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嗎?”鳴人沉吟道。

夕十郎說道:“冇錯,把風屬性加入螺旋丸中,也會有特殊的效果,這對你以後修行查克拉的性質變化也會很有幫助。”

“性質變化?那是什麼?”鳴人化身好奇寶寶開口問道。

夕十郎說道:“雖然對你來說有些太早了,但是可以先給你講解一下。簡單來說,通常我們所使用的單獨的忍術隻有一種屬性,而性質變化則是在人數中融入其他屬性,讓其擁有其他的屬性。

比如剛纔,我隻是把火屬性簡單的加入到螺旋丸中,粗糙的糅合在一起。但是,如果把火徹底融入螺旋丸中,效果則大不一樣。而如果把風屬性加入螺旋丸,會產生其他的效果。”

說著把手伸手,螺旋丸再次在手中聚集。

與普通的螺旋丸不同的是,這一次螺旋丸變成了青色,並且比起平常旋轉速度還要高出數倍,並且發出刺耳的與空氣摩擦的聲音。

夕十郎冇有選擇教鳴人呼吸法之類的打基礎的東西,因為這些東西對鳴人而言,顯得有些雞肋了。

身為阿修羅轉世,又有著漩渦一族的血統,體內還封印著九尾。

這麼多Buff加成之下,鳴人的身體力量本來就極其強大,他隻是體術技巧差了些而已。

而呼吸法對於鳴人的作用,在前期或許還有一些,但是到了後期,甚至可能比不上鳴人自己的生長。

因此,鳴人需要的就不是這種強化體質的基礎能力了,而是要學會控製自己的能力。

夕十郎當然不指望鳴人能夠練成自己這樣,對查克拉幾乎隨心所欲的操縱的地步,但也要儘量的避免不必要的浪費。

“好厲害!”鳴人眼前一亮,立刻就要分出影分身嘗試。

砰~!

夕十郎一拳打在他的頭上:“蠢貨,憑你那稀爛的控製力,能成功纔怪了。先給我做到不用影分身單手釋放螺旋丸,再說加入屬性的事吧!”

“嗯...知道了知道了,煩人!”鳴人氣鼓鼓的說道。

數日後,夕十郎和鳴人來到的砂隱村。

其實按照忍者的腳程,最多三天就能到的。

不過路上,夕十郎一邊趕路一邊指導了鳴人修行上的事情,所以晚到了兩天。

風之國大多數地區都是沙漠,風沙大,所以兩人到的時候身上並不怎麼光線,風塵仆仆的。

而砂隱村的占地麵積,其實要比木葉村大一些。

但是實際利用麵積,遠遠不如木葉。

畢竟火之國氣候適宜,植被茂盛,土地肥沃,大多數地方都是宜居的。

而風之國則處於沙漠中,很多地方根本不能住人,完全就是無人區。

到底是木葉最強所以占據了最好地方,還是因為木葉占據了最好的地方所以才最強,這是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而與之相對應的,砂隱的管理模式比起木葉來說,也是差彆很大。

高情商的說法,砂隱的管理模式很豪邁。

當然這也與砂隱目前的局勢有關,砂隱目前是由所謂的長老團共同管理。

簡單來說,有點類似於三代去世後,綱手迴歸前的木葉。

但是問題是,木葉這個空檔期僅僅隻有一個月。

而砂隱到現在為止,都還冇有人接替風影。

雖然我愛羅是個很好的人選,但是他畢竟是人柱力,再加上我愛羅之前在村裡的黑曆史,導致村裡的人對他恐懼大過尊重。

來迎接夕十郎的人,在夕十郎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我愛羅、手鞠和勘九郎,姐弟三人。

我愛羅看上去和初次見麵時大不一樣,看來鳴人的修正拳非常有效。

不僅僅是身上的殺氣淡化了許多,就連黑眼圈都淡了不少。

“歡迎您來到砂隱村,夕十郎大人!”姐弟三人對夕十郎說道。

鳴人立刻不樂意道:“我呢?為什麼無視我啊?”

“喲,鳴人。”

“喂,太敷衍了吧!”

......

“客套話就免了吧,我需要百足和樓蘭遺址的情報。”夕十郎開門見山。

我愛羅說道:“請跟我來,千代大人和海老藏大人正在等您。”

“東野夕十郎,你居然還敢來,我要殺了你!”走進會議室,就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

然後夕十郎就看到,一個矮小的老婆婆,指著他旁邊的鳴人怒喝道。

鳴人一臉懵逼:“誒?怎麼回事?”

“喂,千代老太婆,我在這邊,這邊這邊!”夕十郎朝千代婆婆招了招手,喊道。

千代耳朵一動,雙手抓著一把千本,就扔了出去。

嗖嗖嗖.....

千本全部擦著勘九郎的耳朵飛過去,釘在牆壁上,差點把勘九郎嚇尿。

“怎麼感覺,比我家那兩個長老病情還嚴重啊,這樣真的能管理好村子嗎?”夕十郎感歎道。

有一說一,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雖然立場不堅定,有時候會當牆頭草。

但是三代去世那段時間,兩個老人家還是起到了作用的,幫助卡卡西處理了不少事情。

這一切都歸功於,這兩位長老的身子還算硬朗。

但是眼前的千代婆婆......

高情商的說法是,摔一跤都冇人敢上去扶的程度。

就這種內憂外患,隻能依附於木葉的半殘村子,要不是河蟹大神盯著,夕十郎高低給他來個本子劇情。

“彆看姐姐這樣,其實村子還是能正常運轉的。我們雖然老,但是一點問題都冇有,身子硬朗著呢咳咳咳咳....”海老藏一邊說,一邊咳嗽。

“這段時間砂隱能正常運轉真是老天保佑。”

夕十郎一邊說著,一邊環顧了一下會議室,然後發現了靠在門口的馬基。

“喲馬基,你這是...行為藝術嗎?”夕十郎看著馬基問道。

馬基額頭直冒冷汗:“我...額...我有檔案忘了拿了,要回去拿。”

“就是個叛忍而已,隻需要給我們找個嚮導就行了。”夕十郎說著,上前拍了拍馬基的肩膀。

這一拍不要緊,馬基跟應激了似的,瞬間跳了起來。

“啊啊啊啊~!!!放開我放開我!!!救命啊!!!”

鳴人看著眼前的場麵,幼小的心靈受到了衝擊。

不知怎麼的,他也和夕十郎前傳產生了一樣的想法。

有這幾位治理砂隱,砂隱能正常運轉簡直是老天保佑。

“夕十郎,覺悟吧!”

又是一連串的千本,再次擦著勘九郎身邊飛過,嚇得勘九郎一激靈。

最近的那枚千本,距離小勘九郎不足一厘米,讓勘九郎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