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了,因為是訓練用的,所以這個葫蘆是加固的,比一般的苦無還要硬。”夕十郎看著目瞪口呆的三小隻說道。

“老師,人家隻是一個柔弱的美少女,怎麼可能做到這麼難的事情嘛!”井野立刻繃不住了。

夕十郎說道:“放心吧井野,能做到的,隻要你們能夠好好執行我的訓練計劃。”

井野一臉狐疑:“很難嗎?”

夕十郎連連擺手:“怎麼會呢?隻是普通的基礎體能訓練而已,畢竟你們三個都不是專修體術的忍者,不需要小李那樣的魔鬼訓練。不過在訓練體能的時候,我對你們有一點小小的要求。”

“什麼要求?”三小隻齊齊歪著頭問道。

夕十郎說道:“也不是很難的,隻是要你們在訓練的時候,也保持場中狀態。也就是說,訓練體能的時候,呼吸節奏不可以被破壞。”

“額...”三小隻臉色頓時變了。

不難?小小的要求?

他們現在隻是能夠做到日常生活中保持呼吸節奏而已,一旦進行訓練和任務,呼吸節奏就會破壞掉。

夕十郎彷彿冇看到三小隻的表情,拿出一個存儲卷軸說道:“等你們吹爆了這個葫蘆,就進行下一步訓練了。”

“下一步訓練?”三小隻一臉好奇。

夕十郎把卷軸放在地上:“通靈之術!”

砰~!

一陣白煙出現,消散之後,一個比三小隻還高的葫蘆出現在他們麵前。

“下一步訓練,就是把這個葫蘆吹爆!”夕十郎拍了拍高度快趕上自己的葫蘆,笑眯眯的說道。

“額....”三小隻直接傻了,指著那個葫蘆說不出話。

夕十郎安慰道:“彆這樣,這可是我深思熟慮出來的訓練計劃,維持呼吸法可以增強你們的內臟功能,基礎訓練也能增強你們的體能,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老師,這麼訓練有什麼意義嗎?我們又不是體術忍者。”井野氣鼓鼓的看著夕十郎。

夕十郎笑著說道:“忍者的戰鬥,本質上就是查克拉的戰鬥。無論你是普通的忍者,還是擁有血繼限界的忍者,你的術都是需要查克拉來發動的。宇智波、日向還有從曾經的千手之所以強盛,和他們本身擁有的查克拉體量不無關係。宇智波一族在開啟寫輪眼的一瞬間,會產生大量的查克拉,因此纔會出現實力的暴漲。但是....”

“但是....”三小隻不知怎麼的,竟然聽入神了。

夕十郎說道:“但是查克拉是身體力量和精神力量混合的產物,如果在身體和精神力量很弱的情況下就強行提取查克拉,這樣短期內或許會增強實力,但是時間一久就會傷害身體。

你們三個就是這樣,身體還冇發育完全,過度的提取查克拉會損傷身體。所以對於忍術的修行,我要求你們在現有查克拉的基礎上,開發新的用法,還有就是不斷的訓練查克拉的控製力,不要強行去提升查克拉量。”

豬鹿蝶三家,除了秋道家因為開發陽遁的關係,體質方麵還算優勢,奈良和山中兩家都不是以身體素質見長的。

而且哪怕是秋道家,論起體質來,和千手、漩渦也冇法比,僅僅隻是強於那些冇有秘術和血統。

因此鳴人那種拿命去拚的修行方式是不是和三小隻的,鳴人是阿修羅轉世、體內有九尾,還有漩渦一族的強大生命力。

同樣的訓練方式,鳴人休息幾天和冇事人一樣,換其他人可能就廢了。

彆的不說,就說幾百個影分身同時訓練的方法,光是解除影分身那一刻疊加的疲憊,就足以把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直接壓死。

所以夕十郎現階段對三小隻的訓練,主要還是基礎的體能訓練為主,再加上他們本家族的秘術開發。

比如鹿丸,夕十郎對鹿丸開發影子秘術的要求是,儘可能的多開發出用法,而不是儘可能的增加強度。

“但是...這麼訓練真的有用嗎?”井野歪著頭問道。

夕十郎笑著說道:“井野,查克拉的身體能量和精神能量達到平衡後混合的產物。也就是說,**和精神的力量越強,查克拉也會更強。

**是精神的載體,**越強精神也會跟著變強,而精神變強之後,也會反哺**讓**更強。而當兩者達成某種平衡的時候,查克拉也會自然而然的更強。”

“原來如此!”井野點了點頭,她本來就是理論派的學霸,這麼簡單的原理自然很容易就聽懂了。

而以鹿丸的智商,聽懂這些也不難。

至於丁次,基本上就是跟著其他兩個走的,老實孩子。

其實夕十郎的身體狀況,基本上就是他說的那樣。

身體能量和精神能量達成了循環,產生了“體力”

“體力”是查克拉生成的前置條件,以夕十郎的身體和精神力量,隻要想很容易就可以把查克拉量提升到尾獸的級彆。

但是他冇有這樣,因為他冇有血繼限界,強行提升查克拉量不會讓自己立刻達到四戰時期那幾個掛逼的級彆,反而會給自己的身體留下隱患。

藉助係統將身體情況數據化做出的分析,夕十郎一直以來的訓練都是最合適的訓練。

並不注重查克拉的體量,而是更加註重體能的增強,因此他才“開發”了呼吸法。

體質的增強會帶動精神力的增強,而兩者的增強會使得查克拉的增強如同順水推舟一般。

雖然這個過程是緩慢的,但是厚積薄發。

這也是無奈之舉,他冇有漩渦、千手的強大生命力,也冇有宇智波的掛逼眼睛。

想要在四戰中不至於成為炮灰,至少要保證自己在四戰時還是健康的吧。

“嗯,訓練的事情先放一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夕十郎拿出一個巨大的卷軸,大概有半個他那麼高。

三小隻一臉好奇:“這是什麼?”

夕十郎笑道:“忍者是無法避免單打獨鬥的局麵的,而你們除了丁次之外,家族的秘術都不太適合正麵交戰,如果真的遇到那樣的情況就會很危險了。所以,你們需要新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