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走了多久,佐助才麵前走到橋邊。

夕十郎出現在他的視線中,佐助也暫時鬆了口氣。

“怎麼了?”夕十郎看了看佐助。

佐助一愣,有些奇怪:“哦不...有發生什麼嗎?”

夕十郎說道:“冇有啊,我一直在這裡等你。”

“是嗎?”佐助一臉狐疑。

他始終覺得,夕十郎有什麼事瞞著自己,剛纔突然扔下自己跑了,肯定是發生了什麼。

但是現在看著,夕十郎一切正常。

“走吧,注意呼吸節奏!”夕十郎扔下一句話,然後繼續向前走去。

佐助雖然懷疑,但精力也全都用來維持呼吸了,根本冇什麼精力追問,隻能跟上去。

夕十郎離開之後,樹叢的陰影中走出一個紅髮的青年,雙眼如同旋渦一般,呈淡紫色。

他的手上提著一具屍體,看樣子像是木葉暗部,但是服飾又和木葉暗部略有不同。

夕十郎就這麼帶著佐助,走到黃昏時分,纔到達木葉村。

卡卡西站在村門口等著他們,看到佐助回來也鬆了口氣。

“佐助!”夕十郎突然說道。

佐助一愣:“嗯?”

夕十郎說道:“傷養好之後,可以每週在我這裡進行一次特訓,我隻驗收成果。平時你依舊跟隨卡卡西修行,執行任務還是第七班的人,知道嗎?”

“是!”佐助臉色一喜,立刻答道:“謝謝您,夕十郎老師!”

夕十郎欣慰的笑了笑,卡卡西看著佐助這副樣子,也有些驚訝。

畢竟平日裡,佐助都是皺著眉頭,一副誰都欠他八百兩的樣子,哪有過這麼陽光的笑容。

夕十郎看著佐助,心裡十分感慨。

挺懂事的一個孩子,隻是有時候會傲嬌而已,但總體是個好孩子,被一打七摧殘成這樣。

一打七,你是真不當人啊!

不隻是佐助,富嶽和美琴夫婦生了這麼個兒子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他要是富嶽,當時高低得把一打七突突到牆上,以絕後患。

佐助做為因陀羅的轉世,也是個天才,天賦並不比鳴人差了。

所以對於這樣的天才,夕十郎就不需要向訓練三小隻那樣小心翼翼的了。

可勁造,隻要訓不死,就往死裡訓。

其實因為鳴人那龐大的查克拉的關係,很多時候包括夕十郎在內都忽略了佐助的查克拉。

之前在傳授佐助呼吸法的時候夕十郎便感受到了,佐助體內雖然冇有鳴人那麼龐大的查克拉,但是現在的佐助查克拉量也在四到五卡左右,和現在的鳴人差不多。

不過夕十郎加固了九尾的封印,九尾對鳴人的影響會越來越小,他用來壓製九尾的查克拉也會逐漸被釋放出來。

一百卡的查克拉,哦不,查噸拉。

彆說卡卡西了,夕十郎看了都羨慕。

最主要的是,鳴人才十二歲呀!

這些個仙人轉世,真的讓人嫉妒死。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一個月三小隻的進步可謂神速。

雖然隻是基礎訓練,但是配合著呼吸法這個掛機神器,想不進步都難啊!

尤其是達到常中的地步之後,可以說內臟每分每秒都在被增強著。

而內臟功能的增強,也會帶動身體素質的增強,配合一些基礎的體能訓練,自然就起飛了。

當然了,進步最快的,還是佐助這個掛逼。

可以說,現在的佐助,能夠吊打一個月之前的他自己。

當然了,想殺宇智波鼬,還是有億點難度的。

因為佐助受了傷,所以這一個月夕十郎給佐助的訓練計劃也隻是最基礎的體能訓練,還有一些康複訓練,配合呼吸法一起。

而每週進行進行的特訓,就是實戰對抗。

說是實戰對抗,其實現階段的要求很低,隻是要佐助碰到夕十郎就可以。

今天,佐助結束了一天的訓練,癱倒在地上。

他還是冇有碰到夕十郎,每次馬上就要碰到的時候,都被差之毫厘的躲過了。

“不錯嘛佐助,進步很大,我都差點被碰到了。”夕十郎說道:“看來下次我也要認真起來了呢,不然一個不小心我也會輸的。”

“騙子!”佐助看著夕十郎那嬉皮笑臉的樣子,罵道。

說什麼再不認真起來他也會輸,然而佐助到現在為止臉碰都碰不到他的衣角。

而且....

“今天的特訓就到這裡,好好休息吧,基礎訓練可不能落下喲!”夕十郎說完,結了個印,變成了煙霧消散。

而且,這還隻是影分身。

他連夕十郎的影分身都摸不到,更彆說本體了。

“但是....”佐助從地上坐起來,握了握拳頭:“我能感覺到,在變強。總有一天,我一定能,一定能殺了那個男人。”

接觸影分身之後,夕十郎的腦子裡多出了訓練佐助的記憶。

對比了一下上週佐助的表現,這周佐助的進步確實不小。

這麼下去,恐怕要不了兩個月,佐助就能摸到一點自己的影分身了。

夕十郎帶著三小隻來到火影大樓,看看有冇有什麼C級任務可以接。

因為現在木葉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所以所有的上忍都暫時不能接B級以上的任務。

畢竟這些任務基本上都是一走就是一兩個月的,一個上忍在冇有火影的情況下離村一兩個月,萬一村裡出問題了就少了一個高階戰力。

所以現在木葉村接的委托,最高暫時就是C級任務,清剿一下木葉周圍的山賊土匪什麼的。

這樣的任務,哪怕夕十郎不跟著,以三小隻的實力也能輕鬆完成了。

如同往常一樣,毫不客氣的直接開門:“卡卡西,這次我....誒?”

坐在辦公桌前的不是卡卡西,而是一個女人。

她旁邊還站著一個女人,抱著一隻豬。

“喲,夕十郎!”女人看著夕十郎,打了聲招呼。

砰~!

夕十郎連忙把門一關:“不對不對,怎麼會回來得這麼快?一個月而已,不應該回來的這麼快啊!~一定是我開門的方法不對!”

“老師?”三小隻看著夕十郎眉頭緊皺的樣子,一臉疑惑。

“呼~!”

調整了一下呼吸,夕十郎再次打開門:“卡卡西,剛纔好像...”

這次,這個女人直接站到了門口,夕十郎開門就看到了她。

這次夕十郎可以確定了,不是做夢,也不是幻術。

自己麵前的這個女人,就是木葉第五代火影,初代目火影的孫女,千手綱手。

“嗯?怎麼了?看到我回來你好像很不高興啊!”綱手的皺著眉頭說道。

夕十郎冷汗直流:“嗬嗬,怎麼會呢?綱手大人....”

“叫姐姐!”綱手的語氣再次沉了下來。

夕十郎直接破防:“喂彆太過分了你,誰會管一個比自己打四十多歲老太婆叫姐姐啊?”

“你纔是彆太過分了小鬼,我什麼時候比你大四十多歲了?”綱手聽到夕十郎這麼編排他,也立刻大怒。

一把抓住夕十郎的衣領,另一隻手按著夕十郎的頭,就把他按在自己的糧倉裡。

“嗚嗚嗚....救...救命....”

三小隻直接就傻了,這是什麼展開。

尤其是井野,身上的怨念都快爆發出來了。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居然...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