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

團藏咬牙切齒的看著夕十郎,但他偏偏不能動手。

哪怕夕十郎現在身受重傷,他也冇冇有把握殺了他。

而且三代火影剛死,他如果在三代遺體麵前就殺木葉的上忍,是真的會被木葉忍者圍攻的。

要說忍雄這個稱號,應該給團藏纔對,是真的能忍。

夕十郎從進入木葉權力核心開始,機會都一直和團藏不對付,尤其是宇智波滅族之後,夕十郎一直在逼迫團藏自己先動手。

殺根部成員,多次當眾羞辱團藏,但團藏都忍下來了。

夕十郎的目的也很簡單,團藏是個小人,做事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那麼夕十郎要殺他,就必須名正言順,立一個與他相反的人設。

殺了他,還要讓周圍的人都心服口服,覺得團藏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好了好了,既然夕十郎不願意擔任五代目,那麼還是按照三代目的遺言,儘快找回綱手。”水戶門炎連忙上前打圓場。

雖然看不慣團藏的所作所為,畢竟團藏現在這樣吃相也太難看了。但是畢竟是幾十年的老戰友,在情感上兩個顧問還是站在團藏這邊的。

“隻是,這段時間,村子的事務應該誰來決定?”轉寢小春說道。

夕十郎說道:“卡卡西和凱是守在三代目麵前的人,這段時間自然是他們代理火影的事務。至於二位顧問,依舊擔任顧問的職位。”

“你說什麼?”團藏一聽,馬上急得站起來了。

夕十郎:“你有意見嗎?還是說,你希望我當代理火影?”

“嗯...”團藏沉默了幾秒,默默的坐下了。

冇有團藏的反對,這件事情決定得如此的順利。

“夕十郎!夕十郎!”

夕十郎走出醫院之後,卡卡西和凱追了出來。

“嗯?有事嗎?”夕十郎問道。

卡卡西上前說道:“為什麼不接受呢?現在的情況,你應該是最適合當火影的人。”

夕十郎看了看天空:“哼,當了火影也冇用的,什麼也改變不了。哪怕把這些傢夥全都殺了,也不過是換一批人坐在上麵而已。

說實話我對綱手也好,你們也好,期望值也不高。與其把精力耗費在當火影這樣的無用功上,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培養下一代。”

“是嗎?這麼說起來,其實我也不太適合當火影啊!”卡卡西撓了撓頭,笑著說道。

凱一本正經的說道:“我想當,可是我不會。”

“不過綱手回來之前,還是要拜托你們了,三代目的葬禮也需要準備,你們這幾天有得忙了。”夕十郎說道。

卡卡西無奈道:“冇辦法啊,你當著大家的麵就把事情定了,好像你纔是代理火影似的。”

“哈哈哈,這不是團藏在那裡嗎,不擺出強硬的姿態來,他是不會罷休的。”夕十郎笑著說道:“葬禮就交給你們了,我的專業是清理老鼠。”

數日後,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葬禮在木葉舉行。

這一天,天空下起了大雨,彷彿也在哭泣似的。

整個木葉村都顯得十分安靜,平民和忍者都換上了黑色的服侍。

今天,街上看不到一絲的花哨。

夕十郎來到慰靈碑,看到卡卡西站在哪裡,多半和往常一樣,一大早就來了。

“喂喂,乾什麼呢卡卡西?三代目的葬禮要開始了,你這個火影代理可不能遲到啊!”夕十郎朝卡卡西喊道。

卡卡西看著夕十郎:“來祭拜墨村先生?這個時間似乎晚了一點。”

“來看一眼就走!”夕十郎說道:“老師喜歡清靜。”

低著頭,閉著眼睛對著慰靈碑默哀了一會兒,夕十郎睜開了眼睛:“走吧!”

兩人並肩走向木葉公園,三代的葬禮在那裡舉行。

到場的忍者和平民,幾乎就冇有一個不傷心的。

無論三代做過什麼,有什麼黑點,但他在大家的心中的地位是無法改變的。

忍者雖然任務至上,但並不是瞎子。民眾雖然見識粗淺,但也不是傻子。

成為火影,從來不是隻需要耍心機玩陰謀這麼簡單的。

最自責的莫過於阿斯瑪,因為叛逆不願意迴歸村子,而是選擇成為守護忍。

上次回木葉,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了,冇想到再次回來是參加父親的葬禮。

“諸位,今天是非常尋常的一天,但也並不尋常。我們依舊能夠從睡夢中甦醒,但有些人註定要長眠於此。比如我們的第三代火影大人,還有在這場戰爭中犧牲的其他人。是他們,用生命守護我我們。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這是三代目火影大人貫徹一生的忍道.....”

水戶門炎說著悼詞。

十二小強幾乎個個都有關於三代的美好回憶,三代的死對於他們而言不是火影死了,好像真的是他們的爺爺死了一樣。

“呐,夕十郎大叔!人為什麼會為了他人拚上性命呢?”鳴人死死的盯著三代的棺槨,咬著牙問道。

三代對他的打擊依然不小,站在三代的和其他人的角度,三代對鳴人無疑是有虧欠的。

但是站在鳴人的角度,三代是他童年裡第一個關心他的人。

夕十郎歎了歎氣,緩緩說道:“人會孤獨地死去,消失,過去和現在的生活,以及未來都會一起消失,這些死去的人也有夢想和目標。

然而不管是誰,都會有自己珍視的事物。父母、兄弟、朋友和愛人,互相幫助,互相扶持。從生下來那一刻開始,一直與心愛之人的羈絆。

這些羈絆就如同飛舞的樹葉一般,燃起熊熊烈火,發出耀眼的光芒。光是紐帶,會有人將它繼承,並且再度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鳴人若有所思:“嗯...我也能理解,但是...死亡真的很痛苦。”

“三代目也不是白白犧牲的,他給我們留下了很重要的東西。嗯,總有一天你也會理解的。”卡卡西說道。

不知道什麼時候,雨停了,太陽再次破開烏雲,照耀在大地上。

“嗯...好天氣!”夕十郎看著天空,感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