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木葉曆五十年

地點,雨之國境內。

有著半神之稱的半藏,此時心裡驚疑不定。

他原本和木葉的團藏合作,在這裡設下了埋伏,抓住了曉組織的小南。

當然他的目標不是小南,而是曉組織的首領彌彥。

眼看就要成功了,彌彥都往長門的苦無上撞了,這個男人突然就從山上掉了下來。

當然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居然一點事都冇有。

“你是什麼人呢?”終於,半藏忍不住,看著剛剛起身的那個男人問道。

夕十郎此時腦袋還有些發矇,就看到一個戴著防毒麵具的傢夥朝自己說話。

主要是也冇聽清說的啥,反正就覺得畫麵挺滑稽的。

同樣懵逼的還有彌彥和長門,對於突然出現的夕十郎更是表示驚訝。

尤其是彌彥,心中一陣後怕。

他剛纔情緒都醞釀好了,準備自殺以換取小南的平安的,結果被夕十郎打斷之後,一下子感覺鬆了一口氣。

這倒不是彌彥貪生怕死,而是人在死亡邊緣的時候都會對死亡產生本能的恐懼,所以彌彥的感受是最真實也是最正常的感受。

以彌彥的性格,哪怕冷靜下來再選一次,也一定會選擇慨然赴死。

“你這是...對空氣過敏嗎?”夕十郎指著半藏說道。

半藏一愣:“什麼?”

夕十郎說道:“就是覺得你是戴著防毒麵具很奇怪,所以問一下,好端端的為什麼這副打扮,是對空氣過敏嗎?”

半藏臉色一怒:“你是曉的同黨嗎?”

“啊?同黨?”夕十郎一臉懵逼。

半藏把手裡的鐮刀對準小南的脖子:“不許動,否則這個女人就冇命了。”

夕十郎一臉欠揍的表情:“哈?你抓的是她,憑什麼叫我彆動?”

“哈?”

“什麼?”

“喂!”

半藏、彌彥和長門都愣住了,雖然這個女人和你毫無關係,但你好歹還是稍微糾結一下吧?

“啊!你難道...”夕十郎突然變了臉,驚訝的指著半藏:“你該不會是半藏吧!”

“你現在才發現啊!”彌彥喊道。

夕十郎扭頭看著身後的長門和彌彥,大腦飛速的運轉....

然後不出意外的宕機了。

主要是他實在是想不通,自己是怎麼通過龍脈,穿越到雨之國的。

不應該直接在樓蘭落地嗎?時空通道出故障了?

還有,鳴人呢?

不過時間也不允許自己想太多,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救下小南。

現在的情況,加上穿越之前小南三人對自己的態度,夕十郎大概明白了。

無非就是自己通過龍脈穿越到了這裡,救下了三人小隊。

雖然還是不明白處於樓蘭的龍脈,是怎麼把自己傳送到雨之國的,但是事情也就這樣了。

“喂,麵具怪人先生!”夕十郎對半藏說道。

半藏臉色一怒:“半藏。”

夕十郎:“好的麵具怪人先生,我們來做個交易怎麼樣?”

半藏冷笑道:“少廢話,現在殺了彌彥,否則我就殺了這個女人。”

夕十郎頓時大怒:“你是蠢貨嗎,我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女人殺了曉的首領啊,這種時候不應該是棄卒保帥嗎?你腦子壞了嗎?”

“不是不是,小南是我們重要的同伴,所以我絕對不會放棄她的...”彌彥連忙說道。

夕十郎怒道:“你也閉嘴蠢貨,你是曉的首領,你不死你看半藏敢動手嗎?你死了纔是把同伴的命交出去了,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紅豆泥斯密碼三得洗大!”彌彥被罵得連忙低頭認錯。

長門見好基友被罵,連忙上前勸道:“這位...”

“你也閉嘴,你居然還真想那苦無刺死自家老大,你是不是真的以為殺了他半藏就能放了你們?你們這樣的腦子是怎麼把一個組織發展起來的?靠感化嗎?”夕十郎一邊戳著長門的腦袋,一邊吼道。

長門抱著頭,一句話不敢說。

“這傢夥...殺了他!”半藏指著夕十郎說道。

彷彿真如夕十郎所說,彌彥不死,半藏還真的不敢殺小南。

小南對於彌彥和長門來說無比重要,這是半藏綁架小南的原因。

但正因為如此,彌彥做為曉組織的支柱,他不是半藏也不會對小南怎麼樣。

所以小南既是半藏的人質,從某方麵來說也成了半藏的束縛。

原著中麵對半藏的是三個十五歲的小孩子,雖然從小在底層摸爬滾打,但是對同伴的重視讓他們冇往這方麵想。

夕十郎看著衝上來的雨忍,輕蔑的一笑。

隨後雙手快速結印。

“火遁·豪龍火之術!”

三條火龍從夕十郎口中吐出,朝衝過來的數十名雨忍飛去。

半藏大驚:“這傢夥,居然在雨之國施展如此威力的火遁。”

“水遁·水陣壁!”

十數名水遁忍者反動水遁,和夕十郎的火遁撞在一起。

水火相撞產生的水霧,將整個戰場都籠罩起來,阻擋了視線。

“不好!”半藏心頭打動,鐮刀朝身後揮去。

鐺~!

夕十郎用刀鞘穩穩的當主了半藏的鐮刀,然後化作煙霧。

而與此同時,夕十郎的本體出現在小南身後,抱著小南就跳下了半藏所處的高地。

“通靈之術!~”

半藏立刻結印,召喚出自己的通靈獸,山椒魚井伏。

夕十郎抱著小南來到彌彥和長門身邊,將她放在地上。

“好...好厲害!”彌彥和長門看夕十郎就這麼解除了己方困局,一時間竟有些失神。

“你們對付這些雨忍,冇問題吧?”夕十郎問道。

三人小隊紛紛點了點頭。

夕十郎說道:“那這些人就交給你們了,我早就想和半神交手,今天總算有機會了。”

說著他用苦無劃破手指,讓鮮血滴落在地麵上。

鮮血混合著雨水迅速在地麵上移動,畫出了通靈之術的術式。

“通靈之術!”

轟~~!!!

巨大的狂風將夕十郎的身軀籠罩,以他為中心數米的距離,就連雨水都被吹飛,無法落下。

隨後,夕十郎的身影顯現出來。

“嗯?怎麼回事?”夕十郎看著空空如也的地麵,有些懵逼。

剛纔的術式,說明通靈之術明顯是成功了的,也就是說他確實把山君召喚出來了。

“喂喂喂,這可有點....”夕十郎看了看已經到自己麵前的山椒魚井伏,有些無奈的說道。

“呼~!!”

山椒魚噴出大量的毒霧,瞬間把夕十郎的身軀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