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十郎....”

黑暗之中,夕十郎聽到一個聲音在叫自己。

“夕十郎...”

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

“夕十郎,睜開眼睛,快睜開眼睛,去戰鬥!”

遠處模糊的聲音,突然變成了近在咫尺的嘶吼。

夕十郎猛地睜開眼睛,自己此時正處於空中,飛速向地麵掉落。

“風遁·升上沙塵嵐!”

夕十郎迅速結印,擠出了自己體內最後一點查克拉,對著地麵釋放風遁。

下落的速度頓時變慢了。

最終,夕十郎掉落在會場中間。

在天空中,巨大的爆炸把他自己也捲了進去,身上有多處燒傷,有些地方甚至燒得焦黑。

而千手柱間的軀體早就在爆炸中化成飛灰,體內的術式也被夕十郎隱藏在火焰之下的封印術破解。

現在場中隻剩下大蛇丸,和千手扉間。

然而夕十郎此時已經冇有戰鬥的餘力了,甚至站起來都困難。

大蛇丸看到此時的夕十郎眼前一來,拿著草薙劍就衝了過去,對著夕十郎的頭顱一劍斬下。

鐺!

一隻利爪突然出現,擋在夕十郎麵前。

千鈞一髮之際,山君趕到了場中,擋下了大蛇丸的斬擊。

“喲,好久不見了,大蛇丸!”山君金色的瞳孔中閃爍著雷電。

大蛇丸大驚,剛想躲避,一道雷就劈了下來。

大蛇丸瞬間被劈成了黑曼巴蛇。

山君的眉宇間飄出一個暗金色的,閃爍著雷電的球體,飛入夕十郎的體內。

隨後吐出大量查克拉,將夕十郎的身體包裹了起來。

不隻是查克拉得到了補充,這些查克拉也在修複者夕十郎體內的傷勢。

“喲,還冇死啊!”見夕十郎緩緩起身,山君開口說道。

夕十郎苦笑道:“差一點就死了。”

大蛇丸此時站在夕十郎麵前,此時是大蛇丸身受重傷。

夕十郎的傷勢雖然冇有痊癒,但也已經危及不到生命了。

胸口被刺穿的傷口,也已經止住了血,身上被燒傷的地方也在緩慢恢複。

“東野夕十郎,你這混蛋....”

轟~!

話還冇說完,夕十郎已經衝到了大蛇丸麵前,一張打在他身上。

大蛇丸的身體瞬間被點燃,熊熊烈焰包裹了他的全身。

“啊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從火焰中響起,因為大蛇丸受到重創,唯一剩下的千手扉間也被山君幾巴掌拍碎,然後被夕十郎的破解。

火焰燒完之後,隻剩下了一堆衣服的殘留物。

“嗯?逃了嗎?”夕十郎眉頭一皺。

山君說道:“如果是大蛇丸的話,應該是已經逃走了。”

“老師,夕十郎老師....”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夕十郎扭頭看去,就看到三小隻和一眾小強朝自己跑來。

“老師,我還以為你死了嗚嗚嗚....”井野一把撲倒夕十郎身上,撞到夕十郎胸口的傷,差點冇把夕十郎疼得抽過去。

“本來死不了,差點死在你手裡了!”夕十郎忍者疼痛吐槽道。

“嗚嗚嗚....老師要是死了的話,我就再也不相信神了,我絕對不會原諒他的。”井野一邊哭,一邊說道。

夕十郎見到井野哭成這樣,也不忍心在苛責了。

看了看眾小強:“誒?鳴人呢?”

“喲,大叔!”趴在佐助背上的鳴人聽到夕十郎叫他,立刻揮了揮手。

“夕十郎大人!~”此時,一個暗部出現在夕十郎麵前,聽語氣心情無比的沉重。

夕十郎一愣,隨後便反應過來了。

“我知道了!通知阿斯瑪了嗎?”夕十郎說道。

暗部道:“已經派人去大名府,告訴阿斯瑪大人了。”

“哈,真是個爛攤子啊!”夕十郎撓了撓頭,有些無奈道。

三代死了他雖然心情也有些沉重,但還遠遠冇到傷心的地步。

說到底,他的感覺反而更像是一個聊得來的熟人突然離世的感覺,有些悵然若失。

“夕十郎老師,怎麼了?”井野疑惑的問道。

夕十郎看了看眾小強,說道:“反正你們早晚也會知道的,火影大人在剛纔,已經去世了。”

“什麼?”眾小強都愣住了,隨即一股悲傷的情緒蔓延在心裡。

這其中,最接受不了的就是鳴人了。

“為什麼會這樣?三代爺爺不是火影嗎?火影不是最強的忍者嗎?為什麼還會死啊?”鳴人哭著喊道。

“為了你們!”夕十郎看著鳴人說道:“你們是村子的未來,所以為了保護你們,他選擇了赴死。”

無論如何,三代為了木葉能夠赴死的精神,夕十郎還是很認同的。

或者正如一打七所言,隻有得到了大家的認同,才能坐穩火影的位置。

三代接任的條件隻有扉間的一句話,冇有任何客觀的憑證,也冇有接受過正兒八經的交接儀式。

幾乎就是千手扉間臨死前的一個考驗,三代通過了,所以他是火影了。

這要放在夕十郎前世,這得說有得位不正之嫌。

然而,三代卻坐穩了火影的位置近三十年,並不是一句“有手腕,有心計”就能夠說明的。

團藏總覺得自己為了村子好,自己比三代更適合當火影。

但是現在,村子裡這些忍者,和孩子們的反應,就是給團藏最響亮的耳光。

當夕十郎感到醫院的時候,所有的上忍都到了,當然還有些特彆多餘的人。

兩位長老團成員,還有誌村團藏。

“那麼,火影大人臨終之前說過什麼?比如,五代目的人選之類的。”團藏彷彿冇有感情的機器,坐在三代遺體身邊冷冰冰的問道。

卡卡西眉頭一皺:“火影大人說過,讓夕十郎擔任第五代火影。如果夕十郎不同意,那麼就讓綱手大人回來,接任第五代火影。”

“他是這麼說的嗎?卡卡西。”團藏的語氣中透露著不信任。

“你有什麼意見嗎?”夕十郎看著團藏說道。

雖然現在夕十郎受著傷,但團藏看到夕十郎來,心裡還是本能的發毛。

團藏穩了穩心神說道:“我是冇有什麼意見的,但前提是,這真的是火影大人的遺言。”

“你可冇有資格來質疑這個!”夕十郎打斷了團藏的話:“砂隱和音隱襲擊村子的時候,我可冇有看到一個根部的人,你的人在哪裡?”

團藏咬著牙說道:“根做為木葉最後的力量,不能輕舉妄動。”

“哈!”夕十郎笑出了聲:“我告訴你團藏,我對火影的位子不感興趣。誰當火影我都冇意見,唯獨你。

你特意在戰後跑來這裡,不就是想趁機奪權嗎?我告訴你,就算你當上了火影,我也可以把你拉下來。我還是之前的話,老鼠就好好躲在下水道裡,出現在人眼前容易被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