“八門遁甲·景門!開!”

千鈞一髮之際,凱和卡卡西也動了起來。兩人立刻越過三代,上去攔住千手柱間和波風水門。

“朝孔雀!!!”

凱帶著憤怒的衝向了千手柱間,此時的他也顧不得眼前是初代目火影了。

三代的重傷,讓卡卡西和凱都扔掉了顧忌。

卡卡西手裡雷電閃爍著,朝波風水門衝了過去。

千手柱間的手上包裹著查克拉,迎上了凱的拳頭。

卡卡西手裡的雷切,也與波風水門手裡的螺旋丸相撞。

轟~!!!

天蓋之上再次發生大爆炸,巨大的熱浪吹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砰~!

就在兩處爆炸的同時,天空之上傳來一聲清脆的破碎之聲。

夕十郎突破了結界,從天而降。

千手柱間和波風水門從爆炸中抽身,兩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打擊。

然而這種傷勢,隻是幾個呼吸間就完全恢複。

反倒是剛剛放了大招的凱和卡卡西,此時消耗不少。

而千手扉間與三代的角力也已經結束,三代受了致命傷,實力全方位下降,最終被千手扉間掙脫。

千手柱間、千手扉間和波風水門,三位火影,和夕十郎麵對麵站著。

夕十郎轉身看了看奄奄一息的三代,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憑心而論,他不討厭三代,隻是有些同情他。

“你那是什麼眼神,小鬼?在同情老夫嗎?”三代咳嗽了一聲,說道。

夕十郎嘴角上揚:“不,我冇同情你,對你的死也冇什麼悲傷可言。”

“連安慰一下死者都做不到嗎?還真是不近人情的小鬼啊!”三代感歎道:“不過老夫也不需要同情,十二年前本來該死的就是老夫。小鬼,木葉就交給你了...不,這樣說你也會很頭疼吧?”

三代抬起頭,看著夕十郎:“木葉就拜托你了。”

“呼....”

夕十郎愣了幾秒鐘,隨後長出一口氣:“你這樣說,我會更頭疼的。”

說著,從兜裡拿出自己刻著木葉標誌的上忍護額。

護額,是忍者的身份象征。

大多數忍者都會將它戴在頭上,也有凱和小李這樣綁在腰上當成腰帶用的,也有井野那樣戴在脖子上的。

而唯獨夕十郎,因為厭惡忍者的身份,尤其是在自己的老師和隊友戰死之後,就幾乎冇有戴過護額。隻是踹在兜裡,方便任務的時候表明身份。

在三代和眾人震驚的目光下,夕十郎緩緩的將護額戴在了頭上。

上次夕十郎戴護額是什麼時候?好像冇人記得了。

“我討厭忍者這個職業,但是也不得不選擇我最適應的工作。”夕十郎緩緩說道:“放心吧,我會解決這裡的爛攤子,讓木葉迴歸正常。然後,笑著看著你被燒成灰。”

“哼!”三代笑了笑,不過此時的他說話都變得就艱難了。

“卡卡西、凱,帶所有人都離開這裡。一會兒打起來,我可不敢保證你們能不受傷。”夕十郎走到卡卡西和凱的前麵,對兩人說道。

“嗯,你小心一點。”凱點了點頭,麵色凝重的說道。

夕十郎此時把目光放到了波風水門身上:“我很好奇啊,大蛇丸大人,你是怎麼把四代目的靈魂召喚過來的?十二年前,四代目使用了屍鬼封儘,應該是無法召喚纔對。”

“哼哼哼,那誰知道呢?”大蛇丸冷笑著說道,隨後拿出了一個鬼神一般的麵具:“夕十郎君,因為你的存在,我可不是什麼事都冇做的喲。從一開始,我就在準備今天了。”

“那是...鬼麵堂嗎?”夕十郎一驚。

他想起來,那可是原著中複活三代和四代的重要道具,不過夕十郎確實忘了這一茬了,大蛇丸拿出鬼麵的時候,夕十郎纔想起來(其實是作者忘了,對不起,我有罪。)

“算了,這種事情,我也懶得管了。那個死老頭扔下一堆爛攤子就夠我頭疼的了,我現在超級不爽啊!”

說著,夕十郎立刻就衝向了穢土三人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