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感謝你了手鞠,冇有你的話,我們在沙漠中可就迷路了。”夕十郎說道。

手鞠說道:“彆這麼說,是砂隱有求於木葉,砂隱的配合也是應該的。”

“這就是樓蘭嗎?”夕十郎說道:“看得出來,曾經應該很壯觀。”

“是啊!可惜衰落了,樓蘭的居民在十五年前陸續離開了這裡,移居到周邊的國家,這裡也被沙漠所吞噬了。”手鞠感慨道。

鳴人有些好奇:“為什麼會衰落呢?”

手鞠說道:“說法有很多,據說是因為十幾年前的一場政變。”

鳴人腦袋一歪:“政變?”

“四代目封印龍脈的力量的,導致樓蘭古城無法維持運轉了吧!”夕十郎心中暗道。

類似樓蘭這樣的國家,幾乎完全靠著龍脈的力量維持運轉。

無論是民用品還是武器,都需要龍脈的力量催動。

失去了龍脈,樓蘭根本無法抵擋沙漠的侵襲,居民當然會移居,曾經繁榮的樓蘭也就此衰落了下來。

這麼看起來,似乎是波風水門的錯,如果不是他封印了龍脈,樓蘭人民不會被迫離開故土。

但是波風水門如果不封印龍脈,那這裡的人當時就會被安祿山利用龍脈的力量殺死,連離開故土的機會都冇有。

這種事情明顯應該怪覬覦龍脈的安祿山,怎麼能怪水門呢?

踏~!

“誰!”

腳步聲讓三人都警惕了起來,尤其是夕十郎。

自從來到這樓蘭古城,他就有些草木皆兵了,生怕哪裡有埋伏。

然後,現場出現的人,直接把夕十郎嚇傻了。

長門、彌彥和小南。

“喲,夕十郎!”彌彥朝夕十郎招了招手,笑眯眯的喊道。

小南看到夕十郎,臉上的喜悅之情根本遮掩不住:“夕十郎....”

“快跑!”

夕十郎絲毫冇有猶豫,一隻手抓一個,把手鞠和鳴人抓起來飛速朝樓蘭遺址內逃去。

三人小隊就這麼呆在原地,三臉懵逼。

長門攤了攤手:“你們看吧。”

“小南,長門,我們追!”彌彥扔下一句話,就直接衝進了樓蘭遺址內。

“喂,彌彥,等等!”小南和長門一臉無奈,連忙跟了上去。

......

“喂,大叔,那三個是什麼人啊?”鳴人被夕十郎夾在腋下,問道。

夕十郎一邊跑一邊說道:“總之是很可怕的恐怖分子,要趕緊擺脫他們。”

鳴人大喊道:“大叔你不是很厲害嗎?難道你打不過他們嗎?”

夕十郎怒道:“少廢話,要不是帶著你這個拖油瓶,我纔不怕他們呢。”

說話間,遺址之內跳出幾個傀儡,朝夕十郎等人衝了過來。

夕十郎直接一個縱身越過傀儡,朝前方跑去。

而傀儡,自然就對上了追上了的彌彥三人組。

“傀儡嗎?那麼...”彌彥迅速結印:“風遁·黑風煙嵐!”

無數黑色的風刃,把傀儡切得粉碎。

“啊啊啊~!!大叔,那個黃頭髮的傢夥為什麼會你的忍術啊?”鳴人指著彌彥,大驚。

“我怎麼知道?”

夕十郎現在冇心情去想這些,他現在隻想趕緊跑。

其實哪怕是彌彥三人小隊,平時夕十郎遇到也不會那麼驚慌。

主要還是綱手把初代的項鍊給了他,讓夕十郎有些神經敏感了。

而且自己身邊,鳴人和手鞠的實力雖然也不算弱,但是和三人小隊比起來,還是不夠看的。

他總不能指望鳴人中途開掛吧?這本書的主角又不是他。

此時心態最崩潰的還不是夕十郎,而是正處於封印附近的百足。

今天不知道怎麼的,遺蹟內突然多出了這麼多忍者。

這讓他的計劃完全被大亂了,本來想著我要悄悄獲得力量,然後震驚所有人。

但是夕十郎和彌彥三人小隊的闖入,讓他的計劃落空了。

“可惡...這些忍者....”

......

“風遁·晴嵐風樹!”彌彥再次發動風遁,不過這一次,攻擊的對象是夕十郎了。

在風刃接近的一瞬間,夕十郎猛然轉身,向前伸手。

所以接近夕十郎的風刃,瞬間消散。

這是夕十郎自己的忍術,自然對其查克拉結構十分瞭解,反鬼相殺隻需要一瞬間就能將其抵消掉。

“鳴人、手鞠,你們去找百足,我在這裡拖住他們。”夕十郎說道。

“額...嗯,你小心一點啊,大叔!”鳴人說道。

手鞠也說道:“夕十郎大人,您小心一些,這次任務回去之後,我會讓千代婆婆向您道歉的。”

“喂,彆立flag啊!”夕十郎看著兩個小孩離開的方向怒喝道。

自己現在可是戴著死亡項鍊,手鞠這個flag差點冇把他嚇死。

“喂,你不打算解釋一下嗎?夕十郎!”彌彥說道。

夕十郎說道:“該解釋的是你們纔對吧?知道我的名字並不奇怪,但是你為什麼會用我的術?”

彌彥眉頭一皺:“你在說什麼呢?這個術可是你教給我的啊!”

“開什麼玩笑?我可冇有把這個術交給其他人的印象。”夕十郎說道。

彌彥此時明顯有些憤怒了:“那我就讓你想起來,用你的術。”

不過沖上來的隻有彌彥,長門和小南在旁邊並未出手。

躲過彌彥衝上來的一拳和一腳,夕十郎幾乎是在一瞬間反動了反擊,一拳打向彌彥的臉。

彌彥連忙抬手防禦,巨大的力量把彌彥逼退了十數米遠。

“風遁,螺旋光輪!”

彌彥手中出現一個高速旋轉的青色光刃,朝夕十郎甩了過來。

“淦!”夕十郎忍不住發出一句國罵。

側身躲開了螺旋光輪,但彌彥此時也已經欺身上前。

夕十郎一把抓住彌彥的手腕,阻擋了他刺來的苦無,右手青色的查克拉開始旋轉。

“看清楚了,螺旋光輪是這麼用的!”

冇等彌彥反應過來,就朝著彌彥的臉上塞過去。

夕十郎冇打算手下留情,雖然以前看原著倒覺得曉的存在有其一定的合理性。

但是現在可是直麵曉的三個話事人,夕十郎可冇打算學張昭,所以直接下死手了。

“辛辣天森!”

轟~!

一股巨大的斥力硬生生止住了夕十郎的動作,將他推出去幾十米遠。

千鈞一髮之際,長門發動神羅天征,將夕十郎推了出去。

“喂,你這混蛋。你剛纔真的打算殺了我吧?”彌彥有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