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之國境內,某處山洞中。

山洞中,幾個虛幻的身影正在對視著。

站在中間那道身影,雙眼呈紫色,瞳孔如同旋渦一般。

這是曉組織的視頻會議,而中間男人自然就是曉組織的首領,佩恩。

“一袋米要洗嘞!”極具壓迫感的聲音傳出來。

“嗯...首領,就不能換個開場白嗎?”一個金色長髮,嘴裡彷彿嚼著口香糖的忍者說道。

“迪達拉閉嘴,不知道痛苦,這些大國是不會珍惜和平的。”佩恩說道。

迪達拉:“切!”

佩恩繼續說道:“一打七傳來的情報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木葉的最大的威脅不是九尾,而是東野夕十郎。一打七,你是從木葉叛逃出來的老同誌,對於東野夕十郎,你有什麼瞭解?”

一打七..哦不,宇智波鼬沉默了幾秒,開口道:“不熟。”

“哈?不熟?你可是木葉的忍者啊喂,你也是老叛忍了,怎麼連木葉最高戰力的情報都搞不到呢?你這個叛忍是怎麼當的?”迪達拉立刻開啟嘲諷。

佩恩:“迪達拉閉嘴!”

迪達拉氣鼓鼓的彆過頭,如果不是打不過這些人,他高低得安排一場藝術展。

“一打七,還有鬼鮫,你們這次潛入木葉,收集一下九尾的情報。如果可以的話,順便收集一下東野夕十郎的情報,如果打不過也不要緊,隻要不被抓到就好。”

宇智波鼬和鬼鮫道:“是!”

佩恩點了點頭:“嗯,這次會議就說這麼多。哦對了,還有件事。收集尾獸的事情不能急,但是有些人是不是進展也太慢了點。某個從岩隱來的忍者,到現在為止連目標都冇確定,你們的工作是怎麼做的?”

迪達拉:“......”

“迪達拉閉嘴!”

迪達拉:“我冇...”

“讓你閉嘴冇聽到嗎?總之,你們耗子尾汁,以上,散會!”

......

“嗯...哈~欠~!”清晨,夕十郎從夕日紅的糧倉中鑽出來,看了看鬧鐘。

距離三代葬禮已經過去了數日,木葉村又回到了往日的寧靜。

因為戰爭毀壞的建築,也在有條不紊的恢複著。

夕十郎看著這些勞作的工人,想著要不要去根把大和搶過來,讓他加入到重建工作當中。

畢竟,三室一廳之術是真的好用。

“嗯哼,怎麼了嗎?”夕日紅看著夕十郎,嫵媚的笑道。

夕十郎一臉無奈道:“唉!又遲到了,那三個小鬼現在已經把我和卡卡西放在一起討論了,真是恥辱啊!”

倒也不是夕十郎有意遲到的,主要是溫柔鄉確實很磨人。

“反正都遲到了,不如吃了早餐再去吧,我去給你做!”夕日紅說著便從床上起來。

起身時,被子冇有蓋住那一抹旖旎,映入了夕十郎的眼簾。

夕十郎不爭氣的抬起了頭,看得夕日紅雙頰通紅。

......

過了一會兒,夕十郎和夕日紅雙雙出門,夕日紅的臉還帶著一抹紅霞,看著夕十郎的眼神還有些幽怨。

夕十郎則尷尬的撓了撓頭,他承認剛纔是有點粗魯,但絕對不是故意的。

“喲,二位,又在約會嗎?”路上,遇到了卡卡西和凱,還有叼著煙的阿斯瑪。

夕十郎摟著紅說道:“算是吧?你們三位....也是嗎?”

“額...當然不是!”卡卡西有些無力吐槽夕十郎某些時候清奇的腦迴路。

“喂,凱,你在乾什麼呢?”此時,夕十郎看著凱不斷給自己擠眼睛,一臉疑惑。

凱冇有說話,還在擠眼睛。

“你眼睛進沙子了嗎?”夕十郎說道。

卡卡西無奈的捂著頭,對凱他更是無力吐槽。

夕十郎看了看紅,兩人對視一眼。

夕十郎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啊三位,我和紅要去看電影了,十五分鐘後的電影票。”

說著便來越過卡卡西三人,和紅離開了這裡。

卡卡西三人間夕十郎和紅離開,也都離開了。

“夕十郎,那是...”紅看著夕十郎,麵色有些凝重。

夕十郎說道:“嗯,果然還是來了。”

早在凱給自己遞眼神的時候,夕十郎就發現了路邊丸子店裡坐著的兩個身影。

黑底紅雲的長袍,身份呼之慾出。

曉!

而且按照前世的記憶,基本可以確定,是宇智波鼬和乾柿鬼鮫。

兩人一個瞬身術,消失在原地。

另一邊,宇智波鼬和乾柿鬼鮫走在路上。

“一打七桑,你的家鄉還真是繁華呢!霧隱可見不到這樣的景象!”乾柿鬼鮫對於木葉的繁華,顯得意猶未儘。如果不是有任務在身,他估計能逛一天一夜不嫌累。

“不要太高調了,鬼鮫。儘量不要殺人,驚動了木葉的忍者,可就麻煩了!”宇智波鼬提醒道。

乾柿鬼鮫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一打七桑,東野夕十郎,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宇智波鼬一愣,腦海中浮現出夕十郎那帶著嘲諷的笑容:“不是說了嗎,不熟。”

“那,長什麼樣總知道吧!”乾柿鬼鮫說道。

宇智波鼬:“知道。”

乾柿鬼鮫指著前方說道:“一打七桑,前麵那個,是東野夕十郎嗎?”

“嗯?”宇智波鼬一驚,自己前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男一女,不是夕十郎和紅又是誰?

“你!”夕十郎突然指著乾柿鬼鮫,乾柿鬼鮫頓時一驚,隻覺得有股壓迫感。

隻聽夕十郎說道:“那把刀好帥啊!”

“什麼?”乾柿鬼鮫冇想到夕十郎會這麼說,頓時愣了一下。

夕十郎看著鬼鮫背後纏著繃帶的鮫肌,便想起隔壁漂白劇組草莓仔的大砍刀,頓時覺得很帥。

可惜,自己走的是花裡胡哨的路線,大砍刀不太適合自己。

“夕十郎先生,紅小姐,好久不見了。”宇智波鼬說道。

夕十郎笑著朝宇智波鼬招手:“是啊是啊,好久不見了。二位來木葉有事嗎?如果是來殺團藏的話,我可以幫忙喲。”

夕日紅:“夕十郎,這是可以說的嗎?”

“喂喂,一打七桑,這位可有些不好對付得斯呢!”鬼鮫的語氣有些無奈。

宇智波鼬看著夕十郎說道:“能請您讓開嗎?我還不想殺了你們。”

這話把夕十郎逗笑了,夕十郎有些無奈道:“嗯...還真是個實誠的孩子,哈哈!”

話音剛闊,乾柿鬼鮫就一個肩部衝了上來,抽出背上的鮫肌,朝夕十郎砸了下來。

“真是,一點危機感都冇有啊,你們!”夕十郎看著越來越近的鮫肌,單手不緊不慢的結了個印。

轟~!

炙熱的氣浪從夕十郎體內迸發出來,讓鬼鮫的動作一滯,鮫肌再無法前進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