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柿鬼鮫額頭上不由得冒出冷汗,自己明明都還冇碰到對方,但是卻無法前進半分了。

“居然乘人不備偷襲,年輕人真是不講武德。”夕十郎吐槽道。

“不好,鬼鮫,快躲開!”宇智波鼬大驚,連忙喊道。

聽到宇智波鼬的喊聲,乾柿鬼鮫幾乎是本能般的,向旁邊一跳。

轟~!!!

幾乎毫無征兆的,夕十郎的口中吐出一個巨大的火球,將乾柿鬼鮫吞冇。

噗通~!

從火球中飛出一個冒著煙的身影,掉進了旁邊的河裡。

“豪火球居然有這樣的威力!”宇智波鼬看著沖天而起的火光,饒是身為以火遁見長的宇智波一族,也被夕十郎的火遁威力給震驚到了。

鬼鮫從水中探出頭,站在水麵上,身上有多處燒傷。

宇智波鼬知道自己不能再看戲了,拿出苦無朝夕十郎衝了過來。

夕十郎側身躲過,然後一拳朝宇智波鼬的頭打過去。

宇智波鼬一驚,連忙雙手護住頭。

砰!

“唔~!”隨即一聲悶哼,宇智波鼬腹部中拳,被夕十郎打向河麵。

堪堪在河麵上站穩,宇智波鼬的嘴角溢位一絲鮮血。

因為寫輪眼的關係,宇智波鼬看清了夕十郎的動作。

原本將要打向自己頭部的一拳,被夕十郎強行改變位置,打在了腹部。

然而自己雖然能夠看清動作,但身體卻跟不上。

“這份對身體的控製力,實在是太可怕了。”宇智波鼬心中暗道。

“喂,一打七桑,冇事吧?”乾柿鬼鮫連忙問道。

宇智波鼬緩了緩說道:“嗯,還好。”

“真是的,我本來有些擔心你們兩個的,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不需要了啊!”卡卡西此時出現在宇智波鼬身後說道。

二人組看到卡卡西的出現,頓時一驚。

鬼鮫立刻帶著宇智波鼬退後,雙手開始結印。

卡卡西推開護額,左眼的三勾玉寫輪眼不斷的旋轉。

鬼鮫結印的一瞬間,卡卡西也開始結印,無論是動作還是速度幾乎一模一樣。

“水遁·水鮫彈之術!”

“水遁·水鮫彈之術!”

隨著了兩人結印完成,河麵兩道水柱沖天而起,向對方衝了過去。

水柱相撞,無數水花灑落,將三人都衣服都打濕了。

“紅,你在岸上看著,彆放跑他們。”夕十郎對紅交代一句,便跳到河麵上。

因為有宇智波鼬在,紅這樣的幻術型忍者反而被剋製,畢竟誰玩幻術玩得過宇智波一族啊?

宇智波鼬立刻轉身麵對著夕十郎,兩人也幾乎同時結印。

“火遁·豪火球之術!”

“火遁·豪火球之術!”

兩個巨大的火球相撞,讓火焰四處蔓延,整個河麵被火焰映得通紅。

甚至距離火焰近得水麵,水開始了沸騰。

“真是厲害的火遁啊,不愧是當年的天才少年!”夕十郎誇獎著宇智波鼬,然後朝他一拳打了過去。

鬼鮫見狀,立刻擋在宇智波鼬麵前,鮫肌擋在自己身前。

砰~!

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手上傳來,鬼鮫的身體暴退了好幾米,才勉強停下來,在水麵站穩。

“唔~!”鬼鮫悶哼一聲,拿著鮫肌的手臂頓時有些麻了,使不上力。

“這傢夥,在體術中混入了少量的雷屬性查克拉,藉助空氣中的水分達到了麻痹的效果嗎?”宇智波鼬的寫輪眼看得真切,麵色愈發凝重。

在木葉的時候,他和夕十郎並不熟,兩人的交集很少。

隻是偶爾聽人說起,夕十郎是個天才。

隻是木葉出過多少天才?數不勝數,所以宇智波鼬也冇在意。

但是今天和夕十郎一交手,他才感受到夕十郎的強大。

“很輕視我們,冇有戒備!”宇智波鼬看著夕十郎,眼中的三個勾玉緩緩轉動。

漸漸地,三勾玉連接在一起,彷彿鐮刀一般。

下一秒,鼬動了,手裡拿著苦無衝到了夕十郎麵前。

夕十郎側身躲過,一把抓住了宇智波鼬的手腕,但也看到了宇智波鼬的眼睛。

“不好,夕十郎,彆看他的眼睛!”卡卡西大驚失色。

要是夕十郎中了幻術,他可冇把我打贏這兩人。

然而已經晚了,夕十郎周圍的景象此時已經發生了變化,除了黑白色之外,隻剩下瞭如同鮮血般的猩紅。

夕十郎被幫到了一個十字架上,而宇智波鼬就拿著一把刀,站在他的麵前。

“在這個月讀空間,無論是空間還是時間,或者是質量,所有的一切,都由我支配!”宇智波鼬緩緩說道:“冇有血繼限界的你,能夠支撐多久呢?”

夕十郎看了看宇智波鼬,笑道:“你也不好受吧?你的身體,還能支撐你用幾次這樣的術?”

宇智波鼬沉默不語,麵色依舊是無比的凝重。

哪怕現在夕十郎中了幻術,宇智波鼬也覺得自己被看穿了。

“所謂幻術,是人類精神意誌的體現。幻術中所創造的一切,都基於施術者的意誌。”夕十郎開始侃侃而談。

宇智波鼬麵無波瀾:“我可不需要你來給我講幻術的基礎。”

夕十郎笑道:“寫輪眼確實有著無可匹敵的幻術,但是運用這些幻術,需要超乎常人的精神意誌。每一次使用,都是對精神的巨大消耗。”

宇智波鼬心中一驚,不敢再拖延,拿著刀向夕十郎刺去。

然而刀在碰到夕十郎的一瞬間,便支離破碎。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宇智波鼬咳出了一口鮮血,然後便是劇烈的咳嗽。

“施術者選中的目標精神意誌越強大,幻術對於施術者的消耗也會越大。忍者的戰鬥,歸根結底,還是查克拉的戰鬥,也就是身體素質和精神意誌的戰鬥。瞳術,不過是這些的延伸罷了,你看,你的幻術承載我的精神意誌已經很勉強了。”夕十郎身後的十字架緩緩瓦解,他掙脫了束縛。

“切,不妙了!”宇智波鼬看到夕十郎掙脫束縛,心中大驚。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能在他的月讀空間內掙脫束縛的。

“難道,我的精神意誌,真的已經虛弱到了這個地步了嗎?”宇智波鼬心中大喊道。

轟~!

夕十郎在落到地麵的一瞬間,月讀空間變開始被夕十郎的精神力所侵蝕,周圍的環境開始改變。

“真是可悲啊,擁有這麼強大的瞳術,缺失去了能夠駕馭瞳術的精神。鼬,你的精神意誌,已經到極限了吧!”夕十郎緩緩走到宇智波鼬麵前。

每走一步,周圍的環境都會被他的精神力影響,開始瓦解。

“擅長幻術的你,居然在幻術上被我反擊。說實話幻術是我的短板,但是最終還是要取決於意誌!”

夕十郎緩緩在胸前結了個印:“摩訶迦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