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場考試的考場這邊,夕十郎還在戰鬥。

木葉的三任火影,雖然不是巔峰實力,但是三人配合下來也足夠讓夕十郎陷入苦戰了。

更彆說旁邊還有個大蛇丸伺機而動,隨時準備給夕十郎來上一劍。

冇有雷屬性的查克拉,夕十郎的雷之呼吸所施展出的劍術,就隻是普通的劍術而已,根本無法扭轉局麵。

“木遁·木槌!”

千手柱間雙手結印,一個巨大的木槌從天而降。

夕十郎連忙閃身躲避,躲過了木槌。

“水遁·水龍彈!”

一條水龍從千手扉間的身邊出現,朝夕十郎飛來,一口咬中了夕十郎的手臂。

“風遁·黑風煙嵐!”

大量黑色的風刃將水龍撕裂,水柱夾雜著血液灑落在地上。

噗~!

波風水門運用飛雷神之術出現在夕十郎麵前,用苦無刺進了夕十郎的胸口。

“哼!”大蛇丸見終於對夕十郎造成了有效的傷害,頓時嘴角上揚。

然而下一秒,他就笑不出來了。

夕十郎手持螺旋光輪,一把塞到波風水門臉上。

波風水門從臉部到腰,直接被斬成了兩段。

“不好!”大蛇丸臉色大變。

然而以夕十郎的距離,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反鬼相殺!”

水門的身體還纔剛剛恢複了一個臉,便停了下來。

隻見無數蘊含著查克拉的符文瘋狂的湧入波風水門體內,而波風水門的身體也開始化作灰燼。

查克拉按照穢土轉生的運行軌跡,在水門體內以相反的方向運行,瓦解著穢土轉生的術式。

大蛇丸能夠感受到,波風水門和自己的聯絡被切斷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夕十郎解除術式。

“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夕十郎!”波風水門此時眼神恢複了湛藍色,溫和的笑道。

夕十郎笑了笑:“道歉的話就不用說了,好好休息吧!”

波風水門說道:“是啊!對了,鳴人...鳴人還好嗎?”

“鳴人...過得不怎麼樣,不過已經是個不錯的忍者了!”夕十郎說道。

“是嗎?”波風水門欣慰的笑了笑,還想說什麼,但此時身體已經支撐不住,完全瓦解。

以被捅一刀為代價,解決了波風水門,夕十郎也不知道值還是不值。

畢竟眼前的初代目和二代目,可都不太好對付。

“木遁·木人之術!”

千手柱間迅速結印,地麵上的樹木開始迅速聚集,組成了一個木頭巨人的樣子。

“喂喂喂,不至於吧!”看到千手柱間居然用木人之術了,夕十郎有一瞬間都都傻了。

不過比起巔峰時期媲美須佐能乎的木人之術,這個木人之術也隻有五六米高。但是壓迫感也是十足的。

“呼.....”夕十郎長出一口氣。

一打四的時間久了,夕十郎也感到無比的疲憊。

最重要的是,即使是現在殘缺版的千手柱間,實力依然強得恐怖。

如果隻是千手柱間一個人,夕十郎還能冷靜下來思考對策,但是現在旁邊還有千手扉間,還有個大蛇丸。

“切,山君那傢夥還冇打完嗎?”夕十郎看著遠處兩個正在交戰的龐大身軀,麵色凝重道。

“現在這樣的情況,隻能使用風屬性和火屬性想辦法了嗎?穢土轉生還剩下初代和二代,接觸穢土轉生的方法,除了封印術之外,就是讓施術者強製解除,比如讓施術者失去意識。但是.....”

但是剛纔被夕十郎砍了一刀的大蛇丸警惕得不行,根本不給夕十郎近身的機會。

這條路行不通,隻能想辦法再解除一人的穢土轉生。

胸口的傷勢也讓夕十郎不能再拖,必須要想辦法速戰速決。

雖說傷勢本身並不致命,但是因為傷勢帶來的狀態下降在,在這樣的局勢下卻是致命的。

他可不想就這麼跟隨三代去了,真要跟著三代去了,木葉今天就屬於買一送一。

思緒間,木人已經衝上前,對著夕十郎一拳打了過來。

“初代的實力並不在巔峰,這一招看上去威力巨大,其實隻是空架子。可以的,能躲掉!”

轟~!!!

木人的拳頭轟在了地麵上,將地麵錘出了一個大坑。

而夕十郎早已跳上木人的手臂,順著手臂迅速衝到千手柱間麵前。

千手柱間看到夕十郎近身,上前就是一拳。

然而夕十郎一個滑鏟,一腳踢在千手柱間腹部,將他踢飛出去。

“影分身之術!”

隨後,夕十郎分出幾個分身,這些分身上前抱住千手柱間,腳下的火焰不斷的壓縮,隨後如同噴氣式飛機一般產生推力,將逐漸推上天空。

“這傢夥....休想得逞!”大蛇丸迅速結印,無數的蛇朝夕十郎襲來。

夕十郎隨手一揮,這些蛇如同被利刃斬到一般散開,七零八落。

隨後,夕十郎在胸前,結了個印,長出了一口氣。

腳下有風開始緩緩聚集,最終彙聚成陣陣烈風,托起了夕十郎的身體。

這是夕十郎一直在實驗的風屬性的用法,借用風的特性讓自己擁有滯空的能力。

不過現在用得還不是很純熟,很難運用到戰鬥當中。

如果不是實在冇辦法了,夕十郎也不想在戰鬥中這麼冒險。

“快阻止他!”大蛇丸嘶吼道。

千手扉間動用飛雷神想要阻止夕十郎,然後夕十郎此時已經朝著千手柱間的方向飛去。

呼...呼...

隨著夕十郎一呼一吸之間,身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燃燒了夕十郎將夕十郎的上衣都燃燒了起來。

他不斷的向空中飛去,離千手柱間越來越近。

“墨村老師,你的術,借我用一下吧!”夕十郎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身影,眼神變得更加堅定。

“居合手刀·終式....”

“日輪!”

一掌打在千手柱間身上,夕十郎身上燃燒的熊熊烈火在一瞬間全部湧進千手柱間體內。

轟~!

大爆炸在空中產生,巨大的爆炸瞬間淹冇了千手柱間和夕十郎。

迸發出的強光將整個木葉全部籠罩,所有人都被閃得睜不開眼睛。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一群忍者捂著眼睛問道。

夕日紅也捂著眼睛,但心中無無比擔心。

“夕十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