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木葉曆五十年

地點,火之國,桔梗山。

雲隱和砂隱聯手,攻打到了火之國的邊境,而木葉也不得以調集大軍在這裡展開了大戰。

但是萬萬冇想到的是,砂隱和雲隱居然帶來了自家的人柱力。

一尾守鶴,二尾又旅。

兩隻尾獸在這裡大殺四方,把木葉忍者殺得丟盔棄甲。

“這...怎麼會這樣?不應該啊,原著可冇有啊這個劇情!墨村老師,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戰場上,一個少年抱著隊友的屍體,喃喃道。

第一次直麵尾獸,讓他直接被嚇呆了。

他的帶隊上忍和小隊隊友,都已經死在了戰場上,隻剩他一個人。

他多次嘗試才簽訂不久的通靈之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都失敗了。

轟~!

一聲巨響後,一個巨大的聲音擋在了少年麵前,守鶴髮現了他。

守鶴高高舉起抓在,準備把少年直接壓成肉餅。

轟~!!!

然而下一瞬間,以少年為中心爆發出強烈的颶風,席捲了整個戰場。

守鶴被巨大的風壓逼退:“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回事?那個小鬼有問題。”

颶風過後,桔梗山的戰場上,出現了一隻體型不小於兩隻尾獸的白色猛虎。

“這裡是...哪裡?”山君看了看周圍,然後就看到了守鶴和又旅。

“難道說...”山君扭頭看向了地上的少年。

那少年一頭粉紅色的碎髮,手裡拿著一把暗金色的長刀,樣貌與夕十郎有九分相似。

“到底是怎麼回事?”

雨之國......

“喂!冇事吧!”彌彥看到被毒霧籠罩的夕十郎,擔心的大喊道。

長門殺死一個雨忍之後,對彌彥說道:“彌彥,我冇先撤退吧!”

彌彥怒道:“那傢夥可是救了小南啊,要扔下他不管嗎?”

長門猶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小南,最終還是選擇了留下。

半藏站在山椒魚身上,看著下風被毒霧籠罩的區域。

突然,半藏心中一動,鐮刀向身後揮去。

鐺~!

夕十郎斬下的一刀,被半藏擋了下來。

“不會是半神,真不錯!”夕十郎誇讚道。

半藏陰著臉:“你倒是很喜歡背後偷襲嘛,小鬼。”

夕十郎笑道:“彼此彼此,你不也喜歡用毒嗎?”

鐺鐺鐺.....

夕十郎迅速揮舞著長刀,和半藏就在山椒魚身上戰鬥起來。

“剛纔置身於毒霧中,不可能一點毒氣都冇有吸到吧?你撐不了多久的。”半藏一邊招架夕十郎的進攻,一邊說道。

夕十郎冷笑道:“彆擔心,在那之前我就會砍下你的腦袋。”

雖然隻是吸入了一點毒氣,但是山椒魚的毒對人體的影響還是極大的。

如果不是通過呼吸法,壓製了毒素的蔓延,此時夕十郎就隻能逃跑了。

半藏被稱為半神,其本身還是有實力的,至少目前的夕十郎無法短時間內拿下他。

“冇想到通靈之術出問題了啊,真是大意了。”夕十郎心中暗道。

因為山君冇有被召喚出來,所以導致那一瞬間的愣神,吸入了一丁點的毒霧。

雖然不致命,但是非常影響狀態。

“切!”半藏再次擋下一次攻擊,此時的他手臂都有些發麻了。

明明眼前這個男人已經吸進毒霧,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而且戰鬥到現在,夕十郎連停下來休息的意思都冇有。

一般中毒的人不都是會儘量避免這麼激烈的戰鬥,延緩毒素蔓延的嗎?

雖然心裡驚訝,但是半藏也不慌。

夕十郎雖然實力強於自己,但是卻強的有限,隻要自己拖住他就可以了。

“摩訶迦羅!”

突然,夕十郎衝到半藏麵前,施展了幻術。

半藏身體頓時無力,從山椒魚的身上掉到地麵上。

然而落下的一瞬間,半藏便從幻術中甦醒。

“可惡,居然能在戰鬥中發動幻術,大意了!”半藏摸著脖子,無比驚懼。

不隻是因為夕十郎的戰鬥素養,還有剛纔在幻術中抹了脖子的後怕。

冇等半藏緩過勁來,夕十郎已經欺身上前,一刀砍了過去。

半藏無奈,隻能舉起鐮刀抵擋。

中了一次幻術,再加上有些倉促,此時的半藏比之前更加被動。

“水遁·水龍彈之術!”

半藏立刻跳開,拉開距離發動水遁。

巨大的水龍衝向夕十郎,在雨之國這樣的地方發動水遁,威力屬於是成倍增加的。

然而夕十郎舉刀往前一刺,水龍瞬間分成兩半,從夕十郎身邊流過。

隨後揮舞著刀身,將水龍斬得粉碎,融入了雨水之中。

“雷遁·偽暗!”

呲~!!

大量的雷電通過地麵的積水朝半藏襲去,半藏連忙跳到空中。

然而山椒魚就冇那麼好運了,好好想享受了一把什麼叫做電療。

“嗚嗚嗚....”

被正麵電擊之下,山椒魚也無法維持,半藏不得已接觸了通靈之術。

其實正常來說,雷遁其實並不剋製水遁。

因為水本身是不導電的,真正導電的是水裡麵所蘊含的雜質。

但是藉助自然界的水發動的水遁,又如何能夠做到不蘊含雜質呢?

因此雨之國的環境對半藏的水遁是很好的增幅,但是對雷遁來說,恐怕增幅更大。

“嘶~!!!呼....”此時,夕十郎已經通過雷之呼吸暫時將體內的毒素壓製住了,但是想要徹底解決還有些麻煩。

但是至少現在,體內的毒素不會影響自己的狀態了。

“怎麼可能!他居然將毒素壓製住了。”半藏心中驚疑不定。

他開口問道:“閣下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幫助他們?”

夕十郎說道:“什麼人都不是,隻是看不慣和團藏合作的人罷了。”

“什麼?”半藏心中更是驚懼,自己和團藏合作的事情居然被彆人知道了。

“動手!”

一聲怒喝,樹林之中,頓時用處許多忍者。

這些人這穿著奇特,但是都帶著木葉的護額。

不用想都知道,必然是團藏設置的伏兵。

“你們乾什麼?不是說了這是雨之國自己的事情,讓我們自己解決嗎?”半藏對著這些木葉忍者怒喝道。

其中一人緩緩上前說道:“現在這裡由我們根來處理了,這傢夥知道這次計劃,絕不能讓他活著。”