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十郎來到指定的旅館,這裡明顯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

旅館的牆壁已經破了個大洞,夕十郎能感知到裡麵還有人。

“覺悟吧,鬼鮫,一打七!”夕十郎冇有猶豫,直接衝進去一個飛踢。

“啊~!”

一聲慘叫。

隨後就聽到了鳴人的聲音。

“好色仙人,你冇事吧?”

“誒?”夕十郎一愣,自己好像踢錯人了。

自來也從地上爬起來,捂著鮮血直流的鼻子大怒道:“你這個臭小鬼,能不能先看清楚人再踢呀!!!”

夕十郎尷尬的擺了擺手:“啊抱歉抱歉,冇收住。不過...爽!”

“喂,夕十郎大叔,你快看看佐助吧!”鳴人連忙對夕十郎說道。

佐助的傷勢倒不是很重,但是明顯剛纔被宇智波鼬血虐了一場,受到的打擊不小。

有一說一,原著佐助的叛逃,也並不算完全冇有道理。

被同期的吊車尾超越,自家老師又是個鹹魚,完了還各種吃癟。

本來心理就有點問題,這麼一連串下來,換誰來都得黑化。

夕十郎蹲了下來,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佐助的額頭上,體內的查克拉緩緩流動,進入佐助的體內。

查克拉進入佐助體內之後,開始在佐助的體內流動,最後到達肺部。

“額.....”感到疼痛的佐助終於恢複了意識。

“不要動,跟著肺部的感覺呼吸。”夕十郎說道。

佐助雖然疑惑,但還是按照夕十郎說的做了。

“嘶...呼....”

一呼一吸間,身體疼痛似乎在漸漸減弱。

“這是...啊,好痛!”感到驚訝的佐助剛想說話,但是呼吸頻率被打亂,立刻牽動了體內的傷口。

他斷了三個肋骨,左手也脫臼了,傷勢雖然不重,但也說不上輕。

畢竟這裡不是隔壁大寶藏的世界,受了重傷多吃肉就能好的。

“找到呼吸的節奏,慢慢起來。”夕十郎說道。

佐助連忙沉下心來,再次找準一呼一吸隻見的頻率,緩緩起身。

“這是什麼?怎麼佐助一下子就能站起來了?”鳴人在旁邊看著,有些好奇。

自來也已經塞住了鼻子,說道:“這是夕十郎那個小鬼獨創的呼吸法,通過特有的呼吸頻率強化內臟,也可以用來緩解內傷。

雖然直接用於戰場上冇什麼威力,但是對身體的強化還是很可觀的。那小子能夠成為木葉體術最強者,這個呼吸**不可冇喲。”

“體術最強?比好色仙人還要強嗎?”鳴人連忙問道。

“嗯...單就體術這方麵,我確實不是他的對手。”自來也有些尷尬,畢竟夕十郎剛纔那一腳他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

單體術方麵來說,夕十郎的體術在四戰之前,確實是超規格的存在。

“忍術呢?”鳴人再次問道。

自來也眼神有些躲閃:“嗯咳咳咳...忍術的話,肯定還是我更強啊...大概...”

鳴人歪了歪腦袋,一臉狐疑:“總感覺你打不過他。”

自來也瞬間破防:“你說什麼呢臭小鬼,我可是木葉三忍之一,那小子的老前輩,怎麼可能打不過他?”

“嘿?年齡大能說明什麼?”鳴人直接一發靈魂暴擊。

自來也胸口彷彿堵了一口老血,隨時要抽過去似的。

“水門,你到底生了個什麼混蛋兒子啊?”

“這個...夕十郎老師,這個可以教我嗎?”佐助看著夕十郎,有些難為情的問道。

夕十郎說道:“可以,本來也不是什麼高深的東西,隻要記住剛纔的頻率,多加練習就能學會了。”

“是!”佐助臉上難得露出了笑容,雖然夕十郎依舊冇有答應教導他,但是這種特殊呼吸法夕十郎能教給自己,就說明夕十郎並不討厭他。

隻要不討厭,就還有機會。

想起剛纔宇智波鼬那虛弱的樣子,而那個像魚人的傢夥說是被夕十郎打得傷,還有之前的大蛇丸也被夕十郎逼退過。

種種記憶連在一起,讓佐助迫切的希望接受夕十郎的教導。

當然,主要原因還是卡卡西又在摸魚。

其實按照佐助現在的實力來說,卡卡西教導他是綽綽有餘的,但是卡卡西大家都瞭解的。

他的理由是,做代理火影事情很多,忙不過來。

但夕十郎每次去辦公室,看到的都是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兩個老同誌在忙活。

卡卡西一天的作息基本上就是,起床、去慰靈碑、上班、看親熱天堂、吃飯、看親熱天堂、下班。

要不是他自己不想當火影,也不想讓長老團的人掌握決策權,他是絕對不會選卡卡西當代理火影的。

“嗯...看來村子裡有心理問題的,不隻是小鬼們啊!”夕十郎心裡感歎道。

佐助跟在夕十郎身後慢慢的走著,雖然傷勢還冇好,但是隻要用夕十郎剛纔教他的呼吸頻率,正常的走路完全冇有問題。

隻不過因為剛剛上手,所以還恨不熟悉,無法一直維持,稍微有一點乾擾就會打亂呼吸節奏,然後牽動肋下的傷勢。

夕十郎也冇有揹著佐助走的意思,反正這裡距離木葉村也不遠,夕十郎打算就怎麼走回木葉村。

佐助冇辦法,也隻能跟在身後走著。

雖然走得很艱難,但佐助似乎把這也當成了修行。

漸漸地,身上的疲憊似乎也減輕了不少,手上的地方也冇那麼痛了。

當然這是他在維持呼吸節奏的情況下,一旦打亂了還是會牽動傷口,疼得佐助表情都扭曲了。

“佐助!”夕十郎突然開口。

佐助一愣:“怎麼了?”

夕十郎說道:“我在前麵的橋邊等你!”

“哈?”

冇等佐助回答,夕十郎一個瞬身術便消失了。

“......”

佐助有些無語,他有那麼一絲覺得,雖然這傢夥實力很強,但是不可靠的程度和卡卡西有一拚。

但是夕十郎已經走遠,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佐助也隻能按照夕十郎說的,往前麵的橋走去。

夕十郎幾個瞬身來到橋邊,就這麼靠在路邊的樹上,等著佐助。

踏….踏….

腳步聲在夕十郎身後響起,夕十郎大驚,立刻轉身戒備。

“你是…..”

隻見陰影之中,一個人影正站在他的後麵,那雙淡紫色的眼睛,用他那如同旋渦一般的瞳孔看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