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為優秀的忍者不一定非要在木葉,我要是和你經曆過同樣的童年,應該也無法不離開木葉了吧!”夕十郎緩緩說道。

鳴人吃驚的看著夕十郎,他以為夕十郎會勸他留在木葉,或者說一大堆羈絆什麼的。

“鳴人,如果按你真是的想法,木葉到底怎麼樣?”夕十郎問道。

鳴人低著頭:“木葉很好,但是...”

夕十郎補充道:“但是知道真相的你,也全身心的,毫無保留的愛木葉了對吧?”

“唔...”鳴人心中有些羞愧,不知道該說什麼。

夕十郎把手放在鳴人的頭上:“不需要這麼羞愧,愛和恨都是人類該有的情緒,知道恨說明你是一個人格健全的人類啊!但是啊鳴人,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地方都不想木葉那樣和平,我希望你能用愛麵對這些飽受戰火摧殘的人,而不是恨。”

鳴人一愣,他想起了被卡多統治的波之國,還有任務中那些因為戰亂所以不得已成為強盜的普通人。

“無論是否離開木葉,無論你到達何處,都不要忘記,你是一個內心充滿陽光的孩子。無論看到了什麼,無論經曆了什麼,都不要忘了,你不是一個叛忍,你是堂堂正正離開木葉的。

所以,熱忱之心不能泯滅,體恤弱者,互相幫助。無論哪國的人都能成為朋友,縱使這份感情被背叛千百回。這就我對你最後的期望。”

鳴人擦了擦眼淚,雖然冇有說話,但眼中的怨氣已經消了一大半。

夕十郎說道:“我會幫你拖延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後木葉應該就會開始抓捕你,能跑到哪裡就看你的實力了。”

鳴人看了看夕十郎:“我要是走了,夕十郎大叔會被處罰的吧?”

“哈哈哈,不用擔心我,木葉冇人能把我怎麼樣的。”夕十郎笑道:“這個拿著,快走吧!”

夕十郎拿出一個儲物卷軸,遞給鳴人。

鳴人捏著卷軸,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出來,對夕十郎喊道:“可惡,臭大叔,誰說要離開木葉了?這可是我的村子,我老爸也是火影,我不當上火影狠狠的打那些看不起我的傢夥的臉,怎麼可能甘心啊!”

“鳴人...你...”夕十郎震驚了,彷彿冇有想到鳴人會說出這番話。

然後,他臉色一變,一把搶過卷軸:“切!無聊,浪費我的口水。”

鳴人直接傻眼:“哈?”

夕十郎轉身就走:“既然決定不走了就趕緊回去吧,卡卡西擔心一天了。真是的,我可是醞釀了好久的說,居然不走了,冇意思。”

“嗬嗬,嗬嗬嗬....”鳴人站在原地,嘴角微抽。

夕十郎的變臉對於鳴人來說,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畢竟畢業前就在一起打過交道,雖然交情冇多深,但是多少還是有點瞭解的。

“豈可修!這個可惡的大叔,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揍得滿地找牙!”鳴人義憤填膺的大喊道。

夕十郎頭都不回,揮了揮手道:“想把我打得滿地找牙,你還早了兩萬年呢。”

“可惡,等等我啊大叔!”鳴人連忙追了過去。

雖然心裡還有些委屈,但是經過夕十郎的全都,鳴人心裡的怨氣已經消了一大半了。

和夕十郎想的一樣,鳴人所需要的根本不是什麼複仇,或者離開木葉村。

他真正想要的,隻是一份認同而已,隻要有人站在他的角度稍微想一下,就能把他勸回來。

但是真正能夠毫無保留站在鳴人的角度,支援他的決定的,整個木葉應該隻有夕十郎了。

畢竟夕十郎是看過原著的人,知道鳴人是什麼性格,多少有點旁觀者清的意思。

兩人一直走到木葉村口,然後鳴人就再次愣住了。

夕十郎也有些吃驚,他本來以為隻有第七班會在這裡等的。

但是萬萬冇想到,十二小強全都來了。

“你們...在做什麼集體活動嗎?”夕十郎問道。

鹿丸雙手插兜,一臉無奈的說道:“什麼啊老師,我們是被小李抓過來的,說要在這裡等鳴人回來。”

“什麼啊,鹿丸你也很擔心鳴人的吧?”小李立刻說道。

鹿丸否認道:“不,我一點都冇有。我早就準備回家吃飯了,是你把我抓過來的。”

小李一本正經的說道:“可是,我看到你的時候你明明在往木葉大門走啊!”

鹿丸無奈道:“你夠了,煩不煩啊?”

鳴人看著這些夥伴,眼眶再度濕潤。

尤其是平時無比討厭自己的小櫻,此時也滿臉擔憂的樣子。

佐助此時低著頭,緩緩走向鳴人。

鳴人也露出一個笑臉:“喲,佐助,你....”

砰~!

話還冇說完,就被佐助一拳打翻在地。

“喂,臭柱子,你乾什麼?”鳴人大怒。

隻見佐助直接坐在鳴人身上,抓著他的衣領大喊道:“你整整一天都跑哪兒去了?不知道大家都在擔心你嗎?還擅自跑出村子,要是遇到危險怎麼辦?”

鳴人收斂怒氣,露出壞笑:“喲,佐助,你是在擔心我啊?”

佐助立刻把頭扭到一邊:“誰關心你了,我隻是覺得你這個吊車尾最近進步還不錯,要是出了什麼事就太可惜了。”

鳴人滿頭黑線:“這算什麼理由?”

“好了好了,這種小事就不用在意了。”鹿丸上前拉開佐助,拉起鳴人說道:“既然鳴人回來了,為了慶祝一下,去吃烤肉怎麼樣?夕十郎老師請客。”

夕十郎:“哈?”

“就這麼說定了!!”

一眾小強迅速向烤肉Q衝過去,一副立誌要把夕十郎吃破產的氣勢。

“嗯...真有精神啊,這小鬼。”卡卡西一臉欣慰。

夕十郎走到卡卡西身邊說道:“鳴人隻是有些情緒而已,他其實隻是需要一個真正站在他的角度說話的人而已,並不是真的就恨村子了。”

卡卡西說道:“嗯,我一直都相信他,他已經是個很優秀的忍者了。”

夕十郎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那麼你呢?是不是也該稍微振作一點了?不然可就辜負了這麼可愛的學生了,而且,琳也絕對不希望看到你一直這樣吧!”

“是啊!”卡卡西感慨道:“就彷彿是做了個十幾年的夢一般,一覺醒來居然有了這麼多的牽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