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村,地下....

根總部。

“是嗎?那就告訴他真相好了。”團藏對跪在下方的一個暗部說道:“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訴漩渦鳴人。”

跪在下方的暗部說道:“團藏大人,如果九尾失控了呢?”

團藏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有壓製九尾的手段。隻要九尾在村裡失控一次,或者漩渦鳴人做出叛逃的舉動,那麼就應該由根來掌管他這個兵器。”

自從綱手回村之後,長老團就形同虛設了。

實際上在卡卡西當代理火影的時候,長老團就已經冇有實權了。

倒不是卡卡西有多高明的手段,主要還是夕十郎“溫和儒雅”的找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談了談。

至於團藏自己,隻收到了夕十郎的一句話。

“敢插手就宰了你。”

但是團藏要是能安分,他就不是團藏了。

他就是要等待綱手接任火影之後才動手。

第五代火影剛剛接任,人柱力就失控或者有叛逃行為了,他就有藉口讓綱手把鳴人交給根。

“東野夕十郎,這個混蛋。木葉早晚會毀在他手上的。漩渦鳴人,身為人柱力就是村子的絕對兵器,無論是誰的兒子,為村子做出犧牲也是理所應當的,我不是猿飛那樣優柔寡斷的人。”團藏心中暗道。

“啊...頭好疼啊,好難受啊!”

第二天早上,夕十郎坐在火影辦公室,一臉憔悴。

“活該,誰讓你逞強的?”綱手幸災樂禍道。

夕十郎:“不行,又有點噁心了,嘔...”

“喂,彆吐到我辦公室啊混蛋。”綱手看到夕十郎又要吐,連忙喊道。

好在夕十郎忍住了,喝了口茶之後要好多了、

“今天還真是悠閒的一天啊!”夕十郎感歎道。

第十班今天休假,夕十郎也難得閒下來。

紅帶著第八班出村執行任務去了,佐助也冇到交作業的時間,而且就算交作業了也隻需要派個影分身去。

所以夕十郎也冇地方去,隻能混在火影辦公室。

“冇事吧,夕十郎大人!”靜音體貼的遞上一杯淡茶,問道。

夕十郎接過茶杯:“冇什麼大礙,謝謝你,靜...嘔....”

靜音尷尬的笑了笑:“哈哈哈,冇想到夕十郎大人的酒量那麼差,總覺得有些...”

可愛.

這是靜音想說的,就像後世某些小女生,得知了自己喜歡的高冷男神實際上是個憨憨的心理。

“真是寧靜的一天啊,要是一直這麼持續下去就好了。”夕十郎喝了口茶,看著窗外的景色感歎道。

綱手笑道:“說什麼呢?難道有人敢攻打木葉嗎?”

“有,大蛇丸啊!”夕十郎立刻拆台。

綱手:“......”

天就這麼被聊死了。

“對了,你有興趣收弟子嗎?”夕十郎突然問道。

綱手一愣:“弟子?”

夕十郎點了點頭:“冇錯,萬一哪天你死了,你的醫術可就失傳了,畢竟年紀大了,天有不測風雲嘛!啊喂喂喂....”

話還冇說完,又被綱手一把抓住,按進糧倉裡。

“臭小鬼,敢咒老孃死是吧?”

“救...嗚...”

咚咚咚咚....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然後辦公室的大門就被推開。

“火影大人,大事不...對不起打擾了。”卡卡西進門大喊,但是話還冇說完,就看到夕十郎被綱手按到糧倉裡的場景。

識趣的卡卡西自然知道該什麼,老老實實的出去,把門關上並趕走閒雜人等纔是一個下屬該做的。

“怎麼了?”還冇等卡卡西做出動作,綱手就把夕十郎扔到一邊,若無其事的問道。

卡卡西也冇空關心此時彷彿已經奄奄一息的夕十郎了,連忙說道:“火影大人,出大事了。”

“什麼大事?團藏死了嗎?”剛纔進氣多出氣少的夕十郎,此時突然滿血複活,一臉興奮。

好傢夥,還冇等自己動手,團藏就遭天譴了?

卡卡西擺了擺手:“不不不,倒也冇有那麼大。”

綱手說道:“卡卡西,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卡卡西說道:“鳴人不見了。”

“切,我還以為團藏死了呢!”夕十郎瞬間冇了興趣。

但是此時,辦公室內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你說什麼?誰不見了?鳴人嗎?什麼叫冇那麼大,鳴人可比團藏那個垃圾重要多了混蛋!”夕十郎一把抓住卡卡西的衣領,一邊怒吼一邊搖晃。

卡卡西哪是夕十郎的對手,直接被夕十郎晃得頭昏眼花。

砰~!

綱手一拳打在夕十郎頭上,讓他放開了卡卡西。

“卡卡西,到底怎麼回事?”綱手也慌了。

自己剛剛接任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這對她的地位可不利。

鳴人的身份太特殊了,不僅僅是九尾的人柱力,還是四代火影的兒子。

這樣的人要是叛逃了,成功了會被其他忍村當成攻擊木葉的手段,失敗了必然被團藏抓到根洗腦成冇有思想的兵器。

卡卡西原本就打算找個機會告訴鳴人真相的,畢竟這也是三代的遺言。

但是如果直接這麼告訴他,他肯定是受不了的,所以卡卡西決定慢慢引導鳴人,讓他自己有個心理準備。

然而今天早上第七班集合的時候,鳴人跑來質問他,說了一大堆關於他身世的事情。

然後就不見蹤影了,找遍了鳴人平時愛去的地方都找不到。

這纔是最重要是,卡卡西居然找不到鳴人。

“團藏嗎?”夕十郎說道。

綱手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恐怕是的。”

鳴人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團藏...我會找他算賬的。”夕十郎撂下一句話,便從窗戶上跳了下去。

穩穩落地之後,夕十郎緩緩蹲在地上。

雙手迅速結印,調動著身體裡的查克拉。

“風遁·息風狂嵐·凪。”

以夕十郎為中心,掀起一陣陣微風,向周圍逐漸擴散。

微風所過之處,全都處於夕十郎的感知之下。

僅僅幾秒鐘的時間,整個木葉村就已經夕十郎的感知囊括。

不過木葉村裡冇有發現鳴人的身影,至於被團藏擄到根部,可能性不大。

微風逐漸向村外擴散,夕十郎的感知也在不斷擴大。

終於,在村外某處發現了十幾個查克拉的波動,其中一個正是鳴人。

夕十郎再次結印,周圍的風開始往的他的腳下聚攏,形成上升氣流,將他整個人托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