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我!你們是什麼人?快放開我,取根大哥,這是怎麼回事啊?”木葉村外,鳴人此時被一群暗部包圍,其中一個暗部抓著鳴人,將他按在地上。

中間那名暗部說道:“漩渦鳴人,身為人柱力竟然敢背叛村子,我代表暗殺戰術特殊部隊,將你逮捕。”

“暗殺戰術特殊部隊?”鳴人一驚:“取根大哥,你...”

那名暗部厲聲喝道:“身為村子的兵器,讓你在自由生長了十二年,冇想到你居然想叛逃,絕不可饒恕。現在,應該由根來掌控你了。”

“什麼?兵器?掌控?”鳴人愣住了。

此時鳴人的世界觀已經搖搖欲墜了,短短兩天他接收到的資訊有點多。

先是知道了自己的父親是四代火影,然後又知道了自己是九尾的人柱力。

現在,這個叫根的組織,又要把自己抓走,好像是要做成兵器。

而且和自己說話的這名暗部,明明就是告訴自己真相的油女取根,為什麼會這樣?

“人柱力是做為忍村最強兵器而存在於世的,因為他們的體內封印著尾獸。而你,做為九尾的人柱力,居然冇有被訓練成為最強兵器,這是三代目的失職。現在,根要彌補三代目的過錯,讓你回到你該去的位置。”油女取根說道。

說著,他掀開了鳴人的衣服,露出了腹部的封印。

按照團藏的計劃,他要做的是解開鳴人腹部的封印。

不需要完全放出,隻要出現尾巴,讓他失控就可以了。

然後讓鳴人在村子裡破壞,最後由根的天藏出麵,壓製九尾。

而團藏則順理成章的,將九尾掌握在手中。

“住手,快住手!”鳴人看著油女取根結印,然後接近自己的封印,心中充滿了絕望。

“不好,有誰來了?”

突然,有暗部喊道。

在一眾暗部驚訝的目光中,夕十郎從天而降,落到油女取根身後不遠處。

“嗯...這是怎麼回事?劍拔弩張的對自己村子的忍者,你們想乾什麼?”夕十郎問道。

油女取根回頭說道:“夕十郎大人,萬分抱歉驚動到你。漩渦鳴人想要叛逃,正準備抓回去審問。”

“看來各位誤會了,這位漩渦鳴人同學是和我約好在這裡彙合的,我要對他進行特訓。”夕十郎說道:“能把他放開嗎?”

油女取根淡淡道:“非常抱歉,這需要我們審問之後再決定。”

夕十郎臉色陰沉了下來:“我再說一次,把漩渦鳴人放開。”

“恕難從命!”油女取根語氣毫無感情。

“是嗎?”夕十郎歎了歎氣。

噗~!

一瞬間,抓著鳴人的暗部,還有油女取根,兩人的頭顱被斬下了。

鳴人也重獲自由,站了起來。

“鳴人,到我身後來!”夕十郎朝鳴人喊道。

鳴人猶豫了一下,還是跑到了夕十郎身後。

雖然鳴人此時心裡有些矛盾,但是誰是敵誰是友他還是能分清的。

“夕十郎大人,您在做什麼?”旁邊圍觀的暗部大驚,連忙喊道。

夕十郎笑了笑:“清理垃圾而已。”

暗部麵色陰沉的說道:“夕十郎大人,今天的事情,我們會如實報告給團藏大人的。”

“哦,冇有那個必要了。”夕十郎一臉輕鬆的說道:“我冇有放你們回去的打算。”

“什麼?”

還冇等這些暗部反應過來,夕十郎身邊,一顆火焰凝聚到櫻花樹迅速生長、開花。

“不好!快用水遁!”

“水遁·水陣壁!”

櫻花鋪天蓋地的朝暗部們席捲而來,十名暗部齊齊發動水遁,才堪堪擋下。

水火相撞,產生了大量的水蒸氣,遮擋了視線。

暗部們雖然暫時失去了視野,但是卻冇有放鬆警惕。

“什麼聲音?”

“好刺耳啊!”

“發生什麼了?”

“這個聲音...難道是...不好!”

......

此時,夕十郎的指尖,青色的查克拉正在快速轉動,與空氣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這是...螺旋丸?”鳴人看著夕十郎指尖的查克拉,有些驚訝。

“風遁·螺旋輪虞!”

夕十郎指尖的查克拉小球脫離指尖,飛向那些暗部所在之處。

轟~!

幾秒鐘之後,小球瞬間膨脹,將所有暗部包括在內。

範圍內,大量的風遁查克拉傾瀉而出,將這些暗部的軀體斬得支離破碎,無疑倖免。

十幾名根的暗部成員,全滅。

解決完暗部之後,夕十郎看了看呆住的鳴人。

“發什麼呆,回去了。”夕十郎敲了敲鳴人的腦袋,然後轉身往木葉的方向走去。

“呐,夕十郎大叔!”鳴人叫住了夕十郎。

夕十郎停下腳步。

鳴人說道:“這些...都是真的嗎?”

夕十郎:“你指什麼?”

鳴人有些激動:“九尾人柱力,還有我是四代火影的兒子,這些...”

夕十郎說道:“當然是真的。”

“那,三代爺爺也知道這些嗎?”

“他當然知道。”

“卡卡西老師他...”

“他也知道。”

“好色仙人呢?”

“他應該不知道吧,見到你之前他都不知道四代目的兒子還活著。”

.....

夕十郎的回答,讓鳴人心中的矛盾更深。

自己小時候無依無靠,又被同村的人說成怪物,被孤立,同齡人從來不和自己一起玩。

三代爺爺是第一個關心自己的人,帶著自己去吃一樂拉麪,結識了手打大叔和菖蒲姐姐。

讓自己去忍者學校上學,交到了鹿丸、丁次這些死黨,也讓自己加入了第七班。

可以說,鳴人的這些人際關係,都直接或者間接來自三代。

因此鳴人幾乎是把三代當成自己的親爺爺,然而現在知道真相之後,鳴人的心裡開始矛盾了。

“哦對了,再告訴你一件事。”夕十郎說道:“隱瞞你是四代目之子的身份這件事,是三代目點頭的。而讓你成為人柱力這件事情,是你的父親,四代目做的決定。”

“什....為...為什麼?”鳴人終於繃不住了,眼淚從眼角流出。

夕十郎有些無奈:“看來團藏的人,也冇有把真相完全的告訴你啊!鳴人,想離開木葉的話就趁現在吧,我不會阻止你的。”

“什...什麼?”聽到夕十郎說的話,鳴人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