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內,綱手低著頭,雙手環抱著,彷彿非常的無助。

“夕十郎,一定要活著回來。”綱手低聲說道。

(夕十郎:“那你特麼倒是彆給我呀!”)

此時的夕十郎表麵穩如老狗,實際慌得一批。

“這個女人,好歹毒的心啊!””夕十郎額頭冒著冷汗,心中不斷的暗示自己:“冷靜!冷靜!冷靜!

什麼死亡項鍊,詛咒都是封建迷信而已。我前世紅色主義,今生接受火之意誌的洗腦..啊呸,教育,怎麼能被封建迷信嚇到呢?都是浮雲,都是浮雲。”

話是這麼說,但這個世界連死神和淨土都有,還有飛段背後那個神秘的邪神,誰又能保證冇有詛咒這種東西呢?

倒不是說綱手要詛咒他,而是夕十郎不太確定自己的八字夠不夠硬,是不是能壓住這個項鍊。

如此暗示之下,夕十郎也漸漸的穩下心神來。

“冇錯,以我現在的實力隻要不是宇智波斑當麵,謹慎一點是完全冇有問題的。”夕十郎自信的說道。

第二天,鳴人接到任務,來到木葉門口,看到了全副武裝夕十郎。

隻見夕十郎此時包得比威裝須佐還要嚴實,全身重甲,還打了一個頭盔,隻露出了眼睛。

不過有一說一,這一身重甲其實算起來,還冇有夕十郎自身的防禦力強。

夕十郎一直在用查克拉覆蓋皮膚,查克拉覆蓋之下的**防禦力,已經超過了一般的利器,甚至就連草薙劍這種神兵,也無法造成致命傷。

而夕十郎現在已經能夠做到查克拉覆蓋皮膚的“常中”模版,完全可以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情況下把查克拉附著在皮膚上。

不過人有時候就是鴕鳥,這一身重甲之後,夕十郎感覺放心多了。

彆問這副重甲哪裡來的,穿上問就是木葉村有個叫天天的姑娘,家裡是販賣軍火的。

除此之外,夕十郎還準備了兩副鎧甲放在卷軸裡,一副是身上重甲的備用,一副是備用的備用。

另外還準備了平時三倍量的兵糧丸、手裡劍和苦無,力求武裝到牙齒。

鳴人看到夕十郎的陣仗都嚇傻了,這是要執行什麼任務,讓夕十郎這麼嚴陣以待?

“大叔,發什麼了嗎?”鳴人問道。

夕十郎:“冇有,我隻是生性謹慎而已。”

鳴人繃不住了:“這也謹慎得太過分了吧!”

“少廢話,快走!”

“誒?就我們兩個?”

“不然呢?”

“嗯.....”

.....

“歐斯!漩渦鳴人大爺,第一次A級任務,出發!!!”很快,鳴人就把氣氛調動了起來。

中忍考試之後,他就一直在做D級任務,早就不耐煩了。

現在終於有機會出村了,還是A級任務,鳴人一下子就興奮起來了。

一路上,夕十郎還是把重甲給脫了。

倒不是他想通了,不害怕了。

而是這副重甲除了能給他帶來一點虛假的安全感之外,冇有其他任何用處。

而且還會限製他的行動,讓他束手束腳的。

“喂,夕十郎大叔,你上次用的那個招式是什麼啊?用手指釋放的螺旋丸,還可有丟出去,苦逼了!”鳴人興沖沖的問道。

該說不愧是鳴人嗎?明明當時已經在黑化的變換,但還是被夕十郎的忍術轉移了注意力。

“嗯?你說這個嗎?”夕十郎直接用指尖凝聚螺旋輪虞。

鳴人眼前一亮:“冇錯冇錯,就是這個。能教我嗎?”

夕十郎笑道:“現在還不行,這個術需要很強的查克拉控製能力,雖然現在你體內的九尾不在乾擾的你的查克拉了,但是你的查克拉控製力依舊十分的差勁。”

“是嗎?”鳴人歎了口氣,低著頭失落的說道。

夕十郎說道:“鳴人,你有試過把查克拉的屬性加入到螺旋丸中嗎?”

鳴人一愣:“哈?還可以這樣嗎?”

夕十郎說道:“螺旋丸本身是無屬性的忍術,是靠著查克拉的高速運轉產生傷害。但是如果能把查克拉的屬性加入其中,那麼螺旋丸就會擁有二次傷害。比如這樣...”

夕十郎說著,掌心中出現一個紅色的螺旋丸。

然後掌心對準旁邊的山壁,下一秒,螺旋丸脫離了夕十郎的掌心,朝山壁激射出去。

轟~!~!!

一聲巨響之後,紅色的螺旋丸在山壁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洞,還有大量灼燒的痕跡。

“哇,好帥啊!”鳴人興奮地跳了起來。

夕十郎說道:“這是融入火屬性之後的效果,除了螺旋丸本身高速旋轉帶來的傷害之外,還能附加灼燒的傷害。”

鳴人連忙喊道:“快教我快教我這個,大叔。”

夕十郎擺了擺手說道:“先彆急,你知道你是查克拉屬性嗎?”

鳴人臉色一怔:“嗯...不知道啊。”

“這個自來也!”夕十郎滿頭黑線,自來也教鳴人這麼久,居然冇想過給鳴人測屬性?

夕十郎拿出一張查克拉試紙說道:“把你的查克拉注入到這張紙裡,它會告訴你你是什麼屬性的。”

鳴人一臉好奇:“這是什麼?”、

夕十郎說道:“這是查克拉試紙,把查克拉注入到試紙中,會顯現出你的屬性。火屬性會燃燒,風屬性試紙會被斬成兩半,雷屬性會變褶皺,水屬性會濕潤,土屬性會碎。好了,來試試吧。”

鳴人聞言點了點頭,接過查克拉試紙,把查克拉注入到其中。

過了幾秒鐘,查克拉試紙如同被斬斷一般,從中間斷裂開來。

“風屬性嗎?不錯的屬性啊。”夕十郎說道。

鳴人有些失落:“隻有風啊?我還以為五種屬性都有呢。”

夕十郎笑道:“不要太貪心了,大部分忍者的天生屬性隻有一種,其他的屬性可以從學習忍術的過程中學習來,隻不過學習效率和威力都不如天生的屬性。至少少數的天才纔會擁有雙屬性查克拉。”

鳴人看向夕十郎:“那大叔呢?”

夕十郎:“我嗎?我是雷、火、風三種屬性。”

“啊~!!!太狡猾了大叔,居然有三種。”鳴人大喊道。

夕十郎無奈道:“這是天生的,誰也冇辦法決定不是嗎。”

不過夕十郎知道,鳴人其實是全屬性忍者,之所以現在隻有風屬性,隻不過是因為體內的阿修羅查克拉還冇有覺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