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中,宇智波鼬突然臉色大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咳咳咳....嘔~!咳咳咳....”

咳出的鮮血直接染紅了水麵,而此時的宇智波鼬,連站都站不穩了。

乾柿鬼鮫連忙上前扶住了搖搖欲墜的宇智波鼬:“喂!一打七桑,喂,振作點!”

宇智波鼬捂著頭,強忍著腦內傳來的疼痛感,看著夕十郎充滿了怒火。

此時夕十郎也不輕鬆,頭昏腦漲的。

隻不過比起宇智波鼬的狀態,夕十郎隻需要休息一下就能恢複。

該說不愧是宇智波一族嗎?

哪怕宇智波鼬的身體和精神虛弱到了這個地步,夕十郎想要破解宇智波鼬的幻術也十分勉強。

但至少可以確定,哪怕冇有血繼限界,宇智波一族的幻術,在理論上也是可以破解的。

而夕十郎的金手指,最擅長的就是把理論變成現實。

不過相比起體術和忍術而言,夕十郎的幻術造詣確實屬於短板。

單論對幻術的理解和使用,夕十郎並不比紅強。

之所以能夠破解甚至反製月讀,完全是仗著自己的精神力和意誌強大,再加上宇智波鼬無論人**還是精神都已經非常虛弱了。

要是夕十郎的幻術造詣能夠和宇智波鼬旗鼓相當的話,以雙方精神力量的差距,夕十郎可以隨手破解宇智波鼬的月讀,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遭到反噬。

“居然破解了一打七桑的幻術!”乾柿鬼鮫看著咳血的宇智波鼬,和看上去隻是有些疲憊的夕十郎,大驚失色。

同樣震驚的,還有卡卡西。

擁有寫輪眼的他,對於萬花筒寫輪眼的恐怖,自然是知道的。

此時的宇智波鼬,可謂是又驚又怒。

驚在於夕十郎不僅能夠破解月讀,居然還能反噬月讀空間,給自己施加幻術。

而怒的地方在於,夕十郎給自己施加的幻術,讓自己再經曆了一次屠族。

讓自己又一次,親手殺了自己的父母。

而且,最後的最後,還編織了一點夕十郎自己的劇情。

他讓宇智波鼬,在幻術中親手殺了死了佐助。

摩訶迦羅,這是夕十郎用得最純熟的幻術。

不過不是他自己開發的,而是學自他的帶隊忍者,墨村老師。

摩訶迦羅的效果,便是讓被施術者沉浸在施術者編織的夢境裡。

這樣的術對於其他人來說很雞肋,因為這需要施術者本人的想象力。如果第敵人不瞭解,或者自己想象力不足無法構思足夠強力的畫麵,那麼這個幻術就很脆弱。

但是這個術對於夕十郎來說,無疑是最好用的幻術,尤其是在麵對這些劇情人物的時候。

因為他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他很清楚的知道這些人的軟肋,而摩訶迦羅便可以把這些軟肋展現在他們麵前。

宇智波鼬的軟肋無疑就是佐助,讓他在幻術裡親手殺死佐助,足以讓他亂了方寸。

不過看著宇智波鼬這副樣子,夕十郎倒是挺想笑的。

其實原著他和眾多中二少年一樣,也挺喜歡宇智波鼬的。

前世看漫畫他隻覺得宇智波鼬實慘,團藏真不是個東西,三代目你為什麼隻是看著啊三代目?

但是這一世,宇智波滅族是自己親眼見過的。

雖然冇有參與其中,但來龍去脈還是知道個七七八八。

事情經過大概就是....

七年前,宇智波滅族的前夜。

此時的三代火影還抱有幻想,苦口婆心的勸宇智波鼬不要輕舉妄動,讓宇智波鼬安排一下他和宇智波富嶽見一麵,三代還是想聽一聽富嶽的想法。

結果咱們的鼬神離開火影大樓就碰到了團藏,這老東西不講武德,忽悠咱們鼬神一個十幾歲的孩子。

大概內容就是,雖然宇智波政變是板上釘釘了,但是隻要你肯殺了宇智波所有人,佐助的命還是可以留下的。

怎麼說呢?這些話,至少夕十郎個人感覺,團藏敢這麼對自己說話,他一定往團藏臉上扔一個螺旋丸的。

但是,咱們的鼬神就這麼被說服了。

夕十郎表示,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前世網友都說鳴人中了彆天神纔不恨木葉,但在夕十郎眼裡,鳴人心理健康,性格開朗,儼然一個火之意誌接班人,十二小強實際團寵。

真要說有什麼問題,也隻是有億點憨。

這位鼬神,被團藏幾句一聽就是扯淡的話說得屠族了,我看這纔是像中了彆天神的。

總之,對於這位鼬神,夕十郎是很樂意揭他傷疤的。

都說打人不打臉,夕十郎專業打臉三十年。

“再一次殺死自己家人的感覺如何?”夕十郎緩緩上前說道。

宇智波鼬冇有說話,隻是帶著怒火看著夕十郎。

夕十郎接著嘲諷道:“真是可憐啊,親手殺了父母族人,被唯一的弟弟憎恨。你後悔嗎,鼬?”

“什麼?”宇智波鼬緩了緩,此時已經能勉強說話了。

夕十郎突然靈光一現:“哦對了,如果讓佐助死在你的麵前...”

“什...”宇智波鼬終於破防:“你要是敢動佐助,我不放過你的。”

夕十郎笑道:“放心吧,現在佐助是我們的同伴,木葉不會對同伴下手。不過...如果佐助知道真相,你覺得他會更加恨你,還是原諒你?”

“一打七桑,不要聽他說了!”乾柿鬼鮫大驚,連忙對宇智波鼬喊道。

此時宇智波鼬的狀態非常不穩定,不僅僅是身體虛弱,精神也非常不穩定。

這個時候的宇智波鼬,心理防線是非常脆弱的,很容易破防。

“你真的很可悲啊,鼬,你所謂的理想又有什麼意義呢?保護木葉真的隻能屠族嗎?說到底不過是你的一廂情願罷了,彆在自我感動了。你冇有保護好木葉,也冇有保護好佐助。因為你,佐助一直都是問題兒童,仇恨充滿了他的童年”

夕十郎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宇智波鼬麵前:“你不是宇智波佐助的兄長,你是宇智波一族的仇人,是佐助的仇人。”

此時的宇智波鼬雖然睜著眼睛,但是眼神已經失去了神采。

“糟了~!水遁,壩誰修哈!”

河麵的水位瞬間暴漲,巨浪朝夕十郎等人席捲而來。

乾柿鬼鮫趁機衝了上來,一把摟住宇智波鼬,一個瞬身術離開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