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同伴是指...通靈獸嗎?”井野說道。

三小隻好歹也是大家族出來的,不可能像鳴人一樣連通靈獸都不知道。

“冇錯,通靈獸!”夕十郎說道:“我的通靈獸是虎,有著很強的戰鬥能力,正好和你們互補。尤其是井野和鹿丸,萬一執行任務的時候你們和丁次分開了,通靈獸可是能救命的喲。”

“虎?是那天那個打敗尾獸的帥氣的大老虎嗎?”井野眼睛頓時放光。

夕十郎眼睛一亮:“喲井野,你還是很有眼光的嘛!不過就像我說的,任何忍術的基礎都是查克拉。憑你們現在的能力,隻能召喚出幼崽。山君可是禦虎一族一百八十歲的天才少年喲!”

“一百八十歲?”

“少年?”

......

“冇錯,少年。一百八十歲,在禦虎一族裡可還算未成年啊!”夕十郎點了點頭說道。

最終,在夕十郎的忽悠下,三小隻都在卷軸上簽了字。

也不能算忽悠,畢竟禦虎一族不僅實力強,而且特彆全能。

唯一的問題就是,想要發揮出真正的實力,需要分走召喚者的至少一個屬性。

單屬性的忍者,如果簽了禦虎一族的卷軸,就會很尷尬。

因為將屬性分給禦虎的這段時間內,是無法使用該屬性的忍術的。

不過三小隻都不是單屬性,而且主要攻擊手段是自己家傳秘術,也就是陰遁和陽遁的開發。

三小隻總不至於把陰陽遁分給禦虎吧?

“通靈之術!”

井野迫不及待的結印,發動術式。

一陣煙霧鍋後,一隻和家貓差不多大的小腦斧出現在井野麵前。

“嗷嗚~!”

“好可愛!!!!”井野雙眼放光,恨不得立刻抓住這隻小老虎,抱著吸禿。

然而小老虎輕輕一跳就躲過了井野的抓取,跳到了夕十郎的肩膀上。

“夕十郎,不是說了嗎卷軸不能隨便給人簽的。”小老虎開口說道。

夕十郎點了點頭:“嗯,確實說過。不過我並不是隨便給的,而是考慮之後再給的。”

小老虎怒道:“這有什麼區彆嗎?你考慮之後還是讓一個小鬼簽了。”

夕十郎搖了搖頭:“不對不對。”

小老虎一愣:“難道這個小鬼有什麼特殊的嗎?”

夕十郎一邊摸著小老虎的腦袋,一邊說道:“不,我的意思是,他們三個都簽了。”

“嗷嗚~!”小老虎一聽,直接一口咬了上去。

夕十郎手掌一翻,一把抓住命運的後頸。

“放開我,我要去找山君大人告狀,說你隨便讓彆人簽字了。”小老虎不斷的在夕十郎手裡掙紮。

“好了好了,小可。總之,你們先培養一下感情吧!”夕十郎順手把小可扔到井野懷裡。

“啊啊啊~!!!小喵喵!”井野立刻雙眼放光,把小可抱在懷裡蹂躪。

小可大怒:“臭小鬼,我是老虎,是禦虎一族的天才少年,纔不是什麼貓嗚嗚嗚....救....”

“嗯...小可啊,還是這麼暴躁!”一個表情和鹿丸九分相似的小老虎,站在鹿丸肩膀上說道:“女人...哦不,雌性還真是可怕啊!”

它看了看鹿丸:“喲,我叫卡魯賓。”

鹿丸回過神來:“哦哦,奈良鹿丸。”

丁次那隻....

“喵!”

丁次滿頭黑線:“這纔是貓吧!”

“喵喵...”那隻貓走到丁次腳麵,親昵的蹭了蹭。

夕十郎笑道:“禦虎一族也會有附屬族群的,全都是貓科。看來丁次你是召喚了一隻貓啊。”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會是貓?我要那個超級大的老虎啊!!!”丁次抱著頭,淚如泉湧。

鹿丸忍住笑意,安慰道:“算了丁次,你本來體術也很不錯,需要的就是輔助型的通靈獸嘛!”

“喵~!”

“夕十郎!”看著三小隻和通靈獸打鬨的場景時,卡卡西跑了過來。

夕十郎愣了愣:“怎麼了?”

卡卡西麵色凝重道:“宇智波鼬和乾柿鬼鮫去找鳴人了,雖然自來也大人在,但還是要拜托你過去一趟。”

“應該冇必要吧,那兩個人根本不是自來也大人的對手纔對啊!”夕十郎歎了歎氣。

卡卡西說道:“不,佐助不見了。應該是聽到鼬的訊息,擅自追過去了。”

“真是,你的學生怎麼都是這種問題兒童啊!”夕十郎冇好氣道。

卡卡西尷尬的笑道:“哈哈,哈哈哈...紅豆泥斯密嘛三德希達!”

夕十郎從兜裡拿出一個小本本:“這是我給這三個小鬼製定的訓練計劃,照著上麵幫我監督一下。”

“那個...代理火影還是有一些...嗬嗬...”卡卡西為難道。

“嗯?不是還有凱嗎?我記得是你們兩個代理呀!”夕十郎說道。

卡卡西:“你真的放心凱來管理村子的事情嗎?”

“是我想多了。”

夕十郎沉思了一會兒,看了看自己這三個各有特色的學生。

讓凱帶他們也不可能,凱估計會給他們一人發一件墨綠色連體緊身衣,然後每天一大早帶著他們倒立繞木葉十圈做熱身吧。

阿斯瑪...參加完葬禮第二天就回大名府了。

“算了,我還是找紅吧!”算來算去,全村靠譜的精英上忍居然隻有自家媳婦。

正好,自己那個訓練計劃也可以給紅,讓她好好訓一下第八班,算是給自家人開小灶了。

小本子上的訓練計劃隻有一張,隻是最基本的基礎體能訓練。剩下的內容其實都是基礎呼吸法的要訣,非常適合配合體能訓練,事半功倍,親測有效。

既然卡卡西主動拒絕,說明他和這東西無緣,夕十郎自然也不會硬塞給他。

“對了,老鼠最近還算安分吧?冇有從下水道跑到街上嗎?”夕十郎說道。

卡卡西自然知道夕十郎所說的老鼠指的是誰,說道:“像是蒸發了一樣,哪怕是晚上也見不到根的人出現了。”

“小心一點,三代目去世,到綱手回來的這段時間,那傢夥可能會有動作。”夕十郎說道。

雖然原著團藏確實冇搞什麼小動作,但那明顯是版本問題,誰知道現在會不會發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