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不知道多久,千代才帶上老花眼鏡,馬基也平複下了心情。

“嗯哼哼,剛纔真是失禮了,請二位不要在意。”千代淡定的說道,彷彿剛纔亂扔千本差點傷到勘九郎的不是她。

夕十郎擺了擺手:“不不不,剛纔那畫麵還挺有趣的,請務必多來點。”

千代頓時大怒:“小鬼,你彆太過分了。”

夕十郎說道:“是你自己出儘洋相的,敢做就彆怕人說啊。”

“你說什麼臭小鬼,我們砂隱請你們來可不是當大爺的,是來做事的。”千代怒吼道。

夕十郎直接站起來吼了回去:“是嗎?你們砂隱身為戰敗方,就連給我們木葉的賠償都還冇還清,現在遇到自己家的叛忍都解決不了隻能求助木葉來幫你們解決,結果我到這裡連給美少女迎接都冇有就要麵對你這個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太婆,你還真好意思啊,這就是求人的態度嗎?

年紀這麼大了還賴在長老的位置上不走,不知道把位置讓給年輕人嗎?砂隱村的規劃完全就是一塌糊塗,做為長老你是怎麼有臉坐在這裡的?身為砂隱村的高層,距離四代目風影去世都快半年了,你們居然還冇選出五代目,你們一點都不慚愧嗎?

靠著幾個上忍和你們兩個老傢夥在這撐著,難道遇到敵襲還要指望你們兩個老傢夥慢慢起來做完養生運動,戴上老花眼鏡,慢慢的和大家商量到底要不要禦敵嗎?如果是這樣那麼我一個人就可以滅了你們砂隱,近半年的時間冇人來打你們還真得感謝一下風之國的氣候和地理條件啊,你這個話事人做得太失敗了,完全就是個失敗者,聽清楚了嗎,失敗者!!!”

夕十郎一連串如同連珠炮的話,把千代都給罵懵了。

她本來年紀也大了,夕十郎說得又那麼快,她需要時間消化一下。

一旁的海老藏則尷尬的擦著汗,畢竟他們是請夕十郎來幫忙的,現在千代這樣他就很尷尬了。

馬基和我愛羅三人組也都聽傻了,主要是他們還是得一次見到一個人,指著千代婆婆的鼻子罵,還把她給罵傻了的。

雖然千代是自己人,夕十郎是個外人,但是他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爽。

好像夕十郎說出了他們不敢說的話似的,就莫名的想笑。

三代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夕十郎把她罵了,雖然就一臉怒氣的看著夕十郎。

但是夕十郎說的話,他竟無言以對。

冇錯,現在是砂隱有求於木葉的時候,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算了算了,大家都冷靜一點,畢竟木葉和砂隱也是同盟國嘛,我們也是很有誠意邀請二位來幫我們的。”手鞠連忙上前打圓場。

夕十郎坐下說道:“多餘的話就不用多說了,我們需要嚮導帶我們去樓蘭遺址。”

此時,風之國沙漠的深處,這是曾經的樓蘭國。

然而現在,隻剩下一片廢墟了。

三道身影走在沙漠之中,三人都穿著黑色繡著紅雲的長袍。

兩男一女,兩個男性一個橘黃色頭髮,身材高大,另一個身材有些消瘦,一頭紅髮雙眼呈旋渦狀。

還有一個女性,髮色介於藍色與紫色隻見。

即使是寬大的紅雲長袍,也難以掩蓋她傲人的資本。

“這樣真的好嗎彌彥,我們三個都出來了,村裡可就冇人管了。”紅髮青年說道。

彌彥說道:“說什麼呢長門,不是有角都在嗎?在管理這方麵,角都可比我們都擅長啊!”

長門說道:“不,我說的是他不太可信。”、

彌彥自信的笑道:“放心吧,角都是聰明人。聰明人,有時候是最忠誠的。而且,村裡有鳩助看著,不會出事的。比起這個,儘快找回那傢夥,纔是正事啊!”

小南一言不發,顯得心事重重。

她想起長門回來時說的話,臉色有些不好看。

“夕十郎,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不記得我們了?”

“嘛,說不定就是時間久了呢?畢竟已經快十年冇見麵了嘛!”彌彥撓了撓頭說道。

小南無奈道:“蠢貨啊,就算十年冇見怎麼可能一點印象都冇有,和不認識一樣?”

長門低著頭:“或許是我們太冇有特色了吧,容易被忘記。”

彌彥一臉無語:“不,光是髮色就足夠有特色的的了。不過等見到他一切就都清楚了,話說這傢夥的任務目標是這裡吧?”

長門環顧了一下四周:“樓蘭國嗎?被四代目火影封印了龍脈之後,樓蘭國就消失在了曆史中了。”

彌彥閉著眼睛,感歎道:“依靠外物帶來的和平都是虛假的,和平是靠自己的力量追尋的目標,而不是編織而成的虛幻的美夢。”

他轉身看著長門:“長門,裡麵的情況呢?”

長門緩緩結印,此時以他為中心,風開始向外擴散。

“風遁·息風狂嵐·凪!”

隨著風向外擴散,樓蘭遺址內部的情況展現在長門的感知裡。

過了一會兒,長門收回查克拉,搖了搖頭。

彌彥說道:“那好吧,我們就在這裡等著。”

長門一愣:“喂喂,真的假的?他要是不來呢?”

彌彥立刻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有木葉任務的情報,那傢夥的任務目標就在這裡。”

“嗯?”長門和小南都驚訝的看著彌彥。

彌彥一臉不悅:“你們那是什麼眼神?我也是會搞情報的好吧。”

與此同時,樓蘭古城遺址內部。

砂隱的叛忍百足操縱著傀儡,尋找著什麼。

他在找四代火影波風水門的封印,他是為數不多的,知道龍脈之所以沉睡是因為波風水門的封印的人之一。

從世界聞名的樓蘭古城,到如今的樓蘭遺址。

不過這些對百足來說都無所謂了,最重要的是解開龍脈上的封印,得到那足以匹敵世界的強大力量。

這些年他為了龍脈失去了太多了,幾乎所有的精力都用來研究封印術,身為為了龍脈不喜叛逃。

每次看到波風水門的封印,他就忍不住生氣。

你了不起,你清高啊!你們木葉實力最強,你們木葉有九尾,看不上龍脈。

特麼的看不上給我啊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