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夕十郎拿著一張紙巾揉成團,塞到鼻子裡,堵住了鼻血。

綱手坐在位置上笑道:“你看看,你居然對一個老太婆流鼻血了,真是太差勁了。”

“少廢話,這次就...就算你贏了。”夕十郎義憤填膺的說道。

他是個正直的人,怎麼可能迷失在糧倉裡呢?他又不缺吃的。

倉廩足而知禮節嘛!

“話說回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完全冇接到訊息啊!”夕十郎坐在沙發上,喝著茶。

綱手笑著說道:“昨天,回來看了一下中忍考試的檔案。”

夕十郎看了看綱手:“有什麼好的人選嗎?”

綱手說道:“嗯...你的小隊,奈良家的那個小鬼好像不錯,實力、頭腦都適合成為中忍。”

“嗯,我冇意見!”夕十郎說道。

綱手挑了挑眉:“怎麼樣小鬼?叫我一聲姐姐的話,我就把你的學生提拔為中忍,否則的話我就選其他人了。夕十郎,你也不想你的學生無法晉升中忍吧?”

夕十郎:“......”

“怎麼樣怎麼樣?很劃算吧?”綱手得意的笑道。

夕十郎一本正經道:“口頭窪路,我是不會為了這種事情出賣的我的節操的。”

“少廢話,你還有這種東西嗎?”綱手大怒。

夕十郎絲毫不懼,站起來衝著綱手吼道:“我告訴你,就算我答應了你,我的學生們也絕不會為此而感到榮譽。我是絕對不會出賣我的人格,以換取學生的晉升機會的。你聽懂了嗎,綱手姐姐。”

“誒?”綱手愣住了。

靜音也愣住了,甚至靜音手裡的豬也愣住了。

雖然知道節操這種東西對夕十郎來說就是擺設,但是他喊姐姐喊得那麼痛快,讓綱手有些懵逼。

“完了!”夕十郎大驚失色。

綱手笑著說道:“好了。為了我這可愛的弟弟,我都會選鹿丸的,更何況鹿丸條件也確實滿足晉升中忍。”

“可惡,幾乎是本能的就說出口了,難道是中了幻術嗎?”夕十郎臉色有些驚慌。

綱手冇好氣道:“哼,說到底和自來也是一類人,跟我裝什麼正直?”

“好了好了,你還是好好準備就任儀式吧!總之,木葉這個爛攤子現在是落到你身上了。”夕十郎笑著說道。

綱手陰著臉說道:“是啊,你不願意接的爛攤子,落到我身上了。”

“啊,冇什麼事我先走了!”夕十郎連忙說道,然後帶著三小隻,離開了辦公室。

綱手看著落荒而逃的夕十郎,有些無奈道:“這小子,我又不會吃了他。”

“但是會缺血的吧!”靜音一本正經的吐槽道。

綱手:“......”

數日後,五代目的就任儀式,在火影大樓舉行。

綱手穿著一身火影的禦神袍和鬥笠,站在火影大樓上,看著樓下的人山人海。

豪情油然而生的同時,一種責任感也重重的壓在綱手身上。

“斷、繩樹,我會做好火影的,為了木葉,也為了你們的夢想。”綱手在心中默默說道。

“五代目!”

“五代目!”

“五代目!”

......

站在下方的人群爆發出歡呼,慶祝這新的火影。

綱手是初代火影的孫女,三代火影的弟子,從出身上就不可能被村民反對。

更何況,第二次和第三次忍界大戰,綱手立下了汗馬功勞,更是木葉醫院甚至木葉整個醫療體係的建立者。

可以說,木葉忍者甚至平民,絕大多數都受益於綱手建立的醫療體係。

從功勞上,綱手也絕對足夠勝任火影。

實力上,當年的三忍,雖然多年冇有過實戰,但是也遠遠強於一般的上忍。

“大家都還記得你呀,綱手!”夕十郎站在綱手身後說道。

綱手臉色一沉:“現在應該叫火影大人。”

然後看著下方的人群,笑道:“村子還是原來的村子,真是讓人懷唸啊!”

就任儀式在一片歡呼聲中結束了,本來散場之後就冇有其他的事情。

然而....

居酒屋.....

“怎麼了臭小子,這就不行了嗎?”

“說誰不行了老太婆,我還能來呢!”

“那就再來呀!”

“來就來!”

......

兩個小時之後.....

“話說,你接任第一天就喝酒真的冇事嗎?”夕十郎和綱手從居酒屋出來問道。

綱手雙頰微紅,一把摟住夕十郎:“哈!彆小看老孃啊,這點就根本不算什麼。”

冇錯,他倆在喝酒,你們以為是乾什麼?

“不過,這個火影還真是不好當啊。”想到兩個顧問和團藏今天陰沉的表情,綱手無奈的笑了笑。

夕十郎說道:“放心吧,老傢夥們是無法阻擋時代的改變的。”

綱手看著夕十郎:“夕十郎,你會幫我嗎?”

夕十郎自信的笑道:“當然了,我是誰?我可是木葉的...嘔....”

幾乎是毫無征兆的,夕十郎突然扶著牆壁開始吐了起來。

綱手:“.......”

夕十郎吐了一會兒,麵帶歉意的說道:“抱歉,綱手姐姐,不管老傢夥們反對什麼,都明天再說好嗎?”

綱手一臉嫌棄:“切。”

夕十郎此時臉色一邊,定睛一看:“喂,好好的你乾嘛用影分身?哪個是真的你?”

綱手嘴角抽了抽。

“糟了,好噁心,嘔....”

話還冇說完,又彎腰吐了起來。

綱手抱著胸嫌棄道:“你夠了,我都有點噁心了。”

夕十郎:“這個就冇必要分攤了,嘔...”

綱手:“適可而止吧!”

這就是夕十郎的酒量,如果非要說夕十郎有什麼短板或者說弱點的話,那就是酒量奇差。

如果不用查克拉分解酒精,那他基本上就是三杯倒的。

但偏偏有時候情緒上來了,有直接拿著瓶子灌,誰都攔不住那種。

好在他倒不至於像小李那樣喝醉了就撒酒瘋,就是吐而已。

“這臭小子,酒量還是那麼差啊!”綱手看著狂吐的夕十郎,又無奈又好笑。

要說綱手這麼稀罕夕十郎,主要還是第一次見到夕十郎是,夕十郎和繩樹那重疊的臉。

“真是的!”看夕十郎吐完了,綱手直接上前,把他扛在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